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马黑的博客
  人在大自然中是什麼?與無限相比是空無,與空無相比是一切,我們是空無與一切之間的一個中間項
网络日志正文
大凉山的彝族亲戚们 2016-05-07 16:22:09

大凉山的彝族亲戚们



外公最早的老家在大凉山金阳县菠萝乡日博寨子。1920年, 外公12岁时,离开家乡跨过金沙江, 来到云南后,就再也没有回去过。外公离开时,母亲早已过世, 一个姐姐已经远嫁到沙马土司家,家里只有父亲和一个哥哥。外公与姐姐哥哥是同父异母。外公的父亲过世后,凉山老家那个寨子里,就只剩下哥哥一家了。


母亲回忆在她读小学时候,有一天,家里来了三个从金沙江对岸过来的外公凉山老家的彝族亲戚,为首的是外公的哥哥也就是母亲的大伯, 另外还带着两个娃子,有一个娃子会讲汉话,当翻译,名字叫金雀撒。外公个子比较矮,可外公的这个哥哥却个子高大。他们全部穿着与汉族完全不同的凉山彝族服饰, 身披查尔瓦,还背着枪。母亲的大伯带着一个羊皮口袋,口袋里装满了银锭。外公已经当兵在外,不在家中,外婆接待了他们。外婆是汉族,对接待他们有些不情愿。外婆私下里对母亲说:“唉, 碜死人了(云南话害羞丢份的意思), 家里来了那么多河对岸的倮倮,天天进进出出的。” 倮倮是老家汉族对金沙江对岸彝族的歧视性称呼。外婆安排他们住楼上。他们白天下楼来就坐着,也不说话只知道抽烟,和外婆基本上没有什么交流。外婆不愿意和他们同桌吃饭,每天都先安排他们吃完饭上楼后,自己家人再吃饭。他们来找外公主要是听说外公在当兵, 想从外公那里搞几杆枪回去打冤家。(打冤家: 大凉山彝族不同部落寨子之间的仇杀)住了一段时间后,,因为外公不在,要不到枪,和外婆也没有什么交流,就又回到金沙江北岸的凉山去了。


大凉山彝族男性传统服饰(网上下载)

t01715cabca2900cdb1.jpg

母亲凉山这个大伯有三个儿子, 老大的名字已经不记得了, 只知道二儿子叫马黑古哈, 三儿子叫马黑乌达。


自从母亲大伯回凉山后,大伯家的老大来过昭通一次。母亲记得这个老大比母亲年龄大,是堂哥。母亲这个堂哥会玩月琴,住在母亲家的楼上时常会弹琴。他以后从昭通去了个旧,找到在那里当兵的外公。几个月后,他背着外公给他的几杆枪,穿着一身外公给他买的白色的学生装,从个旧回到昭通,然后又过金沙江回了凉山。有一年他听人说他的堂妹也就是母亲要结婚了(实际是谣传), 就打了一些金银首饰过江来给妹妹祝贺。路途之中,他露了财,被人看见身上带有金银,在一个小旅店中被劫财者杀害了。


老三马黑乌达性格暴躁,50年代在西南民族学院学习时, 本来都要入团了,但因为和一个藏族同学打架, 没有被批准入团。打架的起因是藏族同学嘲笑彝族的服饰,说你们彝族穿裤子就像穿个大麻袋。他回骂说,你们穿的藏袍只穿一只袖子,那是什么衣服啊,两个人就打起来,据说他一拳把那个藏族同学的鼻梁骨打断,为此受了处分。马黑乌达西南民院毕业后,回到凉山工作, 常从凉山来乐山外公家玩。母亲听外公讲过这样一件关于马黑乌达的事:有一次外公给他讲长春起义的事。他听后这样对外公说:叔叔啊,你当时应该当机立断,先下手为强。曾泽生犹豫不决,不听你的劝说起义,你就把他干掉,带领部队起义,这样不就立大功了吗? 外公对母亲说; : “我一生义字当头,怎么可能为了个人名利做那样的事。这小子心狠手辣, 居然会那么去想,将来可能会出事。” 马黑乌达以后在凉山工作单位不知道为什么事,被关进监狱,最后死在监狱中。


50年代外公外婆几个舅舅与马黑乌达在乐山的合照。后排站立者为马黑乌达


mmexport1462586465043.jpg

老二马黑古哈是我唯一见过的来自大凉山的舅舅。


马黑古哈很小年纪就被地质队招工去做搬运工的工作。虽然是地质队的苦力, 但是是吃商品粮有工资的正式工作。他讲过这样一件他在地质队期间发生的事: 他在地质队工作时,都住集体宿舍,存下的工资都是藏在随身行李的某一个地方。有一天发现存下的工资不见了,他知道是地质队里一个同宿舍的汉族小伙子偷的。他那时还不会怎么说汉话。他采取的办法是一到周末时间,就屁股上背上一把铁榔头,跟着那个小伙子走,小伙子到那里就跟到那里。小伙子进商店他就跟着进了商店,小伙子进餐馆吃饭,他也进餐馆, 坐在在旁边,不吃饭也不说话, 就看着小伙子,意思大概是说我知道你偷我的钱,我就看着你怎么花我的钱。每个周末都是如此, 这样紧跟了一段时间后,古哈的心理战让小伙子心里发毛害怕了, 他最后退还了从古哈那里偷来的钱。


古哈几乎每隔几年都会到乐山来看望外公。我家到成都后,古哈到乐山后,也会来成都看望母亲。他来我家时披着黑色的查尔瓦, 带着一顶军帽,红黑的脸堂,一看就不是汉人是少数民族。院子里的孩子们都知道我家来了个少数民族,那是我一次深切感觉到我家的少数民族背景渊源。父亲奶奶是回族,但是回族服饰和汉族一样,也说汉话,除了饮食清真,一般根本看不出与汉族的差别来,而马黑古哈舅舅的少数民族特征却是非常明显。古哈个大强壮,还披着件彝族的黑色查尔瓦, 我在院子里和他走一起,在院子里的孩子们面前,感觉很提劲, 心里说,我有这么个舅舅,看谁敢惹我。


古哈舅舅爱喝酒。 他每次来时,我都会拿我家的酒票去附近的康庄街副食店给他打酒来喝。他把酒瓶就放在床头下面。每天早上一起床,就会看见他拿起酒瓶对着嘴就喝几口,什么下酒菜也不吃。他在凉山吃惯了彝族的坨坨肉,就说吃我家煮的肉就像喝稀饭,不好吃。凉山彝族的坨坨肉,不能煮得太软太熟,据说生一点硬一点才香。古哈离开地质队后, 被分配到县里的国营农场,工作是放羊。他放羊时,就采集天麻。他每次到成都来看母亲,都会送母亲一袋他自己采集的天麻。文革中凉山彝族叛乱,包围了古哈所在的国营农场,枪杀了当夜住在农场的县长,叛匪临走时,用彝话对古哈说,“马黑子莫(彝话官家的意思),我们必须也抢你的东西,不然他们会认为你和我们是一伙的。” 这样叛匪就 抢走了古哈的一些行李其中有一个笔记本。这个笔记本是母亲送古哈的,因为古哈是文盲, 母亲在笔记本上写了自己的通信地址以备古哈请人给母亲写信时用。解放军剿灭叛匪后,从叛匪窝里找到那本有母亲通信地址的笔记本, 怀疑母亲是凉山叛乱的后台,为此审查母亲不短时间,害的我没有当上沈阳空军雷达兵,那是我曾经写过的另一个故事。《博文· 文革:凉山彝族叛乱改变了我的人生



有次古哈来成都时,我带他去看过一场片名叫《海岸风雷》的阿尔巴尼亚电影,那是个儿童场电影,他那么大个子拿着儿童场电影票跟我进场,被检票人员拦下。我对检票人员说他是从凉山来的彝族,那个检票的小伙子非常灵活,马上一鞠躬向电影院里摆手说,“少数民族啊,欢迎欢迎”,就让他进去了。那部电影里,有个酒吧里一个男的亲吻一个女的的画面。古哈看到那个场面时,电影院里使劲捅我。意思很吃惊?很刺激?还是什么?我不知道。他那时30岁左右了,还没有结婚连对象也没有,现在想想看,他那样的反应很正常。


外公在世时,帮助古哈联系了乐山郊区的一个国营农场的工作,就从凉山的国营农场转到乐山的这个农场了。在农场工作时,与当地农村的一个回乡知青结婚成家还有了一个儿子叫东东。说起来很有意思的一件事是,这个东东长得非常像外公,比几个舅舅都像。原来电脑里有张东东的照片,现在找不到了。古哈的太太比他年龄小很多,而且还有文化,从这点上看好像不般配。但古哈拿工资吃商品粮,从这点看又比太太强很多。2008年回成都到乐山时,见到了古哈,他那时已经过70了。看起来身体还不错。问他还喝酒吗, 他回答说早就戒酒了。古哈的儿子东东前几年开车带古哈回过一次金阳老家那个寨子, 母亲为此还还专门打电话给古哈,问他爷爷的坟还在不在,需不需要修建。古哈回答说,爷爷的坟已经被新修建的田压住,早就不在了。古哈告诉母亲,彝族不讲究汉族修祖坟拜祖先那一套东东, 任其自然吧。



相关链接:


· 抗日女兵张芝

· 哈尼末代汉族女土司(组图)

· 凉山彝族末代女土司杨代蒂

· 1945外公参加赴越受降(组图)

· 外公和王世高

· 外公生命中的六个女人

· 2012年回国:回老家-外公雕像

· 外公晚年忏悔的三件事

· 听外公讲台儿庄大战 (组图)

· 天上掉下个东北小姨





· 外公请李佐吃饭

· 外公与李佐:马大妹当兵梦碎

· 外公文革万幸:50军入川支左

· 大舅凤凰卫视谈国军赴越受降

· 外公和蒋介石





浏览(2896) (6) 评论(17)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马黑 回复 幸福剧团 留言时间:2016-06-07 21:46:51
我记得你说过此事。好像还有一张介绍信之类的照片。你母亲的干笑就在凉山某县。
回复 | 0
作者:幸福剧团 留言时间:2016-06-05 14:56:52
我父母都去那里干校过呢。谢谢分享好文!
回复 | 0
作者:马黑 回复 雪山下的绛珠草 留言时间:2016-05-09 22:17:15
雪草啊,就像你的真名肯定不是雪草一样,我的真名当然不会是马黑啦。马黑是外公在凉山时的彝族姓,到了云南后就改姓陇了。我是跟随父亲姓。
回复 | 0
作者:马黑 回复 芹泥 留言时间:2016-05-09 22:15:03
芹泥:你好几年前给我留言就是这样鼓励我,家里的故事写出文字,还真有人喜欢看,这是我没有想到的。谢谢你的鼓励支持!
回复 | 0
作者:马黑 回复 芨芨草 留言时间:2016-05-09 22:13:21
哈哈,马嫂当然不是彝族人。马嫂是北方人,北方没有彝族。马黑是彝族的姓。
回复 | 0
作者:雪山下的绛珠草 留言时间:2016-05-09 16:19:40
赞成芹泥的话,马黑的家族故事,异族情调,传奇色彩。请问,马黑大哥你的真名是否也是马黑哈哈,还是马黑嘿嘿?
回复 | 0
作者:芹泥 留言时间:2016-05-09 14:12:17
非常喜欢看马黑兄写得家族故事,异族情调,传奇色彩,老让我想起原野画面。如果我记得没错,我几乎读过马黑兄所有的家族故事。
回复 | 0
作者:芨芨草 留言时间:2016-05-08 18:48:34

“马黑”是彝族人的姓吗?马嫂也是彝族人吗?

回复 | 0
作者:马黑 回复 海天 留言时间:2016-05-08 15:54:36
海天说故事好看我很高兴!很偶然地想起来凉山这几个亲戚的故事可以串成一篇博文。有的是母亲的亲身经历,有的是我的亲身经历。你可能接触少数民族少,所以觉得新奇。对啊,这几首彝族歌曲挺好听的,我也喜欢听,一种有现代感的少数民族音乐风格。
回复 | 0
作者:马黑 回复 安博 留言时间:2016-05-08 15:47:59
对遗传力量非常大。我时常会观察偶然在公开场合碰到的看起来是母女或者父子的人,悄悄对马嫂说,看他们,长得多像,一定是父子或者母女。
回复 | 0
作者:马黑 回复 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16-05-08 15:45:41
我知道老高是画家。雷波在金阳的东北边,不是太远,都在金沙江边。遗憾的是我还从来没有去过凉山。我退休后,一定去一次,到外公的家乡那个叫日博寨子的地方看一眼。我计划从云南这边去,跨过金沙江去凉山,那是外公当年走过的路。
回复 | 0
作者:海天 留言时间:2016-05-08 10:15:35
马黑写的故事就是特别,真是好看。你写的马黑乌达和马黑古哈,几件小事就很传神。“马黑”是彝族姓氏吗?这几年看国内的唱歌节目,颇认识了几位彝族的歌手,莫西子诗,吉克隽逸,南玛子呷等等,以及《阿杰鲁》,《要死就一定要死在你手里》这样的好歌。我觉得彝族歌手或乐队的唱作风格很吸引人,既有特别的民族文化特质,又与当代主流流行音乐气质内在相通。
回复 | 0
作者:安博 留言时间:2016-05-08 06:45:34
珍贵的照片,遗传的力量真是很强,你舅舅和你妈,还有你和你爸真是特别像。另一方面,彝族和回族,汉族,从相貌特征上几乎没有区别。
回复 | 0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16-05-08 06:31:35

现在明白;为啥你叫“马黑”。黑是黑,会体贴!

大小凉山我去过好些地方,但就是没有去过金阳县,金阳一听好听,定是一个阳光灿烂和民风淳朴的地方。“金阳”离雷波县该很近?从前,一九七五年出差过雷波,县委招待我们用大金黄色的南瓜烹制的佛跳墙记忆犹新。

八十年代初,曾与人合作拍一本画册叫“火把节”,主要采访是在布拖地区,可惜一些原因出版社没付印(国营新华书店征订未上千本)。至今,好些反转片资料还在我手里。哪天回去全部捐给西昌文化馆,请我吃一顿坨坨肉足矣!

回复 | 0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16-05-08 06:30:22

现在明白;为啥你叫“马黑”。黑是黑,会体贴!

大小凉山我去过好些地方,但就是没有去过金阳县,金阳一听好听,定是一个阳光灿烂和民风淳朴的地方。“金阳”离雷波县该很近?从前,一九七五年出差过雷波,县委招待我们用大金黄色的南瓜烹制的佛跳墙记忆犹新。

八十年代初,曾与人合作拍一本画册叫“火把节”,主要采访是在布拖地区,可惜一些原因出版社没付印(国营新华书店征订未上千本)。至今,好些反转片资料还在我手里。哪天回去全部捐给西昌艺术馆,请我吃一顿坨坨肉足矣!

回复 | 0
作者:马黑 回复 吴言 留言时间:2016-05-07 21:23:09
谢谢吴言来访!你说故事读起来有意思,我很高兴。
回复 | 0
作者:吴言 留言时间:2016-05-07 17:37:40

谢谢分享这么多故事,都是我们少见但又喜欢听的。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