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马黑的博客
  人在大自然中是什麼?與無限相比是空無,與空無相比是一切,我們是空無與一切之間的一個中間項
网络日志正文
冯利:《我的1977年高考》 2017-06-09 22:36:18

冯利:《我的1977年高考》


朋友冯利在马黑微信圈里发表了她亲身经历的1977年高考故事,写得很生动,转载如下:

 

1977年10月11日《人民日报》发表恢复高考的社论,彼时,我在四川凉山美姑县农村当知青,我们生产队是一个彝族聚居村寨,地处群山之中,信息闭塞,没有报纸,没有收音机,那天我们在地里劳动,对关乎自己前途的重大消息一无所知,事后才从城里传来消息。

1977年的高考,是史上最难的高考,试卷虽是高考史上最简单的,但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压制十年的适龄青年参加同一场考试,而且十年都在闹教育革命,文革前期停课闹革命,无学可上,复学后,在校生的重点不是学工学农学军就是搞革命大批判,名曰高中生,文化水平还不如解放前的小学生。毕业后大部分人下放到农村,无书可读,我在农村三年只得到一本书来读,就是县里来慰问知青时赠送的礼物《毛选五卷》。插队知青天天面朝黄土背朝天,和文盲农民朝夕打交道,早把曾经学过的可怜数理化知识忘到九霄云外。随便举几个发生在我身边的例子即可知当时一些考生的知识水平。如高考试卷有一道题:解释恒星与行星的区别?我队一知青的答案:太阳围着恒星转,月亮围着行星转。有一道历史题:三国时期吴国派谁去了台湾?和我同考场的人回答五花八门,有的答是郑成功,有的答是李鸿章,有人居然写的蒋介石,各种人物在历史间穿越,这明明就是一个有时代限定的问题。我队一位女知青因为前一天赶路,晚上才到县城,疲惫不堪,加上根本就不会做题,两眼一抹黑,回答不了,居然在考场上睡着了,鼾声大作。冬季高考后的诸多考场笑话中流行最广的一个,我坚信是真的。问:巴黎公社失败的原因是什么?答:因为没有农业学大寨。文革毁了一代中学生的知识吸取。

参加1977年高考的人,年龄悬殊巨大,知识水平差异也巨大,老三届和文革前的中专毕业生是那次考试的强力竞争者,有人是中学老师,有人是公社秘书,有人是部队文化员,有人高考前就已经通读了马克思的《资本论》,有人已经在思考如何变革国家。他们在社会上历练多年,有相当的实践经验、阅读积累、分析能力。
    
高考消息传来时,身处偏僻农村的我们,手边能找到的复习资料少得可怜。更让人气绝的是我们公社不准知青返城,我们被迫一边劳动一边自我复习,没有补习班,无人指导,连复习的专门时间都没有。我们生产队的男知青利用回城看病之机,偷了医院的一些药品,其中有一大卷胶布,我每天撕一张,把数理化的公式写在胶布上,今天挑粪就贴在扁担上,明天挖土就贴在锄头把上,每天在地里消化背记一张,如是复习备考。11月,收到家信让我速回,我好不容易请到一周假跑回成都,原来我父母单位为子女办了高考补习班想法让我回城复习,一周假到期,在万般矛盾和无奈之下不得不返回生产队。事后我愤愤然:如果我赖在成都复习不回来,能把我怎样?!公社干部答曰:那你就完蛋了,擅自逾期不归,公社政治审查就把你卡下!
     
今天闻名中国的凉山彝族悬崖村就在我们公社隔壁县,属同一个贫困圈,那可是四十年前,当时的贫穷用当地农民的话说:比奴隶社会还恼火(那里解放前处于奴隶制时代)!我们那时和农民一样,每天只吃两顿饭,吃的是玉米渣饭,没有油水,每天下午饭后还要出晚工,落日收工时饥肠辘辘,晚上高度紧张复习,体力和脑力并耗,每天晚上饿得前胸贴后背,住在那个方圆几十里前不见街后不见店的深山旮旯,我身边一丝可填肚子的食物都没有。所幸一位本地知青决定弃考,但家人还以为他在农村奋力复习,给他送来一些挂面,隔三差五他晚上煮一碗清汤面给我和另外一个知青填肚子,如此熬过一个多月的复习冲刺,我终生感恩这位朋友!
    
考场在县城,隔山隔水,离生产队几十公里远,要想办法在公路边搭便车提前一天到县城住下。除去种种艰辛和诸多不便之外,通过分数线的人还面临政治审查,我有朋友和亲戚因为这个万恶的政审,受家里爷爷辈、父辈的政治问题牵连,与大学擦肩而过。我的县更荒唐,当时文革刚结束,深山小县城的人还停留在政治挂帅的思维模式中,本来推荐上大学的权力全掌握在当地人手中,中央的这个决定实际上把他们的权力取消了,结果当地居然把体检作为政治大事高度把关,我差点因此被取消入学资格,在医院的那番折腾,难度超过考试。说我心脏有杂音不能上大学,只能当工人,那种纠结和焦虑终生难忘!
    
那次体检对女知青有一个特殊项目,必须检查处女膜。如果已经结婚,凭结婚证免检。如果处女膜破了,整个体检就过不了关,取消大学录取资格。我们那时的年轻人单纯得像张白纸,在某些方面像个傻瓜,我的生理知识几乎是零,从未进过妇科的门,只是听人说重体力劳动有可能导致破裂。医院强调此项检查的重要性和必须性,妈妈呀,把我吓得够呛:自己天天在地里干重活,肩挑背扛的,经常超出体能干男人的活路,会不会出事?要是有问题,大学就彻底没戏了,心里七上八下,忐忑不安。检查我的虽然是一位女医生,依然觉得自己生理和心理都受到伤害,简直是侮辱人格,至今刻骨铭心。现在回想,这项检查实际上是在为大学把守道德关。77级的女大学生不仅通过了政治审查,而且还以检查处女膜的形式通过了贞操审查,个个都是纯洁圣女。
     
对我而言,最要命的是医院最后针对我个人心脏杂音的特殊检查。地冻天寒的寒冬腊月,我躺在一间冰冷的房间,旁边坐着医院的一个军代表监督(不知为什么那时还有军代表),六个神情严肃冷眉冷眼的医生轮番进来在我的胸部猛敲一阵,然后把冷冰冰的听筒贴在皮肤上,冻得我直打颤,身体的寒凉、肃杀的场景、内心的紧张相互交织,弄得身心疲惫,浑身直哆嗦,是晚,诱发胸膜炎,疼得我在县城旅馆小房间的地上打滚,每一次呼吸都撕心裂肺地疼,同室的人不停地说,千万不能去医院,去了,你的入学资格就要被取消,你的大学梦就泡汤了(该县只有一所医院,就是白天我体检的地方)。我捂着胸口不停呻吟煎熬到天亮,搭一辆拉煤的货车回到生产队,到为麻风病人设立的皮防站打针。那些针头都是给麻风病人用的,正常人从不进那道门,害得我为此神经兮兮了好几年,担心自己被感染了麻风病,因为听说此病的潜伏期有N多年。那种围绕高考的各种艰难是今天的考生不可想象的。我们知青点一个成绩很好的男生,考分过了录取线却被县人民医院刷下来,奇怪,在农村天天干重活的身体,一个强劳力,怎么就不能坐在教室里读书?!凡此种种,1977年的高考是我所知最难的一年,因为1978年取消了政审,黑五类子女从此有了平等高考机会。再有,有高考意愿的知青从此返回城里,吃着家里的饭菜,上各种补习班,专心复习,还有过来人的经验传授,再也没有人像1977年冬季那场考试那样苦逼了!
     
在离家千里之外的小县城旅馆破屋里,疼得满地打滚而不敢上医院,宁愿疼死也不能让别人取消上大学的机会,四十年后的今天回想那个夜晚,我眼泪都流下来了。为了求知上学,为了脱离苦海,把上大学看得比命还重要,后人可能匪夷所思,这就是那个时代下乡知青为改变命运的挣扎。算我命大,差点就到天堂去报到了,而不是到北京的大学去报到。

相关链接:

 

冯利:文革口述史:孩童的恐惧与激动

 

 


浏览(2191) (14) 评论(15)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马黑 回复 金相 留言时间:2017-06-18 21:00:41

哈哈,什么意思?我害怕你的回复?你的哪个回复不在了?我可没有删过你的回复。你的那个回复不在了?

回复 | 0
作者:金相 留言时间:2017-06-18 20:40:28

你没有胆量让读者看到我的回复。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7-06-18 18:35:38

冯利的故事发表在我的微信圈后,她有个统一的回复,我觉得回复得很好,转载如下:

统一回复:

感谢大家的赞评。我从未想过要写这事,这不是我深思熟虑要写的文章,纯粹是看见别人文章引发的感叹而已。后在朋友互动中东加一句西加一句在手机上戳成的,实际上是一个微信聊天记录的整理,完全是无心插柳的事。如果要写,那年高考我还有一些锥心之痛的曲折没有提及,不想啰嗦,提起泪洒江河。之所以从未打算写77年高考,是因为我不管受多大的磨难,也是时代的受益者,我跳过了龙门,人生风景从此改观。几百万落考生,还有很多同龄人,在乍暖还寒的国情下,由于政策规定等诸多原因,终生错过上大学的机会,有的甚至落得很低,坠到了社会底层。在某种意义上,77年突然来到的高考对许多老三届们也是一次命运的捉弄,又制造了多少人的梦想破灭和人生创伤。他们的故事才真正让人唏嘘。

回复 | 0
作者:马黑 回复 芨芨草 留言时间:2017-06-17 11:42:33

谢谢芨笈草留言。把你的这段留言转到我的下篇博文中去了。

回复 | 0
作者:芨芨草 留言时间:2017-06-13 19:16:09

77年的高考因为是文革后的第一次高考,谁都不知道应该怎样做,又没有上级精神可以做指导,各吹各的号,所以不同地域的高考千差万别。华山赶上运气好了。现在的农村青年视高考为龙门,跃过去就前程似锦。当年的知青视高考为逃离农村的唯一途径,考不上就一辈子陷于沉沦(尚不知道后来的大返城)。因为高考政审被当地干部掌握,有人性的地区对知青和善一些,知青还有复习假,没人性的地区就希望知青都老死在当地。我有一个表哥,老三届,在北京,77年高考,分数过了录取线,因政审被淘汰。78年再考,又过录取线,又因政审被淘汰。当时北京有一批这样的老三届考生被淘汰。后来他们互相联络,联合起来把冤情状曲线递到高层,批示下来说不能以政审为条件淘汰考生。人大特增加了两个质量检验班,收容他们这批人。王小波就是进的那个班。他们入学比正常入学晚了半年。79年的高考就不提政审了。

回复 | 0
作者:马黑 回复 金相 留言时间:2017-06-11 21:12:46

对,每个人经历不同,记忆也不同。77级各省出题,有关录取标准政策会很不一样。自己讲自己感受深的自己想说的就是了。觉得别人在妖魔化,就写点自己的光明的正面的记忆就好啦。你有博客,看来你也是77级的,为什么不在自己博客里写点记忆出来以正视听啊。

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可以美化可以粉饰的。中国自隋朝开始(如果我记忆没有错的话),就有了科举制度,科举制度,用一把比较公平的尺子来选拔人才,贫家寒门子弟才有了出头的机会,文革中的工农兵上大学制度,每个人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在于各级领导意志,这一点连搞了几千年的古代科举制度都不入。77级高考,不过是恢复了最基本的本来就该有的人的一种应该平等享有的权利。搞了十年,糟蹋了很多的人的青春年华,没有听执政者说一声对不起,还要求大家写点感谢党中央感谢政府的话吗?你想那样去写你就去写吧。别人可不会那样去写。

回复 | 2
作者:马黑 回复 华山 留言时间:2017-06-11 20:54:12

77级高考与78级高考有个很大不同,77级各省出题,78级全国统一,有关录取标准政策各省肯定也很不一样,你很难用你的经历来否定别人的经历。冯利这篇讲得很具体,四川凉山州美姑县。你是在那个省参加的高考?

回复 | 0
作者:马黑 回复 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7-06-11 20:45:25

没有经过那个时代的人会觉得离奇不可思议,但故事肯定真实。

回复 | 0
作者:金相 留言时间:2017-06-11 09:46:02

每个人的经历不同,记忆也不同。现在读到不少四十年前的回忆,感到偏差很大。七三,四年前后,邓小平上台,曾酝酿回复高考,当时记得许多人收集教科书,准备复习,当时还在初中的我从那次多少学了些自修的技巧。除了自己的课本之外,还是能买到一些自学丛书,不少知青点都有共青团系统免费下发的知青自学从书,四化有关的技术书籍,青工的技术书籍,甚至“十万个为什么”,如果认真读的话,对高考都有帮助。知青中真的有人是认真地读什么“反杜林论”,“国家与革命”,甚至“资本论”等书的,这对考作文怎么说都有益处。七七年恢复高考,利在国家,对每一位七七级同学来说,是机会给了这些多少有些准备的头脑。真的没有必要再去妖魔化过去那个时代。

回复 | 0
作者:华山 留言时间:2017-06-11 03:06:01
以点带面,以偏带全。攻其一点,不及其余。在这举国上下庆祝恢复高考四十周年的日子里,不唱点反调对不起祖上。
还好,没把闲货贬损高考的文章置顶,那个张铁生的同窗,工农兵学员,毛泽东思想广播员是不需要费力气就能上大学的。送个礼,走个后门就混入高校的殿堂。这种人对高考这种选拔制度,能不忌恨?
回复 | 1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7-06-11 01:24:32

嘿嘿, 大家都知道俺下面那是回复华山。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回复 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7-06-11 01:23:32

马黑和他的此文作者朋友被你骂,俺也被你骂。你既然能代表江青骂人,俺也能代表邓小平掌你的嘴。

回复 | 3
作者:阿妞不牛 回复 华山 留言时间:2017-06-11 01:20:53

给华山这位老学长讲个简单的历史故事:邓小平1975年被毛周请出来“主持工作”时,请了一些县级干部谈他们当地的实际情况。有江西干部说,我们革命老区群众生活艰难,春荒几乎年年发生,有家庭一家几口只有一条裤子给女儿出门穿。江青粗暴打断:那只是极个别现象!邓小平一样的粗暴打断江青:极个别现象也不能容忍!

你听得懂江青与邓小平的话吗?

回复 | 2
作者:华山 留言时间:2017-06-10 17:53:06

看来马黑与阿妞都不是77级的,对什么都搞点负面新闻是你俩的终身职业。

咱是77级的,考试分预考和复考,当在77年十一月与十二月。体检应在年底。但录取通知在78年二月。体检是在录取之前进行的,并不存在录取后因体检取消资格的。入校后有入校的身体复检,但是因为整个社会为77级而欢呼雀跃,并没有什么医务工作者(都是些老大学生,惺惺惜惺惺)刁难新生的情况。当然作为千辛万苦考上来的新生,对任何有可能妨碍入学的情形都极为敏感。咱当年就担心血压高(初春体检,紧张加寒冷,很可能引起血压升高)。有位同学给大家出个主意,检查之日的早晨空腹喝大量的白水,血压就不会高。结果咱信了。结果血压不高,脉搏超过一百。检查的中年女校医生在告诉我结果后,只是笑笑,说“别紧张”,就这么什么事都没有。后来班里有几个传染病的,如肝炎,肺结核的,休学一段时间,也都没有一个让退学的。

77考试时听说有过单位不开介绍信的情况,但咱没见过。77级是有些政审,那是文革残留影响,但也没听说有谁因政审被刷的(咱的出身较硬,如果不是77,肯定没戏,但也录取了),只是在校内专业分配上有些不同,譬如什么保密专业与非保密专业,有所考虑。77级的政审不仅比前面的工农兵学员宽松,而且还比文革前老五届入学的审查都宽松。到78级的时候,就有文革前因出身问题上不了大学的进了78级的个例。

77级当时是整个社会的宠儿,倍受呵护。人民在他们身上寄托着通过自身努力实现理想的希望,是中国历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回复 | 3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7-06-10 13:43:02

如此真实离奇的高考经历,不知”邓小平”的编剧知道了敢不敢用镜头重现。可见毛毒入中国骨髓之深,罪孽荒谬恐怖之极。

回复 | 9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