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马黑的博客
  人在大自然中是什麼?與無限相比是空無,與空無相比是一切,我們是空無與一切之間的一個中間項
网络日志正文
1977年高考曲折事种种 2017-06-17 11:39:43

1977年高考曲折事种种

 

冯利的文章《我的1977高考》,引发了我与小舅妈在微信圈里一段对话,洛杉矶老朋友启的一段回忆,万维著名博主笈笈草的一个留言,还让我在网上找到了凤凰三剑客的故事。

 

这些对话回忆,留言和故事,讲述的是1977年高考中的种种曲折经历:小舅妈在四川1977高考中被录取了,但以后因为身份在考后从知青变成工人,被取消了上学资格,78年再考才上了大学。启在湖南与冯利经历一样,77年高考体检心脏有杂音,最后母亲出面动用关系修改了体检报告,才放下心来。笈笈草的表哥在被北京参加1977高考,因为政审被刷下。凤凰三剑客的杨锦麟在福建1977年高考中,连报考资格都没有,因为他从知青点病退回城没有单位;马鼎盛在广东1977年高考中过了分数线,但因为政审问题没有被录取,最后走了副省长后门,才上了大学;曹景行在安徽参加1977高考,因为体检被检查出得过肝炎,被刷下。

 

这些现在看来稀奇古怪的事,没有经过那个时代的人很难懂得,可大多数有过那个时代经历的人,应该都不会对这些故事的真实性有怀疑。

 

故事一:小舅妈考上77级上学78级(微信对话)

 

小舅妈:

 

冯利是熟人吗?高考有感证明也上了大学,目前在北美?

 

马黑:

 

我家在成都时,冯利父亲是我妈妈的工作单位同事,她父亲和我母亲同一间办公室,办公桌对办公桌。她是美国公民,目前在国内。

 

小舅妈:

 

77年高考时我还是知青,高考后我被招工当了工人。后来我被川医录取,川医的通知书发到县招办被熟人告密,结果通知书被扣压,因为考前是知青考后是工人身份转换了,四川省把上大学当成解决知青就业,省里政策规定,你是知青你不能同时占两个好处:即离开农村当了工人,还上大学。你离开农村当了工人,就不合格上大学。

我老爸不服写信到国务院教育部邓小平办公室省招办人民曰报,有回信的:按政策办是人才再考。所以我78年再考,成了78级,我弟弟是77的。

去年我在家乡照顾我妈,遇到几十年没见过面的老同学俩口(俩人一个是77级一个是78级),他们脱口而出:你不是77年上华西医科大学了吗?当时我和弟弟77年同时考上,在家乡轰动的!

 

马黑:

 

不愧书香门第之家

 

小舅妈:

告密的人是我们的邻居,女的是我妈的同事,男的是某中学校长。邻居的儿子59年生的,77年没考上一直连考五年81年才考上大学


小舅:

 

那孩子前几年一直考理科,没考上,后来改考文科才考上。


小舅妈:

 

老马,更正一点我们家靠不上书香门第,爹妈略有文化而已

 

马黑:

 

小舅说,你老爸文字文学功底很深。反正比我家更有文化。奇怪的是你和弟弟却是学数学的,没有学文科。

 

小舅妈

 

至于学数学完全是我老爸硬性规定,只能学理科不能学文科

因为他就教古汉语,历来运动对像,我们估计他是内定极右,文革期间被关押两年,之前天天批斗。所以我们幼小的心灵被挖的千疮百孔啊[Sob][Scream]

马黑:

 

我父母也是学文科的,但他们要我们几个孩子读理科,他们瞧不起文科,崇拜理科。78年高考,我妈打电报要我报考理科计算机电子工程之类的,简直开玩笑。

 

小舅妈:

 

引发我一阵哈哈哈哈。。。

 

马黑:

 

我妈我爸常说,学文科无用,理科才是真本事,对社会有实在贡献。小舅理工男你是理工女 ,崇拜啊!

 

小舅妈

 

我呢物理最差而且不喜欢,我爸觉得女的学工科以后累,我自己最想学的是化学或化工,我爸说像我这么急躁粗心马马虎虎的人不能学,说不定进实验室就炸掉胳膊炸掉腿的,选择的结果只剩数学了

 

我弟弟本来是工程桥梁和隧道,他一想到毕业要去工地心里也发怵,进校两个月学校在在读学生中招师资,就考了数学师资毕业后留校,后来继续读研,读研期间申请了北美的学校。这是他的求学史。

 

小舅妈:

 

老马一贯地谦虚,你学文科看你现在的业绩对米国贡献好大😯,我才佩服[ThumbsUp]

 

马黑:

 

我们两个就使劲互相吹捧吧!

 

故事二:启的“心脏有杂音”的体检报告

 

洛杉矶老朋友启也是77级考上大学的。上周日早上一起爬山,他与我聊起了他77级高考的事,才知道他当年也有个与冯利一样的心脏有杂音的体检报告。

 

启与冯利一样,也是以知青身份参加77级高考。启考试分数进入录取线后,就被通知去知青点所在的区医院参加体检,体检报告上写有”心脏有杂音“的诊断。大约下午5、6点结束体检。这时回生产队要走20多里路,回长沙家要走40多里路,启与几个一起参加体检的知青就当夜走路回到长沙,到家时已经快12点了。启回家后向母亲说明了体检报告上有心脏有杂音的诊断。母亲听后很着急,说不行明天我们一起回到区医院去看体检报告。

 

第二天一早,母亲带着启来到区医院查看体检报告。启的母亲以前参加过这一带农村的巡回医疗队,和区里的干部以及区里的医院领导和医生比较熟悉,他们都称她大姐或老师。医院院长找到报告看后说,这样吧,再照一个艾克斯光,如果没有问题,我们重写一份体检报告。可是当时区医院停电,做不了艾克斯光检查,这时区办公室主任骑上自行车载上启,到20多里路外的一个公社医院照了艾克斯光,拿上艾克斯光照片回到区医院后,院长根据艾克斯光检查,重写一份体检报告并去掉了心脏有杂音的语句。启的母亲才放下心来,和启回了长沙的家。启以后顺利被所申请大学录取。

 

启说,奇怪吧?艾克斯光检查与心脏有杂音有什么关系?发现心脏有杂音照艾克斯光可以排除吗?当然不能。但因为是熟人好办事,此事就这么给抹平了。为什么冯利和启的母亲都会那么担忧体检报告上的“心脏有杂音“这几个字?这与那个时代的背景关系很大。

 

冯利在文章中后来加进了这样一段话,很能说明那个时代背景:

 

“当时文革刚结束,深山小县城的人还停留在政治挂帅的思维模式中,本来推荐上大学的权力全掌握在当地人手中,中央的这个决定实际上把他们的权力取消了,结果当地居然把体检作为政治大事高度把关,我差点因此被取消入学资格,在医院的那番折腾,难度超过考试。说我心脏有杂音不能上大学,只能当工人,那种纠结和焦虑终生难忘!”

 

启回忆说,他会不会因为心脏有杂音这个体检结论被取消上大学资格?他母亲如果不动用关系修改了体检报告,他能不能顺利上大学?没有人知道。但那是一个领导说了算的时代,当年填写的大学申请表上专门有一个问题:你是否服从组织分配?每个人都填写服从。在同等情况下,或者有人比自己分数还差的情况下,领导会以这个体检结论为由把启刷下去,让别人顶上,这种可能性不能排除,所以启的母亲才会对”心脏有杂音“的体检报告不安,一定要亲自出马动用关系,去掉了体检报告上心脏有杂音的语句,才放下心来。

 

启还想起一件事,他的一个大学同学一毕业就考上了广州的华南工学院出国研究生,在华南工学院学习英语并准备去斯坦福大学留学时,却最后因为体检被刷下,据说肝脏有问题。其实该同学身体一直很好,以后肝脏也没有病过,这中间的猫腻,就很难讲了。该同学以后到了加拿大。同学聚会时,大家谈起此事都说他,为什么当时不去找同在广州的一个能量比较大的同学帮忙。但这个因为体检失去出国机会的同学来自农村,只知道闷头读书,不太会搞关系。要知道这可是一件发生在80年代中期的事了。


故事之三:芨芨草表哥77级高考政审被淘汰

 

笈笈草博主在我的博文《冯利:我的1977高考故事》后有如下一段留言:

 


作者:芨芨草


留言时间:2017-06-13 19:16:09


 


77年的高考因为是文革后的第一次高考,谁都不知道应该怎样做,又没有上级精神可以做指导,各吹各的号,所以不同地域的高考千差万别。华山赶上运气好了。现在的农村青年视高考为龙门,跃过去就前程似锦。当年的知青视高考为逃离农村的唯一途径,考不上就一辈子陷于沉沦(尚不知道后来的大返城)。因为高考政审被当地干部掌握,有人性的地区对知青和善一些,知青还有复习假,没人性的地区就希望知青都老死在当地。我有一个表哥,老三届,在北京,77年高考,分数过了录取线,因政审被淘汰。78年再考,又过录取线,又因政审被淘汰。当时北京有一批这样的老三届考生被淘汰。后来他们互相联络,联合起来把冤情状曲线递到高层,批示下来说不能以政审为条件淘汰考生。人大特增加了两个质量检验班,收容他们这批人。王小波就是进的那个班。他们入学比正常入学晚了半年。79年的高考就不提政审了。

故事之四:“凤凰三剑客”77级高考的曲折

 

凤凰三剑客是凤凰卫视的三个主持人:杨锦麟,马鼎盛,曹景行。2008年媒体对他们三人有个关于77级高考曲折经历的采访:http://www.gzlib.gov.cn:8080/shequ_info/ndgz/NDGZDetail.do?id=310061

 

 

杨锦麟15岁从厦门到闽西山区插队的知青,在农村当了8年的知青,1977年病退回到厦门,成了待业青年。他回忆说:“听说高考恢复的消息,我马上跑去报名,被街道办拒绝。第一,我刚以病退的名义回城,没有正式职业,政策不允许;第二,对政治条件要求很严,我还是无法过关。” 杨锦麟的出身是地主。他以后是参加78级考试,考到厦门大学历史系。

 

马鼎盛,粤剧著名演员红线女的儿子,他从北京到广东东莞农村插队当知青,以后又到了广东韶关一个工厂当工人。参加77级高考,考了334分,报考的中山大学录取线是325分,因为他母亲红线女与江青关系密切正在被审查,他没有被录取。最后找到广东的一个副省长出面,走了后门才上了中山大学历史系。

 

曹景行,当年是从上海去安徽插队的知青,77年参加高考虽然分数很高,但因为体检查出得过肝炎,被刷掉。以下是他的回忆:

 

“1968年,我高中毕业。赶上“文革”,被分到安徽南部山区的黄山茶林场插队,当了10年知青。1977年,我在安徽参加高考,分数很高。但是体检时,我对医生说我得过肝炎,这一下被刷掉了。

 

那一年,在安徽农场里参加高考的人,考上大学的很少。分数好的,在体检中,一点小病就被刷下来了;而考上的,也被分到比较远、比较差的地方学校去。实际上,在我看来,是安徽方面不愿意让我们这些上海知青分到好的学校。”

 

曹景行以后参加78级高考,考到上海复旦历史系。


中国自隋朝以来到清末1300多年间,选拔人才采用的是科举制度。科举制度虽然在它的末期从内容到形式死板僵化,不讲究实际学问,严重束缚思想,但它的建立,却是中国历史上人才选拔制度一次革命性的进步。

 

秦朝以前,中国社会采用分封制,选士依靠血缘世袭。到汉朝,分封制度被废,选拔人才采用的是察举制,由各级地方政府推荐人才,到了曹魏文帝是九品中正制,选拔人才由中央政府指定官员按照出身品德考察选拔人才,从血缘世袭到各级地方政府推荐的察举制,再到中央政府官员考察选拔的九品中正制,是一种进步,但依然缺乏一种客观公平的标准,民间人才被埋没,造成 “上品无寒門、下品无世族” 的不公平現象。

 

科举制度,改善了之前的用人制度,打破血缘世袭关系和世族的垄断;有了科举考试这把相对公平客观的尺子,人才可以在广泛的范围内选拔,不再完全取决于少数官员的主观认定,“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中下层社会读书人有了进入上层社会的机会。

 

文革中的所谓的教育革命废除了高考制度,以工农兵上大学制度取代,所谓工农兵上大学制度,连科举制度都不如,它其实就是倒退到科举制度以前的察举制和九品中正制,人才的选拔取决于一小撮官员们的主观意志,是历史的一次大倒退。

 

1977年高考,不过是恢复了人本来就应该有的平等受教育的权利,有多少正面可以歌颂粉饰?

 

杨锦麟采访中有这样一段话说得好:“和同辈人相比,当年能进入大学的,毕竟是少数。在77、78级的大学生中,有一部分成了社会精英。但我们这一代的多数人,现在依然是处在社会底层,承受着社会转型带来的痛苦,成了共和国从混沌走向光明中被牺牲、被遗忘的一个群体。这更加凸显了我们这些少数人的幸运。”

 

所有通过1977包括1978高考,改变了自己命运的朋友们,就算你现在混到可以被称之为社会精英的层次了,也请好好体会一下杨锦麟这段话的意味吧。

 

相关链接:

 

冯利:《我的1977年高考》

冯利:文革口述史:孩童的恐惧与激动

 

 




浏览(2379) (11) 评论(59)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巴山人 回复 芨芨草 留言时间:2017-06-23 11:40:31

文革后高中都是两年制,高72级是70年入学。我是初72级,倒是69年入学。但是那时侯上课乱哄哄的,不断穿插各种运动,没有学到什么东西。初中的最后一学期和高中的前三学期,“修正主义教育路线回潮”猛烈刮来,我们到是认认真真地学习了将近两年时间,打下了很扎实的基础。据说高74级是文革十年中学习基础最好的一级高中生。我也才能够在78年的时候仅仅用四天时间复习就考上大学。我想我应该是创了全中国高考复习时间最短记录了。

那个女生坐在我两腿之间是被迫的,我也是被迫让她坐的,所以都有点麻木。没有相互交流,就没有美好传说。不过,后悔确实有一点。换在今天这个微信时代,早就发展出一段佳话了,是吗?

回复 | 0
作者:巴山人 回复 马黑 留言时间:2017-06-23 11:25:27

马黑,又回去温习了一下你的春心荡漾一文,被Pascal的挤臀和巴黎老高的亲脸故事又逗笑了。当然,你对春天的那段描述真的是朴实无华却自然清新。我76年就到北方工作,对你说的雪景非常熟悉,也曾经被北方完全不同于南方的景致震撼过。

听说我的一朋友是你的亲戚,哪天我加你的微信你不要奇怪啊。

回复 | 0
作者:coolboy 留言时间:2017-06-23 05:35:52

“老三届”(而非“老三级”)一般是指六六、六七、六八年应届初、高中毕业生。故一般初、高中毕业年份也用“届”表示。文革中或文革后期的初、高中只有两年。我是71年小学毕业,73年初中毕业,75年高中毕业。

回复 | 0
作者:马黑 回复 巴山人 留言时间:2017-06-22 22:06:07

我的博客里比较靠下面有个探春园收藏栏目,其中有这篇文章。下面是链接:

http://blog.creaders.net/user_blog_diary.php?did=MjEwNDA4

你的故事够刺激的,那个时代男女之间距离必须保持开,可你的故事却是如此近距离,肯定难忘。老了回味这些事,很有味道。

回复 | 0
作者:芨芨草 回复 巴山人 留言时间:2017-06-22 19:43:16

“一个漂亮女生居然被迫坐在我的两腿之间长达几小时,但是我们一直没有说话。”巴山人肯定后悔至今吧?哈哈。

回复 | 0
作者:芨芨草 回复 巴山人 留言时间:2017-06-22 19:41:01

谢巴山人解释。我总闹不清xx届和xx级的区别,呵呵。

巴山人家乡的文革后的第一批高中生是72年毕业,那就是69年入学了。那时候文革还未完。看来当地政府为抓教育先走一步了--有远见!

回复 | 0
作者:芨芨草 回复 coolboy 留言时间:2017-06-22 19:36:23

lancaser博主在文章中的序言里写道,“早在1973年7月,初中毕业的我,因为家庭出身和“本人政治表现”都不好,被当时的班主任和驻校“工宣队”定性为“知识越多,对人民害处越大”,失去了升学机会,从此进入了我人生最灰暗的时期:没有身份,所以不能下乡,不能招工,甚至不能当临时工。这次能参加一个比较“正式”的包工队,已经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事。”所以lancaser博主没有上过技校。

文革四年(66-69)工厂基本上没招人,所以北京的70年毕业的初中生大多数都进了北京的工厂,少数“表现不好”的学生到郊区插队,过了几年也都回来了。后来的毕业生基本上就没有插队的了。

北京的高中好像是从71年开始招生,71、72年都要考试入学,所以那两届的高中生水平还比较高。后来一拨哄地上高中,就参差不齐了。

回复 | 0
作者:巴山人 回复 马黑 留言时间:2017-06-22 15:14:44

你那篇春心荡漾的文章在你浩若烟海的博客中怎么才能找到?还想再温习一下。

我的一个故事比你的还刺激一点:八十年代初,有一年暑假我从南京回四川,在西安上来一批西安公路交通学院(不是西安交大)的女生。由于车厢太挤(多挤我就不描述了,你肯定知道),一个漂亮女生居然被迫坐在我的两腿之间长达几小时,就像现在的恋人一样!但是我们一直没有说话。她走的时候若无其事,就好像我是一个公园的石凳一样离开了

回复 | 0
作者:巴山人 回复 芨芨草 留言时间:2017-06-22 15:02:55

高74级是74年毕业,这是高中的叫法,与大学相反。我们那里第一批高中生是72级。

是的,残疾人和成分高的人中,天资高的人比例高于普通人。但是毕竟他们总人数太少,产生人才的绝对数还是要小于普通人。

你说的很对: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是历史的铁律。

回复 | 0
作者:coolboy 回复 芨芨草 留言时间:2017-06-22 07:00:16

lancaser博主的叙述其实并不完全精准。她提到她是73年初中毕业,之后是按“同等学历”参加高考的。看来她毕业之后上的是技工学校(技校即中专),与高中“同等学历”。技校毕业生的学业质量与高中生相比可高可低,完全取决于具体技校的师资。但七七年之前的中专、大学学历当时都不算数,故当时有不少中专毕业生再考中专及不少大学毕业生(如李源潮等)又重考大学。

我也是73年初中毕业的,那一年的初中毕业生已并不十分强制要求“上山下乡”了。但政府又不能明说所有毕业生都分配工作进工厂。故那年的初中毕业生大致按照自愿的原则有约70%的进了所谓的“技校”(其中的绝大多数就是变相分配工作),另有约15%的进了高中。那“技校”的质量则显然就千差万别的了。我在高中的时候去不同工厂学工及后来高中毕业进工厂都遇到不少当时所谓的技校生。多数是极差,但也有很不错的。lancaser博主及她们矿上的不少同学应该是属于拔尖的一帮子了。

回复 | 0
作者:coolboy 回复 芨芨草 留言时间:2017-06-22 06:57:35

lancaser博主的叙述其实并不完全精准。她提到她是73年初中毕业,之后是按“同等学历”参加高考的。看来她毕业之后上的是技工学校(技校即中专),与高中“同等学历”。技校毕业生的学业质量与高中生相比可高可低,完全取决于具体技校的师资。但七七年之前的中专、大学学历当时都不算数,故当时有不少中专毕业生再考中专及不少大学毕业生(如李源潮等)又重考大学。

我也是73年初中毕业的,那一年的初中毕业生已并不十分强制要求“上山下乡”了。但政府又不能明说所有毕业生都分配工作进工厂。故那年的初中毕业生大致按照自愿的原则有约70%的进了所谓的“技校”(其中的绝大多数就是变相分配工作),另有约15%的进了高中。那“技校”的质量则显然就千差万别的了。我在高中的时候去不同工厂学工及后来高中毕业进工厂都遇到不少当时所谓的技校生。多数是极差,但也有很不错的。lancaser博主及她们矿上的不少同学应该是属于拔尖的一帮子了。

回复 | 0
作者:马黑 回复 巴山人 留言时间:2017-06-21 22:44:52

谢谢老乡鼓励!我口头去看那篇春心荡漾的博文,你当时还留言了。有你以及其他朋友的鼓励,我会一直写下去。

回复 | 0
作者:芨芨草 回复 coolboy 留言时间:2017-06-21 19:33:48

最近同学们在纪念恢复高考40年。lancaser博主在她的《1977-1978,我的高考》一文里写了她是初中毕业参加77、78年高考,两次分数都过线,都因政审落选,最终78年被一所大专的农学院在扩招补录中破格录取,从而改变了人生,所以她一直都很感谢那所农学院。

当时的初中生里也有才子才女啊!

回复 | 1
作者:芨芨草 回复 巴山人 留言时间:2017-06-21 19:26:38

从兄长们那里听到很多这方面的事情。当时有一个常来我家串门的老三届男生,从小腿有残疾,一腿比另一腿短一些,没有下乡。人极聪明,数理化门门精通,谈起经济、政治头头是道。每次他们一群人凑在一起,多听他在漫山遍野地侃,我搬个小板凳坐在旁边听。后来77、78两次高考,都是高分过线,都因体检不合格被淘汰。后来走上仕途,当了区干部。老娘总说可惜了这么个人才。

74级是74年入学还是74年毕业?记得从71年开始恢复高中。

文革中当兵是当时最佳就业方向。后来的高考现役兵不能参加。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世事难测。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回复 coolboy 留言时间:2017-06-21 15:21:52

哈哈哈,你也要小心那位金神恶相的政审牛刀啊。

回复 | 2
作者:coolboy 回复 芨芨草 留言时间:2017-06-21 13:25:15

中专与高中同等学历。除非自学高中课程特厉害的学生,一般是初中学历考中专,高中学历考大学。我在家复习准备考试时,有两邻居青年来问我几个数学题,开门见山就先说“我们是准备考中专的”,意思是不会同你竞争。一般师范学校就相当于中专,而师范大学或师范学院则是大学。

回复 | 0
作者:巴山人 回复 芨芨草 留言时间:2017-06-21 11:08:20

芨芨草,谢谢你的关注。你也是77,78级?

文革中青年人没有出路,下乡又很苦,军人地位比较高,所以当兵成为很多人的愿望。接兵人员可以尽情海选,因此城市兵中也有不少有才华的人入伍。当时部队的能人密度很高,所以才会有我开的那个名单(任志强, 王石,王建林,柳传志,陈凯歌,冯小刚,莫言,印青,刘青等等,这个名单要开下去真的很长很长)。这种部队人才井喷的情况现在决不会再发生了,因为能干的人现在一般不会再去当兵了。比如莫言肯定直接考上大学中文系了,哪里会去当兵?刘青从一个挥锹搬石干苦力活的铁道兵小战士成长为国家一级作曲的神话也不可能发生了。

我是高中74级,我们班70%男生都在下乡两年后当兵走了。结果77年恢复高考的时候,全在部队干瞪着眼,只能看留在地方的同学参加高考。我们班没有参军的同学主要是身体有残疾或家庭成分高的。他们没有当成兵,结果因祸得福参加了高考。至少从我们班情况看,参军同学的学习成绩要高于留在地方的同学。当然也许每个地方的情况有所不同。

回复 | 0
作者:巴山人 回复 马黑 留言时间:2017-06-21 10:40:27

我是四川人,父母还在成都。但是我非常喜欢云南的少数民族艺术,尤其是云南的音乐舞蹈。

你的文章朴实自然,文字流畅清新,都是那个我们熟悉时代的真实写照。比如你写的火车上偶遇一姑娘的小段子,我在南京上大学时在陇海线上跑了几十趟,也发生过类似的故事。另外我对云南少数民族的历史文化也很有兴趣。

没时间写下我的经历,看看你的文字,能勾起很多记忆。谢谢你的笔耕不止。

回复 | 0
作者:coolboy 留言时间:2017-06-21 07:02:59

“不过,俺大表哥坦白,那些政审评语是单位书记指示下胡诌的,表哥请求他不要写什么积极批邓了。因为书记很喜欢他,想把自己的女儿嫁给这位考试及第的新大学生。” --- 我也看到了自己的政审评语,尤其是看到了对我父母历史问题的调查情况。原因是工厂政工处那位负责最后调查报告汇总的女孩子一直对我很有好感,悄悄地给我看的。应该是政审的原因,我一开始并没被录取,是后来的扩召之后又(晚了一、两个月)入学的。

回复 | 0
作者:金相 回复 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7-06-20 19:03:49

给你做政审小结。不惜用血色给网友颜色瞧,暴露了自身的愚昧与野蛮,自知理屈假意赔礼,又狡诈地重整旗鼓再来挑战,胡言乱语并无新意,忽然把七七级的“表哥”推出来挡子弹。难怪网友称你疯牛。真有此“表哥”吗,亲哥哥舍不得挂出来吧,不妨把所有亲的表的统统坦白真真实实都挂出来现身说法,你再过把瘾做一次英明领袖,统领你这些亲的表的一起去西班牙,那里正缺疯牛开涮呢。接着叫板作文,意思就是伸出牛脖子嘲笑别人牛刀钝是吧,真是突显泼皮本色!满眼冒血眼冒金星就该向金相撒野撒泼?千万别提“金”字,金属是做牛刀的材料。

回复 | 5
作者:芨芨草 回复 水晶 留言时间:2017-06-19 23:54:57

中考是中专考试吧?小表姐当年为什么不去参加高考,直接考大学?是不是有这个顾虑:大学毕业后全国统一分配。所以北京、上海的有些青工怕分到外地而不去考大学。

当然现在说这些都是后话了,后悔药没处买。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7-06-19 23:40:41

温故而知新。马黑与朋友回忆77/78年高考的经历,尤其是所谓政审,加上金相华山等同志今天的现身说法,告诉我们,中共当年从毛党国愚昧荒诞中走出来不容易。今天的党国,以狡诈取代了愚昧,给荒诞披上了文明外衣,“政审”不但一直在坚持,而且在变着法儿加强,看看历年至今年的高考政治试卷与作文题就知道了。海外这些当年通过高考的博士们, 再回去参加中国大学高考, 大部分至少作文与政审都过不了关, 除了金相华山等真正杰出但埋没在美国的又红又专人才。没看见在万维连零蛋作文题都没人出来写?俺斗胆邀请金相和华山写一篇勉强及格的高考作文题试试看?

回复 | 4
作者:阿妞不牛 回复 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7-06-19 23:28:10

俺还记得邓小平复出,请求华主席继续批邓呢。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回复 金相 留言时间:2017-06-19 23:22:05

哈哈,俺言重了,多有得罪。俺没有半点意思说你嗜血。不过,你说的如果是你的亲身经历,也是一个人的经历事实。俺要说的是你那种所谓政审把坏人刷下来的主张,可怕。俺一个大表哥就是七七级考上大学的。工厂领导很喜欢他,在他的政审上特别注明:该同志政治觉悟高,一贯积极要求进步, 积极参加各种政治运动, 积极参加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坚决拥护打到四人帮, 积极批邓,等等等。估计你也有这样的合格政审吧。 不过,俺大表哥坦白,那些政审评语是单位书记指示下胡诌的,表哥请求他不要写什么积极批邓了。因为书记很喜欢他, 想把自己的女儿嫁给这位考试及第的新大学生。

您是否记得77年高考谁是您的英明领袖?您老那时候站出来否定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了吗?

回复 | 3
作者:马黑 回复 金相 留言时间:2017-06-19 23:06:19

1977高考时,文革还没有结束,还是文化大革命好的很,1976批邓就是批他否定文革,怎么可能有人因为当过造反派不能上大学? 你确信你说的是1977年高考的事吗

回复 | 0
作者:马黑 回复 1阅人 留言时间:2017-06-19 22:41:43

77级高考时,文革还没有结束。一般说法是78年底三中全会以后,文革才结束,因为文革还没有结束,还是阶级斗争为纲,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政审就是阶级路线那一套,所谓政审,就是查大学申请人父母,甚至追溯到爷爷辈49年前干什么,或者文革中有没有打倒,属于地富反坏右资本家,就会被刷下来,以父辈的政治原因剥夺了不少素质很高的年轻人人上大学的权利。78级开始,政审就被废除了。不少77级因为政审被刷下的人,78级才上了大学。那种政审制度荒谬透顶,违背当代文明潮流,最终在78级高考时被抛弃。

回复 | 0
作者:金相 回复 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7-06-19 22:29:13

金相的第一个留言里你也拷贝不到你引号中的词句。我还以为你会有神牛高论呢,只不过是把正确的说成是不正确的,把红的抹黑,把黑的漂白。妖魔是什么,你就是其中一种。博主的跟贴中,你是第一个提到血色的年代,说明了你嗜血,是嗜血的妖魔,说明了你心中血污黑紫乌青,言外之意也给读者颜色瞧瞧了。余毒,余毒而已。

回复 | 3
作者:马黑 回复 巴山人 留言时间:2017-06-19 22:21:08

巴山人,谢谢关注!四川老乡吧?我是云南人,但我在四川成都长大,四川是我第二故乡。

你的这个看法有道理,总的说来,整整耽误了十年一代人,如果正常高考,当兵的人里估计也会有不少人上了大学而不是去当兵。那时出路就是当知青,到兵团,当兵。

回复 | 0
作者:金相 回复 1阅人 留言时间:2017-06-19 21:40:53

高论来了。扩招来的同学中的确有很优秀的,金相有一位同学连续几年三好,很可惜早夭。金相的同学中没有右派子弟,没有机会领教右派子弟如何高尚,也不关心同学的家长背景。金相说政审中被筛下去的都是坏人,没有说政审是为剔除“三种人”、金相提到的“三种人”是大学同学毕业后的经历,金相的顶头上司政审被卡住,原因是他(他是老三届)文革初期的造反经历,金相已讲明白。77年已经开始清查文革中有问题的人,这你记不清了吧。我认为77级的政审就是阶级斗争所致,比你的“余毒所致”更准确吧,金相夺理又如何,你不是也来企图夺一把吗。在金相的省份七七级没有应届高中生,七八级才有应届高中生。七七年夏天高中毕业,冬天高考,能算是应届吗?强词夺理吧。金相的同学中有提前半年考中的,属于七八级应届生。金相说过读到不少四十年前的回忆,感到偏差很大。读了你的贴子金相怎么不会戾气充斥。

回复 | 2
作者:阿妞不牛 回复 金相 留言时间:2017-06-19 21:31:45

俺是从你第一个留言里拷贝的。你后来改成了“妖魔化当时那个时代”,更厉害, 也更靠谱。问题是你至今不i摘到这个妖魔是什么。一阅人给你指出了:

【关于77级的政审,我以亲身经历挺“马黑”一把:绝对是“阶级斗争”的余毒所致。】

你不要以为你自己通过了政审,那所谓政审就正确的,甚至必要的。你举例你的“上司上司那份表格被卡了,理由是他在文革初期曾是造反派头头”,言下之意他被卡是活该必须的。过去是卡地富反坏右走资派黑五类等等人的子女,接着卡“造反派头头”,在你看来都是必要的正确的伟大的。只要你没有被卡。就你一个好苗子啊。难怪叫金相。俺就是牛像鬼相,碰巧血也是红的, 不是蓝色的。但是俺不但不想看人家的血,连自己的血看了都晕。俺并不对一切红色反感,比如玫瑰红,桃红。但是老师清楚告诉俺,那红领巾与五星红旗是血染的。因此害得俺一看见亲爱的国旗,就满眼是血,眼冒金星。七七年初次回复高考,太多的血污血紫混杂,多少人在拼命挣脱这样的血污黑紫乌青,多少嗜血老顽固在顽抗,要保持神州大血红乌青大紫啊。

回复 | 1
作者:金相 回复 芨芨草 留言时间:2017-06-19 20:09:54

看来金相说的没错,芨芨草表哥的事情并不简单,高干子弟政审应该严格。政审意味着即将被提拔。有一部小说叫“强盗的女儿”,描写红军是强盗。金相送了两份政审表格给上级,一份自己的,一份是年轻的顶头上司的,金相自己的政审被通过了,金相顶头上司那份表格被卡了,理由是他在文革初期曾是造反派头头。

回复 | 0
作者:1阅人 留言时间:2017-06-19 19:44:16

关于77级的政审,我以亲身经历挺“马黑”一把:绝对是“阶级斗争”的余毒所致。

开学后,我班又因“扩招”陆陆续续进来五个同学,有三个一进来成绩就是顶尖的。一聊,一个是“右派”之子,两个是“有家庭海外关系”,尽管考分不错,但都被“政审”刷下。当时我校的书记是个有魄力的转业军人,既然上级有“扩招”政策,他就敢去翻落榜生的档案,搜罗别人不敢要的高分生。

顺便提一下:那个“右派”之子是77年应届高中生。“金相”所说的政审是为剔除“三种人”、“曾经杀人越货者”等等纯属强词夺理。

因为,清理“三种人”是在1981年1月审判“林彪、四人帮集团”之后才开始的事;而有刑事犯罪记录的人更是连报名高考所需的“单位介绍信”都拿不到。

“金相”的跟帖戾气充斥,不知为什么。

回复 | 0
作者:水晶 回复 芨芨草 留言时间:2017-06-19 19:09:24

草博,

小表姐77 年是参加的中考,普通师范。可能这个要求岁数。她的成绩已经到了分数线,她等了3个月,直到五一后还解决不了,就认输了。在78年的春天,她已经是26岁。隐瞒岁数确实是失算了。她曾经是早期运动中的积极分子,可能招人嫉妒了。

回复 | 0
作者:芨芨草 回复 金相 留言时间:2017-06-19 18:19:01

表哥的老爸是延安干部,老红军,当时在社科院当所长,文革中是当然的走资派,77年时还未下政治结论。表哥受老爸影响,连续两届政审未过关。当年高考政审未过关的多是因父母的政治结论还未定,录取院校怕受牵连。

说老实话,杀人越货的江湖大盗看不上高考,不捞钱还往里贴钱,也不具考上的能力。

另,巴山人,文革中入伍的农村兵多是村干部子第,因农村兵转业回来可以吃商品粮,跳出农村。城市兵多是工人、贫民子弟。这两类人受教育程度都不高。有少数兵是高干、军干子弟,走后门入伍,这类兵受家庭影响,素质高于前两类兵。77、78高考和以后的普通高考不让现役兵参加,有很多人为此退役。后来为了补偿,军校招了大量现役兵,考进去的第三类兵占多。后来的对越战中第三类兵发挥了很大作用。

回复 | 0
作者:金相 回复 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7-06-19 15:08:17

在我的留言里可找不到引号中的“抹黑那个时代”啊。谁都知道1949年之前之后的中国都是血色的年代,1949年之前是血流如注,1949年之后是血流继续。牛博是期待红色万年呢,还是打算漂白或抹黑呢。如果牛博血管里流着的血液不是红色,不妨放些出来给没见过颜色的读者瞧瞧,也为预测下一个时代的色彩提供准确参考。

回复 | 2
作者:巴山人 留言时间:2017-06-19 10:11:43

是金子在哪里都发光。这些失去高考机会的军人中走出了任志强, 王石,王建林,柳传志,莫言等等,这个名单很长。

回复 | 0
作者:巴山人 留言时间:2017-06-19 10:04:25

马黑,一直比较关注你的文章,包括这次恢复高考的回忆,我也是78级。

谈到文革后恢复高考,网上所有的回忆中都没有提到过另外一个被忘记的庞大群体:当时在部队服役而具有高考实力的人。我估算了一下,应该有一百万之众。由于部队的严格限制,这一百万人中只有极其少数的人参加了高考,绝大部分失去考大学的机会,起数量占整个参考人数的六分之一。历史不能忘记他们。

你是那个时代的人,知道文革中能够入伍的人平均素质是中等偏上的。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回复 金相 留言时间:2017-06-19 09:40:53

这不是什么“抹黑那个时代”。1949年后的中国,是一个血色的年代,如果不是色盲,都知道是红色。后毛时代开始褪色,褪出一些血色,但是仍然带着鲜明的大红大紫,有些是无法褪尽的血红,有些是有意保留的殷红,更有些是血淤的黑紫。这就是历史,我们的“人民共和国”史,无法漂白,也无须抹黑,亲历者旁观者后来人都会用眼睛看见的。

回复 | 5
作者:马黑 回复 金相 留言时间:2017-06-18 22:34:10

纠正一点:77级以后的78级招收了大量非在校生,我就是78级入学的非在校生,我班最老的32岁,最小的16岁。我粗算一下,我班55人,已经工作或者知青考进来的30多人,在校生考进来的20多人,根据很多人回忆,78级考试入学不再要求政审了。

当然,你也可以说我讲的是假货,没有关系,你想那样去认定就那样去认定吧。

回复 | 0
作者:金相 留言时间:2017-06-18 22:03:36

马黑博,你问我为什么不在自己博客里写点记忆出来以正视听,我的回答是我不能“正”你的视听,你必须自己“正”你自己的视听。就我个人的经历和认识,77级高考就是应该政审,一点也不荒谬不多余!杨锦麟的问题你确定仅仅是因为家庭出身地主吗?芨芨草博主的表哥也仅仅是那么简单的原因吗,是否曾经杀人越货?马鼎盛的故事也真如他自己所说吗?但世人皆知,现在假货横行,万维上假话无需交税,我不确信,没有理由不怀疑,所以劝你自己“正”你自己的视听,自己判断。以后大学录取新生时,摈弃了政审,是因为直接从学生中招考,不再从社会人中招考了,学生毕竟是清白之身,政审过程多余了。我说过读到不少四十年前的回忆,感到偏差很大。我的观点不隐晦,不要去妖魔化四十年前那个时代。你又提到了阶级斗争,顺便表示一下对你的怀疑,你真的理解什么是阶级吗?我要退出了,过几天之后再来看谁有高论。

回复 | 1
作者:马黑 回复 金相 留言时间:2017-06-18 21:07:55

也许是你的网页页面显示有问题,告诉我,你的那个留言不见了,我帮你重新发布出来,我这里的页面你的所有留言都在。

回复 | 0
作者:马黑 回复 金相 留言时间:2017-06-18 21:05:00

我查看了这篇和上篇,你一共有四个留言,我都看见了。你别紧张,我不会删你的留言。

回复 | 0
作者:马黑 回复 金相 留言时间:2017-06-18 20:55:19

你的回复在啊, 我可以看到,你看不到吗?

喜欢你的回复,表达是自己的观点,只是与我的观点不同,这很正常。怎么扯到胆量去了?

回复 | 0
作者:马黑 回复 金相 留言时间:2017-06-18 20:50:40

金相:谢谢再次留言。

你说:"你必须自己‘正’自己视听”,这话什么意思?给我下命令吗?我坚持我的观点,你保留你的意见,不就很好吗?我说要你以正视听的意思是:认为我妖魔化了,你就在自己博客里写篇你认为正面的77级高考回忆的文章,两种不同观点和回忆都表达出来,就有了全面性,不是吗?要我必须和你观点一样,那是不可能的。我只写我自己脑子里想到的看法,绝不会去写也没有义务去写别人脑子里想到的观点。

同意这个看法:人应该享有的平等受教育的权利是相对的。但通过考试以考试成绩为主要标准来挑选大学生,肯定比文革中的工农兵上大学制度,也就是由官员领导们主管来决定谁可以上大学更公平更合理,更能保证每个人的平等受教育权利。

不太读得懂你的留言,听起来好像是说,77级高考就是应该政审?

政审很有必要?杨锦麟因为家庭出身地主就应该没有资格上大学?芨芨草博主的表哥因为政审就应该被刷下?马鼎盛母亲被政审就不应该录取他?如果你依据是过去那一套阶级斗争阶级路线观点,那我们就不要讨论了。我要说的是77级那一套政审体检的做法,为以后的78级79级高考抛弃,这就证明了那一套做法的荒谬和不合理。

回复 | 1
作者:金相 留言时间:2017-06-18 20:41:40

你没有胆量让读者看到我的回复。

回复 | 0
作者:金相 留言时间:2017-06-18 20:05:52

马黑博:我认为有些描写是在妖魔化当时那个时代。我也不认同你“77年高考,不过是恢复了人本来就应该有的平等受教育的权利”的论断。所谓“人本来就应该有的平等受教育的权利”,何时曾有过,何谈恢复?当时的中国(现在仍然),大学教育不是义务教育,七七年高考是国家选拔入学新生的资格考试,而这些人毕业之后将是由人事部门分配的国家干部,是某种意义上的社会精英选拔过程,昨天称体重,改为今天量身高,标准改一改,何谈平等。招收女工女兵的体检中,都会有妇科病方面的检查,国家干部选拔查一查妇科并非耸人听闻吧。凉山那一带难道不应该查的更严格些吗?政审之事更是必要,文革中有人造反做了不少坏事,这种人无论考分多高,都不应该被录用,至少应该受到警示,政审中被筛下去的都是坏人,遗憾的是不少坏人被“恢复”成了好人。我有同学毕业后又被挖出来定为文革时的“三种人”,很长期间不被重用,很郁闷。我的回忆曾写出来分享给自己同学,但不打算贴在博客里,因为自己那点杨柳依依和雨雪霏霏之事,在当时那个波澜壮阔的伟大时代太微不足道了。我的观点昭示给你,并无意“正”你的视听,你必须自己“正”你自己的视听。

回复 | 2
作者:芨芨草 回复 水晶 留言时间:2017-06-18 19:39:31

77,78高考时没有岁数限制,老三届以下的都能考,为什么要隐瞒岁数?一失足成千古恨。

我有一个在东北的表哥,老三届,高考前上过中专,留校,77,78高考时学校不让他考,极郁闷,左求右求,79年终于同意他参加高考了,79年规定特殊情况可以放宽岁数限制,那是最后一年老三届可以参加高考,再以后就都是应届生参加高考了。表哥考上北大,进校一看,班里全是小屁孩儿,当了四年班长,领着小孩儿们玩。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7-06-18 18:33:28

冯利的故事发表在我的微信圈后,她有个统一的回复,我觉得回复得很好,转载如下:

统一回复:

感谢大家的赞评。我从未想过要写这事,这不是我深思熟虑要写的文章,纯粹是看见别人文章引发的感叹而已。后在朋友互动中东加一句西加一句在手机上戳成的,实际上是一个微信聊天记录的整理,完全是无心插柳的事。如果要写,那年高考我还有一些锥心之痛的曲折没有提及,不想啰嗦,提起泪洒江河。之所以从未打算写77年高考,是因为我不管受多大的磨难,也是时代的受益者,我跳过了龙门,人生风景从此改观。几百万落考生,还有很多同龄人,在乍暖还寒的国情下,由于政策规定等诸多原因,终生错过上大学的机会,有的甚至落得很低,坠到了社会底层。在某种意义上,77年突然来到的高考对许多老三届们也是一次命运的捉弄,又制造了多少人的梦想破灭和人生创伤。他们的故事才真正让人唏嘘。

回复 | 0
作者:马黑 回复 水晶 留言时间:2017-06-18 18:24:44

水晶家里也有曲折故事。我记得你母亲是四川人。那个时候有些规定从今天去看,不可思议。

回复 | 0
作者:马黑 回复 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7-06-18 18:22:39

阿妞:我突然意识到华山前面两次留言都点了你的名字,我的一个重要原则是不可以在我的博客里评论攻击别的博主,我知道你不在意,但我不能容忍。

随笔/鱼片粥/牛克/红烧同一人,怪不得这个留言的气味有点熟悉,好玩!

回复 | 0
作者:水晶 留言时间:2017-06-18 15:56:28

我的小表姐是68级回乡青年,高考时,25岁报了师范,中考。但是填表为22岁。结果被人告密说这个妹子文革前就初中了,怎么才22岁。一定是隐瞒,被取消了录取资格。然后她26岁了,只好结婚了。这也是在四川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回复 马黑 留言时间:2017-06-18 12:14:10

大赞马黑对红烧同志的回复。俺本来想同红烧同志切磋一哈的。因为这是一种党国浸淫到国民骨髓里的所谓“辩证逻辑”,以此立党立国愚民的。我不想喧宾夺主,知道你会跟他沟通的。但愿他不是华山石。

回复 | 4
作者:yangr 留言时间:2017-06-18 10:20:51

根据鲁迅的说法,华山同志77年前活在“想做奴隶而不得的时代”,而77年后就活在“暂时做稳了奴隶的时代”了。

回复 | 0
作者:马黑 回复 华山 留言时间:2017-06-17 23:07:08

很好,简短,只涉及我,就4行文字,一看就懂你的意思,读起来不累。

好久没有给你讲我博客的规矩里,现在再次告诉你:

第一,留言不要攻击批评别人的评论。你已经前面两次在我的博客里留言攻击阿妞的评论,犯规了。今后不可再犯,如犯我必删。

第二,以今天的留言为标准,以后每篇博文可以留言一次,每次只可以4行文字。超过这个标准,我必删。为什么这么要求?就是想让你留言时,就像我们写文章时一样,好好组织一下思路。不要一会留一个,过一会又留一个,或者长篇大论,我读起来很累。4行文字之内,只要不攻击他人,你随意说。

想多留言几次,想留言超过4行文字,给你指明一个地方,就是论坛。我的每篇博文都会同时在论坛里发表,你在论坛里也曾经给我留言过。到那里你可以任意发言。

谢谢配合!

回复 | 0
作者:马黑 回复 红烧you 留言时间:2017-06-17 22:44:22

扯远了吧。

回复 | 0
作者:马黑 回复 红烧you 留言时间:2017-06-17 22:44:04

不对。

1919年妇女投票权法案通过100多年后,如果有人开倒车,来个十年时间的否决妇女投票权(只是如果,此事在美国不可能发生),再恢复妇女投票权,值得歌颂吗?不值得。

美国废奴100多年后,如果有人开倒车,恢复奴隶制度十年,再废奴,值得歌颂赞美吗?不值得。

同样,中国1400年前的隋朝就用科举制度否决了察举制,九品中正制这些官员意志选拔人才的制度,从民初到文革前17年,都是高考制度,然后文革十年中开历史倒车,恢复了1400多年就用过的官员意志决定人才选拔的制度,以后又再恢复回去高考制度,值得歌颂赞美吗,不值得。

当然每个人感受不一样,你如果觉得需要赞美,你就好好写篇文章到你的博客里去赞美吧,看你新开博,这可以是一篇开博文。讲什么呢?英明党中央,粉碎四人帮,拨乱反正,纠正了错误路线?你好好去写吧,有几个实例就更给力了。可我写不出来。

回复 | 4
作者:华山 留言时间:2017-06-17 14:57:51
作者的心态很像那个告密的,恰恰也是考不了理科,后来混文科的水平,当年的文科,很多是用政治高分凑数的。也不知他们出国是学什么,靠什么糊口的。
楼下红烧博抓住了文章的实质。一句轻描淡写的“有多少正面可歌颂粉饰”,显示对美好的事物的敌意。也许不恢复高考, 对这些红二代来说,要更好些。
回复 | 1
作者:红烧you 留言时间:2017-06-17 12:18:06

再进一步,哥伦布发现美洲新大陆 “不过是发现了存在了亿万年的简单地理现象而已。”

呵呵呵。

回复 | 0
作者:红烧you 留言时间:2017-06-17 12:14:13

"1977年高考,不过是恢复了人本来就应该有的平等受教育的权利,有多少正面可以歌颂粉饰?"

这是我见过的最灿烂的奇葩评论,按照这个逻辑, 我们会说:

美国的废奴不过是 “恢复了人本来就应该有的平等的权利”。

美国1919年的妇女投票权法案不过是 ” “恢复了妇女本来就应该有的平等受的权利”。

中国的改革开放不过是” “恢复了人本来就应该有的平等发展的权利“

如此推算下去,人类的历史也不过就是一部 “不过是。。。” 的过程,

对不对呀?

回复 | 4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