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马黑的博客
  人在大自然中是什麼?與無限相比是空無,與空無相比是一切,我們是空無與一切之間的一個中間項
网络日志正文
毛泽东时代回不去了 2016-01-03 11:43:40

未来中国前途发展的各种可能性中,可能性最小的就是回到毛泽东时代,也就是回到所谓的前三十年去(1949-1979)。不是说完全不可能,而是说可能性最小。预测那种可能性最大没有把握,但讲讲那种可能性最小比较有信心。两年多的习执政方向明显有向毛泽东时代回归的趋势,与此相伴的是乌有之乡思潮在中国社会的影响力急速上升,但在时空有了巨大转换的当今中国,毛泽东时代回不去了。后三十年的改革开放,深刻改变了中国。当然,一党专政的专制本质没有变,但是从经济到政治,到意识形态领域,再到对外关系,中国社会的方方面面,已经远远离开了毛泽东时代,还想走回头路,很难很难了。

毛泽东时代是什么?毛泽东时代就是实践的毛泽东思想。习近平把毛泽东思想概括成是实事求是,群众路线,独立自主,是片面地取之所需,那不是历史上的、原本的、真实的、主要的毛泽东思想。 毛泽东时代对毛泽东思想的实践,发展到顶峰,就是十年文革(1966-1976),它有4个重要方面:

第一,经济上:城市计划经济国有经济绝对主导,农村一大二公的人民公社制度。

第二,政治上:一党专政,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

第三,意识形态文化领域:共产党一统天下舆论,严密控制人民思想。

第四,对外关系上:闭关锁国,搞世界革命,解放全人类。

以上这4方面才是完整准确全面的毛泽东思想。

看看今日之中国,以上这四个方面的毛泽东思想还有多少?

经济上,公有制计划经济被市场经济取代,私有经济有很大发展,农村人民公社制度不复存在。所谓的市场经济还有很多问题,最大的一个问题是国有企业的特权垄断地位造成的权贵资本主义的问题和官商勾结的腐败,但重要的一点是,中国经济不管国有还是私有,都已经成了西方为主导的世界经济体系(毛时代被成为资本主义经济体系)的一部分。 汪洋最近在中美商贸联委员会议上说:中美是全球经济的伙伴,但引领世界的是美国。美国已经主导了体系和规则,中国愿意加入这个体系,也尊重这个规则,希望发挥建设性作用。” 他说的就是这个事实。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就是一直在向西方学习的历史。很长时间里一直是学西方的马列和苏联,那一套走不通,文革后三十年转而学西方欧美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所谓的改革开放,就是学习资本主义来发展经济,所谓和国际接轨就是和欧美资本主义接轨。所谓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就是正在向真正的资本主义市场市场经济迈进但还没有完全摆脱旧痕迹的经济。中国虽然号称号称共产党领导,党章宪法也写有马列主义等字眼,但就其经济制度来说,已经和马列鼓吹的那一套毫不相干。

回到毛泽东时代,就要像上世纪五十年代那样,再搞一次社会主义改造运动,把私人企业收归国有,把农民手中的土地再一次变成人民公社集体所有?可能吗?不可能了。看看今日中国各地拼死相抵的反拆迁反征地抗争就可知。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立国基础是1949第一届全国政协通过的《共同纲领》,如同美国宪法第一版本。《共同纲领》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人民由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城市小资产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组成,也就是五星红旗上的4颗小星。当时的农民阶级,城市小资产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的经济基础是私有经济。共产党打天下的主力是农民,农民为共产党打天下的动力是分地主的田地。前三十年中发生的社会主义公有化改造运动是对《共同纲领》的颠覆和背叛(从宪政的角度看是一种政变):农民阶级,城市小资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都被从经济上消灭,资产阶级还成为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对象,4颗小红星有3颗事实上被抹去。有过前三十年的教训,现在如果有人对又一次分到了土地的农民再一次鼓吹“人民公社是桥梁,共产主义是天堂”,还会有人相信跟着走吗? 不会了。先不提马云潘石屹这些超级大富豪,就说那些成千上万大大小小的私人经济老板,再一次搞社会主义改造,把他们辛苦打拼几十年的财产企业变成公有,交给党官们去管理,他们一定会拼命抵抗。没有经济私有化就没有市场经济,没有市场经济,就没有后三十年的经济高速增长繁荣。中国经济私有化的进程方兴未艾,中国经济私有化的发展势不可挡。

政治上,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早就不提了,当然有个新的提法:敌对势力。还是一党专政,完全没有变化, 这是与毛泽东时代最大的共同点,可是也有一个重大变化:毛以后,从邓到胡锦涛,共产党中央第一把手的权威力量,一直在逐步减弱,从习开始,好像又有加强的趋势,习看起来相当毛泽东,但可以预见习不是毛泽东,习当不了毛泽东,互联网时代出不了毛泽东。另外还有一个重大变化,共产党对社会的控制大大松动弱化了,这种松动弱化与私有经济的兴起有很大关联。毛时代高度严密的政治控制以高度严密的计划经济为基础。在毛时代的单位人身依附制下,每一个人政治上经济上都必须依附于一个单位,政治上被打倒,经济上也就死定。社会上除了共产党高度控制的一个一个单位外,没有任何可以独立生存的空间缝隙。这样如此严密毫无空隙可钻的政治控制中国历史人类历史绝无仅有。父亲生前(应该是70年代时)曾经感叹地对我说过:“旧社会国民党统治,东方不亮西方亮,黑了北方还有南方,人的活路很多。现在的社会,管得死死的,人的活路很少。比如过去做官的,都会在老家买几块土地留后路。官场失意,不做官了,就回家靠那几块土地生活,可现在没有这样的活路了。” 父亲的这个感受很能说明问题。经济上的自由化必然导致政治上的自由化,而政治上的自由化又以经济上的自由化为基础。后三十年,因为计划经济的消亡和私有经济的发展,政治上的这种严密控制不得不在很大程度上松动和弱化,所以在后三十年出现了很多体制外作家,历史学家,评论家,艺术家,当然还有私人企业家。这些人不吃共产党的官粮,自食其力,党的体制要想像过去那样控制他们,办不到了。

最近看到国内有人因为转发微信,被定性为“妄议党中央”受到处理的报道,赶紧给国内朋友转去提醒他们转发微信要小心不要惹祸上身,三个朋友的回答都出乎我意料:一个退休的朋友说,“我不怕开除党籍,早就想退党了,省得交党费,好贵。” 另一个也是退休的朋友说,“我也不怕,我从退休开始就不交党费了。” 第三个还在职但即将退休的朋友说,“没事的,咱一没有贪,二没有判,三没有丧失人格。但是人得有良心,所以该说的话,还要说。” 毛泽东时代,没有退党这一说。只有组织开除你,没有你退党背弃组织的机会。开除党籍被称为政治生命结束,开除党籍等同于反革命阶级敌人,会被送去劳动改造,不但政治地位而且经济地位都会发生巨大转折,可他们居然不怕了。为什么?我想这并不是说这几个朋友很勇敢,而是与现在处罚开除党籍退党之人不像毛时代那样严厉有关,起码经济待遇比如该拿的退休金还会照拿,所以这几个朋友才敢那么讲。这三个朋友的回答,所反映出来的正是是当今共产党政治控制与毛时代相比有较大的松动弱化。

回到毛泽东时代,政治上就是要坚持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当今之中国,谁是无产阶级?谁是资产阶级?中国的两会代表中遍布富豪,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级党政官员们还有谁不是有产阶级?坚持阶级斗争,那不就是要推翻打倒共产党自己吗?马列关于经济关系决定政治关系的理论用到这里非常合适:在经济领域有了相当程度的自由化并很大程度上融入了资本主义世界经济体系之时,还想极力维护毛泽东时代那种严密的政治控制,办不到了。马云曾经赞扬邓小平64镇压有决断,可是当他对香港占中发表意见时,却出人意料地换了个腔调,表示可以理解。为什么?因为阿里巴巴在资本主义的纽约证交所上市了。一个在资本主义世界经济体系中按照资本主义的经济规则在运行的上市公司的老总,在对时政问题发表看法时,不能不考虑到与资本主义经济体系相互依存的普世价值理念。红二代也是当年的联动分子孔丹有这样一个观点:关键是设计,只要设计好,就可以在经济自由化的同时维持住一党专政的严密政治控制,那是妄想,这种政治和经济的矛盾是深层次的根本性的问题,任何回避这个矛盾的设计,无论多么精巧,都是枉费心机。只要中国经济私有化市场化的进程不停止,政治自由化的进程也就一定会继续。经济私有化市场化全球开放化与政治上一党专制的矛盾冲突,将是未来长时期内,摆在共产党面前的一个巨大的两难抉择:为了延续政治上的一党专制,必须发展经济,而发展经济又离不开经济私有化市场化全球开放化,但经济的私有化市场化全球开放化又实实在在地威胁侵蚀着政治上的一党专制。

意识形态文化教育领域,最大的变化是互联网的出现。以互联网为代表的IT技术是当代最先进的生产力,它的本质和灵魂就是自由,平等,开放,和分享,。互联网精神和统一意志、统一思想,统一步伐,统一行动的毛泽东时代精神完全不相容。毛泽东时代的信息传递模式是共产党垄断一切信息资源,从上到下,单一渠道,强制性灌输(列宁语录)。而互联网时代,信息传递横向化,多样选择,不是被动接受灌输,而是主动寻求信息。互联网造就了一大批“公知”。所谓“公知”,就是共产党宣传部控制体制之外独立发表言论的人。因为公知,因为微信微博等网络提供的相对宽松的平台,共产党一统天下舆论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中国的80后90后,是互联网造就的新一代,也是独生子女的一代。因为互联网的成长坏境,因为是独生子女,80后90后与前几代人相比,有一个很明显的特点,他们可能在经济上比较依赖父母,但在思想上人格上可是高度独立。我们50后是爸爸妈妈的好孩子,还常常被教育要当“毛主席的好孩子”,可80后90后都是小皇帝,他们不盲从不轻易顺从,反权威,具有最强独立思考精神,有鲜明的自主性人格。毛泽东时代那一套,在他们身上不灵。

回到毛泽东时代,要想保持毛时代那种高度的言论思想控制,就必须 停止使用互联网,再搞一次比1956年反右大很多倍规模的反右运动,把“公知”们,把成千上万有右倾思想的人们送去劳改,现在的领导人有guts 这样做吗?没有了,从他们把7不讲,这样一个宣扬共产党基本理念的文件都当成了国家机密就可知道。张学良在谈到国民党为什么会败于共产党时这样说过:国民党的最大问题是没有一个中心思想。现在的共产党在意识形态领域的一个最大的问题也是没有一个中心思想。马列毛那一套东东,不管怎么邪,它毕竟还是一套系统的理论说教和价值体系。随着马列毛意识形态世界性的瓦解和崩溃,共产党的精神武器库空了。在思想意识形态领域走投无路之下,最简单的办法就是诉诸民族主义和传统文化,可那不会管用。中国自古至今历朝历代的统治者当中 ,最崇洋媚外的当数共产党了。共产党的基本理念共产主义产自欧洲。共产党本身这个词直接从东洋日文搬用到中文。中共建党的一大会议经费包括毛泽东等党代表参加会议的路费来自境外莫斯科共产国际。中国宪法里还在把马列主义,一个德国人和一个俄国人的主义,列为指导思想。每年天安门广场五一和十一,必须挂出马恩列斯4个老外画像的做法才刚刚取消没有几年,请问,中国历朝历代的统治者还有谁有如此的崇洋媚外?《共产党宣言》中有这样一句很著名的话:共产主义革命必须同传统观念实行最彻底的决裂。共产党从骨子里就反传统文化,现在突然大讲民族主义传统文化儒家思想,让人觉得太假太假。上世纪两大阵营对立的冷战的终结,不仅仅是资本主义阵营完胜马列社会主义阵营,也是普世价值横扫马列共产思想。马列意识形态用不成了,所以大讲传统文化儒家思想,可早在上世纪初,农耕文明基础上产生的中国传统文化儒家思想就被发源于近代工业文明的普世价值的共和宪政理念(辛亥革命)和科学民主观念(54运动)打得一败涂地,它又怎么可能在当今被搬出来抵挡住普世价值的传播?

毛泽东时代,一切异端思想言论会受到严厉处置,遇罗克只不过是以他理解的马列主义来对毛的马列主义和文革提出异议就被惨遭枪毙,而今当局控制言论思想最多的做法只敢是删除或者封博客。浦志强以7条微博被定罪,最后的判决三年有期缓刑三年,等于没有判,最后其实是妥协了,估计这和习最近提出的要与党外异议知识分子搞统战的新策略有关。未来之中国,政治自由与言论自由的控制将会这样不断的退退进进,弛弛张张,但可以肯定毛时代那样极端的控制很难再有了。

对外关系,早就放弃了搞世界革命解放全人类的共产主义理想。 中国后三十年经济高速发展和一个良好的中美关系或者说是中国和西方资本主义世界的良好关系紧密相关。中国在上世纪80年代停止对红色高棉缅共马共等东南亚共产党的支援,可不是良心善心发现,而是被迫。那时的中国已经无法无力再输出革命,需要发展经济,而发展经济,就必须融入欧美为主导的世界资本主义经济体系,非如此,没有第二条路可走。而再搞输出革命,就不可能被世界经济体系接纳。与前三十年相比,与中国历史上任何时候相比,当今中国的对外开放程度前所未有。你可以在中国的网络和世界网络之间筑起一道隔绝高墙,但你不可能停止经济教育文化旅游领域内的各种交流包括人员的交流。那么多的留学生,那么多的旅游者,那么多的生意人和打工者,往返于中国和海外。人员的自由流动,就是信息思想的自由流动。关于外部世界,人们不会再听共产党宣传部一家之言了,成千成万的人都有了亲身的经历,这种亲身经历胜过一切说教。为什么周小平,这个被最高领袖点名接见的网络“劳模”,刚被当典型树立起来,就又倒了下去?那就是因为开放的力量。关于美国的事实,有过亲身经历的人成千上万,这么多人经历过的事实周也敢胡说,这样的典型怎么树也树不起来。

回到毛时代,就要闭关锁国,对抗西方,继续到处煽风点火,输出世界革命解放全人类。毛时代的对外关系方针是建立在大批王稼祥的“三和一少”(对帝国主义要和,对修正主义要和,对印度和各国反动派要和,对支持民族解放运动要少)基础之上。时至今日,中国在美国这个头号资本主义强国的投资已经超过了美国在中国的投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土崩瓦解,苏修苏联社会帝国主义灰飞烟灭,环顾中国四周,唯一的共党国家越南政治经济改革的非共化非马列化进程比中国走得还远还快,而那个金家三代王朝的北韩早就背弃马列共产,独尊金家主体思想,根本算不得是共产国家。所谓的亚投行,不就是要与各国反动派做生意吗?面对当今世界,还想高举世界革命大旗,与帝国主义斗,与修正主义斗,与各国反动派斗?那可真是有病,病的不可救药。一个长期闭关锁国的国家,门是很难打开的,但门一旦打开,关门会比开门更难,想对当今如此开放之中国,再来一次闭关锁国,不可能了。

毛泽东时代回不去了,因为毛泽东时代赖以建立的两个最重要的基础,对全社会生产资料生活资料施行全面绝对控制的计划公有经济体系和愚民的闭关锁国没有了。毛泽东时代之为毛泽东时代,就靠这两个东西,高度严密的政治控制和意识形态领域内的思想言论控制,就是建立在这两个基础之上。

对中国未来走向最重要的观察点有两个: 私有经济发展走向与对外开放。私有经济的发展必然要求政治自由,对外开放带来的思想文化交流一定是普世价值更广更深入人心的传播。习时代在言论自由政治控制上有倒退回去的趋势,但往回很难走远,迄今为止,还没有敢在私有经济 发展与对外开放方面有大幅度明显后退动作。只要这两条不变,毛泽东时代就肯定回不去。只要这两条朝前走,中国的未来就值得乐观。

看看今日之中国,再回过头去看看毛时代之中国,所有经历过这两个时代的绝大多数人,一定有个共同的看法:中国后三十年的改革开放,在很大程度上否定了毛泽东思想,因而就否定了前三十年毛泽东时代。历史车轮滚滚向前不可逆转,世界潮流浩浩汤汤不可阻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毛泽东时代一去不复返。别了,毛泽东时代。

相关链接:


· "毛主席万岁!"(视频)

· 毛泽东时代:辽宁“陈三两”

· 毛泽东时代:城市农村集市贸易政策


· 毛泽东时代:失败的人民公社


毛泽东时代:儿子告密弑母



· 毛泽东时代:馋

浏览(9517) (32) 评论(93)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6-01-09 19:33:39
北岛居士:

我说的毛泽东时代回不去了,当然指的是毛泽东时代的那些东东很难再用于今天的中国了,而不是说,从2015年回返到1955年,1965年,1975年。历史可能重现,毛泽东时代的一些东东可能再来,但大的一些比如公有制计划经济人民公社等等,很难很难回来了。
回复 | 0
作者:北岛居士 留言时间:2016-01-09 00:13:16
历史车人浩浩荡荡,永不回头,过去了就过去了,没有一个时代可以倒回去。
但是一些历史教训可以吸取,因为历史常常有一些惊人的相似之处。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6-01-08 20:28:53
谢谢1南蛮!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6-01-08 20:28:05
han_feng:

influence is the one I discuss about if you read my blog in its entirety, rather than read the title only.

It is true that 2015 will never go back to 1955 under any circumstance.
回复 | 0
作者:han_feng 留言时间:2016-01-08 12:12:59
No any dynasty could come back historically. If a dynasty could influence later times some how, it will be good enough. Mao's dynasty is.
回复 | 0
作者:1南蛮 留言时间:2016-01-08 02:37:34
謝謝馬黑兄好文。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6-01-07 19:44:40
渚清沙白:

谢谢来访评论!哈哈,我就是觉得好玩。有时候觉得不可思议,我以为是非常清楚的事实了,可他们认知与我有如此大的不同,最后回头去看,都是鸡同鸭讲。这样的讨论确实没有意义,今后我就闭嘴,由他们去说吧。
回复 | 0
作者:渚清沙白 留言时间:2016-01-07 01:21:20
马黑博太有耐心了。像Z7Z8这样胡搅蛮缠、路唇不对马嘴的帖子,你居然还回复!
让他那位连老婆、侄子都保不住的伟大领袖的旗帜,继续高高飘扬去吧。
此人不是当年政治流氓痞子的后裔,就是典型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患者。
回复 | 1
作者:QWE 留言时间:2016-01-07 01:16:52
毛泽东的伟大,不是一般人能理解的,是数百年一遇的伟人。普通人不理解很正常,普通人被西方邪教洗脑后骂骂毛,也是常见现象。毛使得中国屹立在世界上,而不像阿拉伯民族那样被分割成无数小国互相打杀,或库尔德人那样连个国家也无法成立。毛干大事,毫无疑问会得罪很多人,比如蒋介石及其跟随者,那又怎样?林肯打美国内战,还不是杀死了无数美国人,干大事的都必然要伤害部分人。重要的是,让一个国家富强起来,让一个民族富强起来。这个,只有毛的出现,才成功了,其他人都不行。49年前,西北各省就是被控制在穆斯林军阀手中,没有毛的军队消灭穆斯林军阀,大概西北各省今天会有很多ISIS横行。清朝同治年间,西北穆斯林暴乱杀死了几千万汉人,是湘军左宗棠收拾了穆斯林暴徒,平定了西北和新疆的俄国势力。民国时期,西北各省一直被马家军穆斯林军阀统治。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6-01-06 22:49:30
北雁:

哈哈,我刚刚又发了一篇时政的,突然来劲了。脑子里突然出现题目,题目之下突然冒出很多想法了,就赶紧写下发出去了。

你说的这种现象我知道有,有时间我要写篇我周围的毛信徒们的博文,都是很好的人,他们信奉毛,主要是对现实不满,有些是老人,则是与他们的经历有关。文革等一系列历史国内当局就是想糊弄过去,想回避,由此引起的问题会越来越严重。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6-01-06 22:43:11
Z7Z8:

我不再回应你了,我再回应,你又回应,你又该说我这个帖子吸引了更多注意,说我赢了。

我不回应,你应该感觉赢了吧。
回复 | 0
作者:北雁高飞 留言时间:2016-01-06 13:08:47
新年开篇,马黑就出“宏论”探讨政治大题目了,赞!

对国内年轻一代我不是太了解,但我有个亲戚的儿子,今年三十一岁,是很崇拜毛泽东的。我的感觉是,现在国内的年轻人,还是有些人在思考的,这些人如果被毛的思想吸引,就会很狂热很偏执,原因就是他们没有亲身经历过毛时代,所以更容易被毛的理论思想所诱惑。
回复 | 0
作者:Z7Z8 留言时间:2016-01-06 03:27:47
愿意和你辩论几句,是因为你还算个君子。不像有些家伙只会飙脏字骂人,没意思。

你说的对,全民读毛选的形式主义不复存在了,当今中国人的独立思考能力与那个时代刚刚通过扫盲大关的国人相比,不知道要进步了多少倍。“形而上学”在当今中国没有存在的空间了。但这和老毛的旗帜高高飘扬不是一回事。

老共将继续以毛泽东思想作为指导原则这样的事实才老毛大旗不倒的真实含义。只要老毛继续在天安门以冷静,轻蔑的眼神盯着一个个被他打败的对手,就说明没人可以动摇他的地位。

反对他的人将继续存在,饿死三千万,十年动乱,独裁等等。最恨他的是那些被他打败的国民党人。
难道他不应该推翻那个貌视强大,实则无能的国民政府吗?看看国民党今天在台湾烂成了什么样子。你能说说原因何在吗?

不论拥护或者反对,像你一样很多人都会在他诞辰的日子想起他,应为他的力量实在的过于强大,而且绝大多数中国人将他视为民族的骄傲,这一事实,你无法反驳。那个可爱的老毕,落得个可怜的下场,就是最好的说明。而且刚刚发生。

不过,这个帖子引来如此多的关注,你赢了。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6-01-05 22:16:22
芹泥新年好!

对,官方的意识形态舆论还是在中宣部管控下,不过已经常常会出意外,比如最近南方周末被删掉鼓吹宪政的社论。手机微信里的反共段子,一个接一个,删掉又再来。民间私下议论中,反动言论是公开讲,公知们的嘴巴也是堵不了的,这就是我说的共产党一统天下舆论时代过去了的意思。

你对毛时代印象应该很浅,对我来说变化巨大。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6-01-05 21:59:02
salz:

本质没有变,同意,不过私有经济的兴起与开放我认为是非常重要的改变,与毛泽东时代相比,这变化是非常巨大的。如果让我选择,我当然更愿意当下而不是毛时代。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6-01-05 21:55:50
catlovers:

别太生气了。谈起毛时代,其实我心里也是一大堆脏话,不过不想说出来脏了自己的博客而已。不说别的,就说文革枪毙掉多少遇罗克林昭那样的反革命份子,其实根本都不是反革命,只是不同意见,就杀了,还不黑暗?人权的践踏文革中到达顶峰,有个公安6条,非常恐怖。

我小妹妹59年的,谁在她的微信圈里说文革好她就跟谁急,她说读小学时一天到晚就是背诵毛语录,那个时候读读唐诗宋词多好,浪费了多少光阴。到了中学才开始补这方面的知识,不怪文革怪什么?
回复 | 1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6-01-05 21:39:22
海天新年快乐!

本来是想毛诞辰时写的,但没有写出来,拖到现在才写出来,我还有三篇回国游记还没有写,可老是心思被转移,真着急。

我很需要不时写点时政类的文章,一写这类文章,留言的大多是爷们,感觉自己也很爷们了,有种满足,好笑吧。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6-01-05 21:33:10
Z7Z8:

高度尊重你不同意的权力。不过这个事实:习赠送美国高中的书里有一本书是袁腾飞写的,这点你相信了吧。你可以相信党的宣传部的解释,不过我不相信,如果真是党的喉舌解释的那样,那习的能力习的班子的协调控制能力真是大有问题了。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6-01-05 21:28:00
听茶:

你的观点其实我也同意。理论上来说,共产党的权力主要是最高层的权力是不受任何制约的,就等于是过去的帝王,他想怎么就可以怎么,谁不听,枪杆子就拿出来顶住你的脑袋,他想回到毛时代去,他可以做到。但是注意到没有,8964的定性从反革命暴乱到风波,现在是尽量回避,为什么?这可不是共产党传统。毛时代,定了是反革命就是反革命,不可能后退,这里就有时空毕竟有很大不同了的问题。中国的前所未有的开放程度,人权观念民主自由观念随着私有经济兴起的普及,对他们有制约,回去可以,代价极大,牺牲经济极大,牺牲了经济发展,也同样危机共产党统治。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6-01-05 20:51:59
Z7Z8:

天安门城楼挂毛像就表示毛泽东旗帜高高飘扬啦?毛旗帜高高飘扬应该是全国人民都在读毛主席的书,听毛主席的话,照毛主席的指示办事,有吗?毛旗帜高高飘扬应该是当今的共产党习主席书架上放上毛的红宝书和雄文毛选五卷,有吗?还可以列出很多很多来,不过我还有别的文章要写,这个话题不好玩,就不一一列举了。
回复 | 1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6-01-05 20:42:43
小思:

你也新年快乐。你在过去一年来才思敏捷,一篇又一篇博文发表,赞一个。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6-01-05 20:40:53
yellingcat:

你很喜欢浪费口舌吐沫哦。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6-01-05 20:38:00
神经节:

送瘟神的瘟应该是这个瘟而不是那个温吧。
回复 | 0
作者:芹泥 留言时间:2016-01-05 16:50:41
谢谢马黑兄好文。

“第三,意识形态文化领域:共产党一统天下舆论,严密控制人民思想。”
大陆好像从未离开过这种思维吧, 难道官方报纸和媒体不仍然是统一思想统一认识吗?当然,私底下对思想的控制松懈一些,不想前30年那么草木皆兵。
回复 | 0
作者:salz 留言时间:2016-01-05 11:47:50
不是回不回得去的问题,现在仍旧毛的赤色体系的延续,它的自然发展,不用回去仍就是呢。还是它,谈不上回不回去的问题,同样在奴役中国人,只是一个发展了的方式。包子治下,原教旨主义的毛更浓一些。
回复 | 0
作者:catlovers 留言时间:2016-01-05 08:07:25
老毛认识到他在短时间内无法消除工农差别,城乡差别。所以才有了上山下乡----光天化日之下撒这样的弥天大谎!还真不能把这Z7Z8当人看!毛腊肉从1949年到1966年它可以消除工农差别,城乡差别,是吗? 只知权力两字把中国和中国人当猴耍的恶魔,搞得10年没有高等教育,不把成千上万的年青人赶到乡下去啃地球,都闲散在城市里行吗? Z7Z8,你不是人渣,这世界就没有人渣了!见过无耻的,还真没见过如此无耻的人渣!
回复 | 2
作者:海天 留言时间:2016-01-05 07:13:10
马黑兄新年新气象,开笔就是这等大题目,佩服一个!祝新年快乐!
回复 | 0
作者:Z7Z8 留言时间:2016-01-05 04:25:08
还有,黑马兄,我不能同意“习近平赠送袁腾飞书”的说法。那种赠书只是一种形式,可能有袁腾飞的书目,但不代表习近平的意思,不可以把这样一件事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来奉若圣旨,继续放大,炒作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力。

另外,如果老毛认识到他在短时间内无法消除工农差别,城乡差别。所以才有了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藉此带动农村人口素质的提高。但对当时的高等教育和科学进步确实是巨大的破坏。这怎么能被认为“毛最瞧不起的就是农民”。

我是个无脑之人,所以不可能被“洗脑”。但纵观中国历史,像老毛这样的伟人毕竟不多,你高诉我,中国之所以能走到今天,没有他的巨大贡献?

还有谁能写出第二首“沁园春*雪”?
回复 | 0
作者:Z7Z8 留言时间:2016-01-05 04:24:36
还有,黑马兄,我不能同意“习近平赠送袁腾飞书”的说法。那种赠书只是一种形式,可能有袁腾飞的书目,但不代表习近平的意思,不可以把这样一件事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来奉若圣旨,继续放大,炒作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力。

另外,如果老毛认识到他在短时间内无法消除工农差别,城乡差别。所以才有了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藉此带动农村人口素质的提高。但对当时的高等教育和科学进步确实是巨大的破坏。这怎么能被认为“毛最瞧不起的就是农民”。

我是个无脑之人,所以不可能被“洗脑”。但纵观中国历史,像老毛这样的伟人毕竟不多,你高诉我,中国之所以能走到今天,没有他的巨大贡献?

还有谁能写出第二首“沁园春*雪”?
回复 | 0
作者:听茶 留言时间:2016-01-05 03:47:54
老马新年好文章, 要支持。对毛时代四特征定义清晰,归纳的简明扼要,虽然完全退回去的可能性不大,但历史发展诡异。迄今为止, 任何文明中都曾有异数与倒退。 以共产党一贯行事方式而言,其唯一底线是不惜一切地保住政权,而无谓社会文明的倒退。一旦感觉受到威胁,其反应之激烈疯狂难以为我辈常人所能想象。如“8964” 之发生。一旦危机发生,在领导人必然不断左转,才能保证其本身地位的稳固安全。任何对社会要求的退让,可能导致其在体制内地位的丧失,除非他占据天字第一号的“左派”的地位,如当年的老邓。而今上和以后的今上们恐怕很难占据老邓的威权。所以无法排除将来的某一天,以经济发展和民族大义的需要为号召,以全面镇压为手段,回到独裁专制封闭社会的可能。新毛时代当然会采用新的形式和技术。等那一天换发了可即时追踪的电子身份证,也许就可以写一本新版“2084”。当然,对社会动荡的镇压的危险在于体制裂解。如果由此导致大一统的崩溃,邦联国家的产生,也不失为收之桑榆。只是生活在那片土地上的孩子们要在煎熬中挣扎。
老马寄希望与市场经济和技术的进步,他比较乐观。愿他的预期是对的。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