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马黑的博客
  人在大自然中是什麼?與無限相比是空無,與空無相比是一切,我們是空無與一切之間的一個中間項
网络日志正文
往事群忆之二:“荣中泽朗事件” 2018-01-26 21:39:17

往事群忆之二:“荣中泽朗事件”

回忆者:西南民族学院子弟

整理者:冯利

刘葵(女,武斗发生时10岁)

文革給我印象很深的是“荣中泽朗事件”。那时候民院派性对立紧张,传说周围的对立派要来血洗民院,所以晚上都不开路灯,到处黑乎乎的,民院四周每天都有持枪学生轮流站岗,就在一个漆黑的夜晚,值班站岗的藏族学生荣中泽朗被枪打中死亡。他死在民院的猪圈附近,临死前在地上爬行了一段,嘴里和双手的指甲里全是泥土。民院“红旗战斗团”第二天就封锁学校校门,只准进不准出,在家属宿舍各楼四处搜查,把学校里不同观点的师生抓来审讯,认为是这些不同观点的人沟通民院周围的对立派,里应外合造成的荣中泽朗死亡。当时“红旗战斗团”对立面的“井野民纵”不少人已经撤出民院,住在外单位,“红旗战斗团”的学生就把剩下的反对派人或家属抓走,有几户人家只有子女在家也被抓走,还抓了被打倒的牛鬼蛇神的家属子女,抓了二、三十人在办公大楼前审问、殴打,有的被拳打脚踢,有的被烟头烫,有的被扇耳光。一宿舍的中学生潘小蓉被学生揪着发辫在地上拖着走。“红旗战斗团”为荣中泽朗举办追悼会,抬着尸体满院游街,女生哭成一片,男生个个义愤填膺,民院的高音喇叭里哀乐声声,全是复仇的激愤誓言和口号,学生举着枪往空中狂射,发泄愤怒。

我父親是“井野民纵”派的,学生来抓人,我爸躲到邻居家,后又逃到解放军住的宿舍楼,"民院红成"学生跑到解放军处要求交出人来,我爸无奈只有从民院幼儿园后面翻墙逃走,被在雕堡站岗的民院学生发现,在他身后不停地打枪,他以之字形路线没命地狂奔才脱离险境。我妈却被抓走,一个食堂揉面的剽悍师傅、民院工人造反派,抡起胳膊对着她的胸口就是重重的几拳,打得她疼痛了几个月。“荣中泽朗事件”以后,留在民院的“井野民纵”的人倍感安全受到威胁,纷纷带着家人小孩逃出民院,到省交通厅和成都体育学院去住,直到1968年7月“军宣队”进校后才敢回民院的家。

柳小蓉(女,武斗发生时17岁):

荣中泽朗死的第二天,我们全家人在家里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比邻的二宿舍已经在抓人了,几个民院学生冲到楼上来抓我,我大姐站出来说:“走,小蓉,不怕,我和你一起去。”我父母后来表扬我大姐有担当,很感动。我和大姐都是长辫子,学生上来一把揪着我们的长发,在手上挽了几圈拖着我们,把我俩从楼上一路拖下楼,拖到一楼窗户底下,我都站不起来。我见另一个学生还拽着大姐的头发不放手,我就去推那个人,不准他拖大姐,另外一个人过来揪着我的领子,掏出手枪“呯”就是一枪。我妈紧跟着下楼,心急如焚,却无能为力,眼睁睁看着学生把我们押走。从民院最西端的一宿舍西头到东边的三宿舍,几乎走了大半个校园,学生押着我们边走边打,全部是踢下身,后来我和大姐下身一直疼,解小便时痛得不得了。学生把我们抓到三宿舍的一间房子里,要我们“先交待。”“交待啥子?没有什么可交待的!我们都不知道是什么事。”结果一会儿进来一个人,就把我们放了,说“你们走嘛。”我觉得好奇怪,十分钟都没到,又把我们放了。一宿舍的潘小蓉那天也被抓了,她后来告诉我她被打惨了,腰都打伤了。我们在回家的路上碰见几个民院的员工,目睹两个女生沿途被暴力踢打不仅不同情,还说:“咦?咋个又放了呢?”把我气惨了,凭什么不该放?我们又没干坏事!我们两个回到家后才开始痛哭。

秦援朝(女,武斗发生时17岁):

文革开始那年,我是初中毕业生,我是初66级的,我爸是八中的校长,是成都市第一个被打倒的中学校长,我妈在民院也被揪出来打倒在地,这样我在我的学校就没有资格参加红卫兵,连参加红色外围组织的资格都没有,我就只好当逍遥派回到民院呆了很长时间,我妈妈那时天天写交待和检讨,我就天天帮她用毛笔抄写成大字报,抄写了很多。我后来和朋友一道跑到九中参加了一个“毛泽东主义兵团”,观点上既不属于红成,也不属于“八•二六”,我所在的“战斗队”基本是一个逍遥独立的小组织。荣中泽朗死的事情我并不知道,那天恰逢我回民院取东西,我爸也在家,那天的枪声异常密集,突然听见一阵嘈杂的上楼声,我家门口响起咚、咚、咚的急促敲门声,门外有人边敲边吼:“出来!出来!”然后冲进来民院的学生,用枪顶着我和我爸,把我们两人押走了,我被突如其来的事情弄懵了,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学生也不说原因。把我们押到牧医系大楼的一间教室里,我看见潘小蓉也押在那里不停地问:“为什么抓我?凭什么?”只见一个学生走上前去扬起手,“啪啪”两声扇了她两个耳光。我爸被单独押到别的地方。我在那里是又疑惑又害怕,凭什么抓我!学生审问我,我就说我是逍遥派,什么都不知道。学生问我:“文革以来你在干什么?如实交待!”拿来笔和纸让我写出来,我就写了我的经历,可能看见我参加了九中“毛泽东主义兵团”,不是红成的对立派,就把我释放了。直到深夜我爸才拖着身子回来,全身被打得到处是伤,他说学生用枪托打他,折磨了很久,要“一命抵一命”,把他打昏死过去,他苏醒后才放他回家。第二天,我外婆到楼下邻居徐明老师家要他儿子的“童子尿”给我爸喝,连续喝了一段时间,说是治疗内伤。我爸说那晚是他一生最黑暗的一天。

何红(男,武斗发生时16岁):

荣中泽朗死的第二天清早,我跑去现场看了尸体,死者嘴里全是啃的泥草。回家不久突然有学生造反派持枪闯进我家里把我妈抓走,我当时又气又怕,很想冲上去阻拦,但怯于学生的暴力,他们手上又端着枪,眼睁睁地看着把我妈押走。我家楼下的古邦玉阿姨也被抓走。没过多久我妈被放回来了,她说学生用枪托打她的背。

刘玲(女,武斗发生时12岁):

“荣中泽朗事件”发生后,因为“红旗战斗团”的打人实在太残酷了,吓得民院所有的对立派都陆陆续续拖儿带女地离开了民院,我家也走了。我妈不愿意离开这个家,我爸很执着,他说现在天天打枪,说不定哪天又会打死人,又会有疯狂的报复行为,留下来随时都有不测,活得提心吊胆的,我妈最后不得不同意走人,应该说是被“荣中泽朗事件”后学校的暴力恐怖吓走的。我们和好多家庭一起躲到成都体育学院去住,在体院住的期间还回到民院拿换洗衣服,我们几个小孩回民院不敢从校门出去,因为都是红卫兵把守,我们就只有翻墙,一个人先翻出去,然后把东西丢下去,有一次正在翻墙的时候就被巡逻的发现了,说我们是贼娃子偷东西,后来他们认出我们是民院的小孩就放了我们一马,叫我们从正门出去。那个日子才十来岁的小孩都活在恐惧中,抱着自家的东西不敢进出校门。当时在校外的大人都不敢回学校,若有事与学校的同事、邻居联系都是叫小孩回来传递消息或信件。



冯利(女,武斗发生时10岁):

“荣中泽朗事件”过了很久后才有民院的学生出来揭开真相,原来是民院的一个学生站岗时在漆黑的夜里与荣中泽朗相遇,荣中泽朗一时回答不出口令,那人误以为是对立面的人,在惊慌之中开枪打死了荣中泽朗,原来是自己人误杀了自己人,也不知这位误杀者后来的结局如何。

刘健(男,武斗发生时10岁):

我记不得具体时间了,大概是在“荣中泽朗事件”前后,民院的派性斗争激化,“红旗战斗团”的一些学生视对方为仇敌。一天,我和几个小孩在校园里玩耍,走来一个民院学生,斜挎一把手枪,问我们:哪个的父母是反对红成的?刚开始大家害怕都不吱声,在他的威逼脸孔之下,最后有一个人指着我说:他爸。那学生就问我:“你爸叫什么名字?”当时我被吓得说不出话来。他突然拔出枪来,对着我的头顶连开三枪,子弹打在我身后的一颗树上,树叶被震动得像下雨一样落下来,打枪的时候还说了一句“打死你这个狗崽子!”大家吓得立即撒腿就跑,就剩我一人傻傻地、呆呆地站在那里不知所措,完全被吓懵了。他什么时候走的,我不知道;我怎么走回家的,我也不知道。只知道身边的小朋友一个都不在了,只知道我差点被一个学生打死。我妈已经听跑回去的小朋友说了,看见我抱着我就痛哭,这下我才体会到生命的重要,才知道被母亲关怀的重要,才知道自己给亲人带来了痛苦。那三枪把我打醒了,此前我一直在孩童意识里蔫淘,从那个时候我开始有了对人的恐惧感,开始知道成人社会的残酷,开始对周围社会有了心思,开始活得小心翼翼的。这件事情是我少年时光最恐怖、最惊悚、最黑暗的记忆。

后来知道这个学生是傣族,名叫普民良(音),民院很多小孩都对他记忆深刻,他还恐吓过其他民院子弟,好些人现在回忆说,文革武斗时看见他走过来就吓得心里打颤,太恶了,几十年后都忘不了这个恶人。

Views 94226 Report
Top Comments
Author requires users to follow Official Account before leaving a comment

10
冷先明
事件刚好过去半个世纪,读来仍觉触目惊心。有几千年文明史的国度,当那人性恶的‘潘多拉’盒子一但打开,文明却是那般脆弱。此文的记述定不会成‘为了忘却的记念’,幸好我们还记忆犹新!
2017-11-29

8
风中双鱼
那是一个荒唐时期、反人类的时期!经历过的人都终身难忘!我们今天的反思就是为了历史的闹剧不再重演。
2017-11-29

7
珍惜
不知道当年作孽的红卫兵看到这些恶行会怎样?反正我是讨厌看某些穿军装大跳忠字舞的老家伙,脸上还令人作呕的一往情深,真是坏人老了也不思悔改!
2017-11-29

6
马踏飞鸟
株连九族的残暴,深入华夏。朱棣杀十族,己算是顶格了。抓同事抓邻居那么就株连十一族十二族了。
2017-11-29

5
杂家
奏援朝,你爸是秦丕承校长?本人是他的学生,至今记得他在八中教学楼前写的大幅标语“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奋勇前进,遒劲的书法,好!老人还好吗?
2017-11-29

3
文子
最进发表的文章老是被册掉,看不着内容,不如不发表。
2017-11-30

2
贺子岳
荣没有对口令被打死,这件事我记得,是听大人们说的。为什么你们都躲在体院,而我记得爸爸妈妈把我放在川大?我当时太小了,但能肯定躲川大,不会记错。
2017-11-30

2
龚实
话说武斗期间,我们盐中红成,,就住在川医9号楼里,川医武斗的对手主要就是附近十六中的八二六,两边都架起高音喇叭,天天对骂互相攻击,红成这边就居高临下在当时这一帯的最高处:川医牙科大楼里,架起高音喇叭:和驻守的武攻人员,当然由于地势有利条件,对面的十六中八二六就处于劣势, 但是还是坚强抗争着,由于它们地势低得多,就吕有把喇叭架在搭的钢结构架上,我们是搞文攻的,没有枪,但有很想试试,一天傍晚遇上一个有点熟的武攻人员,经过一番努力后,答应我的几个上牙科大楼去试几枪,我们上去后天就黑了,什么都看不清 ,根据武攻人员指点问十六中架起的喇叭打了几枪,紧随其后的是对方广播大骂圳医九一五挑起武斗, 然后就是密集的枪声,对方枪声响起我们的武攻人员就上来了,我们吓得赶紧跑四驻地, 把铺盖全盖住头睡了,现在想起都后怕。
2017-11-30

Most upvoted comments above
Learn about writing a valuable comment


相关链接:


往事群忆之一:武斗硝烟


浏览(850) (2) 评论(4)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马黑 回复 tianzhang 留言时间:2018-02-04 21:30:41

tianzhang:

你会知道产业军和李向阳部队,有点意外,看来你对四川文革很有了解,

回复 | 0
作者:tianzhang 留言时间:2018-02-03 01:42:20

听说过四川的产业军和很有传奇色彩的李向阳部队。

回复 | 0
作者:马黑 回复 老冬儿 留言时间:2018-01-28 21:38:16

冬儿好!

荣中泽朗事件只是西南民院范围的事,不是成都四川文革中的大事件。

想起来好笑,我家那时分两派,我姐姐一个人是成都13中826的,我父母和我们几个孩子都是红成观点,家里常辩论。我父亲没有参加任何组织,但是他工作的部门里有三个最基层的女性员工,一个打字员两个公务员,组织了一个战斗队,偏向红成,我父亲与他们关系不错,同情她们。以后我父亲被西南局826组织的人揪出来批斗做喷气式飞机,还被抄家。以后我要好好写写这段。

回复 | 0
作者:老冬儿 留言时间:2018-01-28 09:18:14

没有听说过“荣中泽朗事件”,只知道红成,826,红色恐怖。

不堪回首的过去。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