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马黑的博客
  人在大自然中是什麼?與無限相比是空無,與空無相比是一切,我們是空無與一切之間的一個中間項
网络日志正文
童子街29号旧事(2) 2017-10-05 22:40:39

童子街29号旧事(2)

mmexport1485620253186.jpg

烟囱和水塔


我那个时候特别喜欢练习引体向上。我经常拿院子大门进来正对着的那个烟囱练习引体向上。烟囱外面有一排向上一级一级插入到烟囱外壁上的U形钢筋供人爬上爬下之用。我喜欢双脚悬空,两手抓着U形钢筋,不断左右捣手一级一级朝上走,最高可以达到27级,有次我表演时,听到下面观看的一个比我大的孩子赞赏地说:“像猿猴一样灵巧“,我心中很得意。


我还喜欢爬水塔。烟囱左边那个水塔我常攀登,第一次爬上去小腿直发抖,不敢往下看,爬多后,就习惯了,有时甚至觉得跳下来也没有什么,我们从铁梯子这边爬上去,从另一边抓住往下的水管滑到地面。我爬水塔的带路人是小路,小路是爬水塔的老手,我只敢爬靠近大门口这个比较矮大约30米的水塔,小路敢爬曾希圣家附近那个60多米的水塔。有一次我和几个孩子爬水塔被住院子里的50军警卫连连长抓住了,他让我们站成一排,用一口东北话,狠狠把我们训了一顿。


前阳台


我家前阳台,就是图上我家左上角那个位置


小时候我是毛粉。


读了《毛泽东青少年时代》那本书后,幻想将来长大后要做大事,学毛锻炼身体,洗冷水澡。


通常凌晨大家熟睡时我会起床,提上一大桶冷水,走到我家前阳台上,迎着寒风(成都冬天早上的寒风还是很冷的)咬着牙,将桶里的冷水从头上浇下来。


洗完冷水澡后,会绕着我家那栋楼跑步。


晚上我会在前阳台前面的一片草地上练习举重。那个所谓的举重杠铃,就是一个木棍两头套上工地上那种有轨道车的铁轮子,也就是八九十斤重的样子。那个时候因为家里就我一男孩,打架没有帮手,生怕被人欺负,每天晚上抬出我的自制杠铃,公开练习举重,有点展示力量提虚劲的意思。



后阳台


我家后阳台,在1栋与3栋相对那边。


在后阳台上,可以经常观察到从1栋与3栋之间那条路上来来往往的人。


那时观察到的来来往往的人中,印象最深的是曾希圣一家。


图中最右边的靠近下方是曾希圣所住小楼,从那栋小楼出来朝外走,必须经过我家后阳台面对3栋之间那条路。


最先看到那里在盖小楼,那个小楼由围墙围住,成为院中院。小楼建成后,就看到有一家人搬进去住。我问父亲搬到那个小楼里住的是谁?父亲回答曾希圣。我问曾希圣是谁?父亲说原来的安徽省委书记,犯了错误。


曾希圣家那栋小楼由大约一个班的军人守卫,在我家后阳台那边一栋与三栋之间的那条路上,常会看到负责警卫曾希圣家的那个班军人排着队走过,也常会看到曾希圣一家人在那条路上行走。


曾希圣中等个子,最喜欢戴一顶鸭舌帽,冬天常穿一件中式对襟棉衣。他们家常常是一大家人一起步行外出,看起来很温馨。他家的孩子都不会和院子里其他孩子玩。记得曾家有个小儿子,比我稍大一点,文革开始时估计是初中生。还有两个女孩,都是军人,有一个听说在西安军事电讯工程学院读书。有一段时间他们家来了个男孩,那个男孩与我们年龄相仿,常穿一身黄色的灯草绒衣服,听人说那孩子是柯庆施儿子。有一次我和一大帮孩子用我家的自行车玩杂技,曾希圣一家人迎面走来,孩子们在后面猛推自行车,我刹车刹不住,自行车直接向他家人撞去,我的自行车正好撞向曾希圣儿子,快要撞到时,他一把抓住龙头,把车停住后,很生气的狠狠看了我一眼,孩子们都在后面哄笑。


文革初起,西南局书记们李井泉李大章刘植岩等首当其冲被冲击,曾不是当权派,四川人与他无冤仇,没有被批斗,而且他那时也表态,支持造李廖死党(李井泉廖志高)的反,在四川有点要被造反派结合进革委会的意思,我就亲眼看到过曾的女儿夜里带领着来串联造反的清华红卫兵到她家去,看起来关系很密切。以后不知道为什么曾跑到了北京,最后死在北京的医院里。文革中红卫兵小报有报道,江青在接见安徽造反派进京代表的一个讲话中,直接点名说“曾希圣是坏人“,听说曾就是在医院中听到这个讲话后过世的。曾为什么文革中成都到了北京住医院?根据成都西南局文革的一些回忆资料,曾是因为安徽的造反派来成都来要抓他回安徽批斗,而跑到北京躲藏起来。像他这种当地民怨很大的干部要是被抓回去批斗,那可得吃大苦了。


那个时候并不知道曾希圣是个什么人,干过什么事。只是现在才知道,三年困难时期有臭名昭著的”五虎上将“对农村饿死人负有直接极大责任,而曾就是五虎上将之一。这五虎上将是:安徽(曾希圣),山东(舒同),河南(吴芝圃),甘肃(张仲良),四川(李井泉)。


后阳台上还发生过一件事,与我大妹有关。


文革中,我家楼上新搬进一家人住。家里两兄妹,哥哥1957年生,比我小,妹妹与我小妹是同学,为59年生人。


那段时间,父亲在汶川棋盘沟学习班,母亲在简阳军垦农场劳动,奶奶和小妹回了老家昭通,姐姐在眉山当知青,成都家里就我和大妹住。


有一天我回家后发现大妹在我家后阳台上大哭,一面哭一面焚烧东西,问她以后才知道,是楼上的新搬来那家的男孩给她写了一封情书,她觉得受了侮辱,就一面大哭一面把情书烧掉。


大妹回忆说,那天她听见有人敲门,打开门后,住在院子里一个比她还小的男孩站在门口,那孩子什么话也不说,递给她一个大牛皮信封就回头走掉了。大牛皮信封是西南局直属机关的公函信封,上面印着西南局直属机关几个红字。大妹以为是父亲从棋盘沟学习班托人带回来的信,可打开一看,里面有一本书书名叫《不可琢磨的人》,还有一封长信,字写得不错,可是都是爱慕的情话。落名就是二楼那个男孩。大妹吓坏了,那个时候所受的教育,写这样的情书等同于流氓,大妹觉得受了侮辱,就大哭,赶紧把信和书都烧掉。


大妹说,当时就觉得这个男孩举止有点反常,每次她在家里拖地板,拖到我家单元门外时,他就会突然从二楼走下,从我家门前走过,有想看看大妹一眼的意思。


那个男孩给大妹写情书,大妹为此大哭,此事我有印象,那我当时作为家里的一家之主,有没有为此采取行动呢?记不得了。但根据大妹和发下小路的回忆,我有所行动,还差点引发流血事件。


以下为小路微信里的回忆:


“马黑告诉小路,他找了个机会在楼道单元里,揪着XX(给大妹写情书的男孩)的衣领,威胁说你如果以后再敢跟我妹妹做这种行为,我就对你不客气了,XX当时就吓哭了。

后来X X听他一个伙伴说是小路把这递情书的事告知马黑的。XX就要他的好朋友李X陪着他到小路家门口质问是不是这个事实?他当时侧着身站着,另外一只手放在衣兜里,没有拿出来。小路被问得摸不着头脑。XX说要继续核实这件事,同李X走了。事后才知道,他那时兜里装了一把菜刀,如有不测让李X给他做一个见证。”


大妹因为二楼那家哥哥给她写情书,当时马上就不理睬楼上那家的妹妹了。那家妹妹是我家小妹的好朋友,她一直很纳闷这事。前几年,小妹与那家妹妹在北京重逢,她问起小妹为什么你当年你二姐突然不理睬我,小毛才告诉她此事,她打电话到深圳问她哥,他哥回答说:好像是有那么回事喔。


大妹在微信里有如下评论:


“唉约,现在谈四五十年前的事,也就当个茶余饭后来讲讲玩了吧,痛恨那个政冶挂帅疯狂的年代,生生的摧残了我们幼小的纯洁的心灵,完全不知道什么是人类正常的情感,害我痛哭了好几天,现在想起来真是好笑笑死人的节奏阿。”


我自己则觉得对不起我家楼上那个男孩。我不记得我做过威胁那个男孩的事,我希望我没有做过,如果真做过了,现在深深说声对不起!少男少女之间的青春萌动,是最自然的一种人类情感,也是人间非常美好的事物,就算发生在少年青春期,也应该给以爱护尊重。


1栋1单元门前


我自己就曾经在那个院子里有过一次青春萌动。我与给妹妹写情书的那个男孩的差别是:我只是偷偷单相思,没有任何行动,而他却有行动,把心中所想表达出来了。


那是大约发生在1967或者1968年的事,那次青春萌动的对象是常到我家1栋1单元门前打牛奶的一个女孩。


那时文革中,到处都很混乱。有一天我们住的院子里搬进一家人来住。是个年长的父亲带着两个女儿,被安排住到5栋一间空着的房子里。两个女儿和我年龄相仿。他们是从那里来的,姓什么名什么,做什么的,是谁安排他们住那里的,我完全不知道。可我就是喜欢上两个女儿中的妹妹了。那是种很奇妙很美好的感觉,就是想天天看见她的样子的那种感觉。


每天下午五点是送牛奶的三轮车来我们院子送牛奶的时间。而送牛奶的三轮车总是停在离我们家1栋1单元门前那条路上。两个女儿中的妹妹总是在这个时候会来到送牛奶车前面排队打牛奶。一到这个时间,我就会跑到我家面对送牛奶车的那扇窗子前,撩开窗帘的一个角,透过窗帘缝偷偷看她。我直到现在还很清楚的记得她的样子,发式,和穿的衣服。她的长相有几分像马嫂。(这点可能在潜意识中深刻的影响了我十年后和马嫂的结合)她总是两根辫子梳在后面,冬天常穿一个高领的蓝色毛衣,夏天则是一件淡绿色的衬衣。她总是静静的排着队打牛奶,表情庄重严肃,和谁也不说话。打完牛奶就走了。我一直看到她走远,才离开那扇窗户。观看她这件事成了我那时每天必做的事。看完就有种满足。那时文革中不上学在家无事。每天一到下午五点,自动的就会走向那扇窗扉去看她。大概一年以后,这家人就突然搬走了。我为此惆怅了好长时间才恢复过来。这件少年时代的朦胧的单相思,是我那时心中最大的秘密, 对谁也没有讲过。


40年后的2008年11月份回国期间,我在北京见到了当年院子里的发小小路,同他聊起此事。他说他对这一家的两个女儿有印象。他告诉我据他所知,他们一家三口是从江津到成都来的。


“她是从江津来的”,这就是我40年后才得到的有关她的唯一的基本信息。


童子街29号院子里渡过的那些岁月,是我人生最重要的一段时光。我在那个院子里长大,从懵懵懂懂的童年,到青春萌动的少年,再长大成人,变成一个青年,最后从那里出发,开始了我独立的人生。那是一个从10岁到18岁的成长时代,人一生身上最基本的东西,比如性格思想爱好,也就是国内常说的三观,都在这个时期形成,可以这么说那个时期那个院子里发生经历过的事,对我一生有决定性影响,这也就是为什么关于那个时期那个院子里的很多记忆,在以后的人生中,会一直会不断地在我的脑海里涌现出来,直到现在。


大妹夏天回国,专门去了趟成都,在成都期间又专门去了趟成都童子街29号。以下现在童子街29号院子及其周围的照片都为大妹拍摄


今日童子街29号院子大门口。院子里以前的老房子全部被推到,被开发成叫童子街庭苑的一个小区:

mmexport1503619341052.jpg

童子街29号院内。这些房子道路都是新建的,与以前的差别很大。

mmexport1503674260241.jpg

我当年练习举重就是在这片草地上。

mmexport1503674343556 (1).jpg


当年的成都市第二门诊部而今已经改为成都市儿童医院。

mmexport1503674340163.jpg

相关链接:


童子街29号旧事 (1)

成都市通顺小学




浏览(1293) (15) 评论(10)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马黑 回复 碧海蓝天 留言时间:2017-10-09 22:30:42

那个时候的人一方面纯洁,另一方面又有点傻:=))

这个追求的技巧与个性关系很大,大家基本都按照个性去行动。说起来我家楼上那个男孩不一般,那么小年龄,胆子不小,居然就敢写情书,比我胆大多了。

回复 | 0
作者:碧海蓝天 留言时间:2017-10-09 08:59:13

中国这一路走来,也是‘进步’得太快,现在都‘奉子成婚’‘闪婚闪离’了,想想还是那个时候的人纯洁。不过追求女孩子还是要技巧的,家长学校不教,要靠自己的悟性好

回复 | 0
作者:马黑 回复 秋韵 留言时间:2017-10-08 14:57:42

谢谢秋韵!

成都七中很厉害,当时成都有4、7、9中都是好学校,你一定是好学生。因为成都10岁到18岁那段人生经历,我把四川视为我的第二故乡。我很快要回国了,要回国先参加同学会,再回昆明看望母亲。今年同学会在四川西昌,我会先到成都,有可能争取到我生活过的三线工厂看看,当然还要去乐山看看外公的墓,我会住在童子街附近的酒店。上次去成都是2008年,已经9年以前的事了。现在想起来就要去成都了,很激动。

回复 | 0
作者:秋韵 留言时间:2017-10-08 10:49:24

多年潜水万维博客拜读博主文章,喜欢。文革中也常去童子街西南局宿舍朋友家玩。记得在院里见过邓华女儿邓燕燕,母校七中的高三学姐。一直以来,感到记录历史是功德之行。

回复 | 0
作者:马黑 回复 芹泥 留言时间:2017-10-07 20:34:17

芹泥:

是啊,少年时期的青春萌动,那时都被当作流氓行为。我那时也为自己的青春萌动自责,一方面控制不住地去想,另一方面又谴责自己,质问自己思想怎么如此复杂。

回复 | 0
作者:马黑 回复 幸福剧团 留言时间:2017-10-07 20:31:22

剧团:说不定,我认识她们。

回复 | 0
作者:马黑 回复 老冬儿 留言时间:2017-10-07 20:30:10

那个当年给大妹写情书的孩子在微信里看到了这篇文章,他如此回复他的院子里的一个发小:

“然了,马黑(巴浪)的大作早有所,今天可以好好拜了,想到我也上了榜真有意思,他得我,有一定和他,不知道马黑的妹妹还是那么漂亮吗?兄弟看子咱要早聚聚,看看有什麽被我忘的美好回,(一句,被警告是真,哭了是假的,你懂的。)好了哥改天再聊,晚安!” 我当年在院子里有个奇怪的外号“巴郎”,不知道为什么被这样叫。看了他的回复,我放心了。当年要是真揍了他,我现在会有负罪感,幸好我没有,幸好他当年是装哭,幸好他现在也是当作笑谈。

回复 | 0
作者:芹泥 留言时间:2017-10-07 16:18:58

当权者禁锢人类的美好情感,自己却一肚子男盗女娼,那个时代真是太疯狂了。

回复 | 0
作者:幸福剧团 留言时间:2017-10-07 16:15:37

我有个同事住西南居,也是两姊妹,妹妹较早去了美国。

回复 | 0
作者:老冬儿 留言时间:2017-10-07 13:37:45

呵呵,这篇应该再加个副标题:青春萌动的故事。

那个时候我们受的教育都是反人性的。我有一个闺蜜初谈恋爱时他男友企图吻她,她给男友一个耳光,说是“耍流氓”,还很生气地告诉我。

你家住的地方名人很多啊!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