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艺萌的博客  
凌波仙子的艺术花园  
网络日志正文
今天,这个悲伤的日子 2017-07-13 14:16:30

这些是从刘小波入院到今天这些天我陆续在微信看到并保存下来的诗文。我们可以看到很多作者没有署名,或是用假名,笔名。今天之前提到刘晓波时基本用如,文刀,LXB,他,那个人等来暗示以避开网警。其实即使不说,我们也可以猜到作者说的是谁。今天,顶天立地的英雄受尽磨难终于离去,微信上人们大声喊着刘晓波这个名字,悼念的帖子如滔滔江水奔涌而出。



文刀走好          


堵死了和平      

开启了斗狠      

并不是从这一刻开始      

那朝霞火红泛紫    

注入了多少血的颜色    

原来是一团厚厚的黑云    

厚厚的      厚厚的      

密不透风      

窒息      死亡     毫不留情      

鲜红的鲜红的退去了  

液体退去了……

凝结了     凝结了      

原来是一团      

厚厚的      厚厚的      

黑云    黑云        

牠还将卷走    

多少    

赤诚的心和赤红的色……                

文刀走好

文刀走好


---------------------------------------------


《有个人快死了》

玄武

有个人快死了
我写下这句话
他又死去一点。
他瘦得像本时代仅剩的
一页单薄的纸。
没有罪过,没有敌人
没有恶意,他却将以死
羞辱整个时代的执笔者。
他同样瘦弱的妻子,
羞辱了整个时代的男欢女爱。
我的兄弟说:你要远离政治
不可以痛哭,不可以看见。
我却认为这是执笔者的底限。
我的朋友,正写下欢乐的词句
我爱他们,压抑着自己的怨怼。
我的前辈说:想想花,你的狗
你不要失去它们。
我却认为这是良知的底限。
我一生明白失去之痛
在没顶的积雪中伸出哀伤之手。
我的父母和妻子说:孩子还小
所有人的恐惧如此深重,
我却认为这是做人的底限。
二十七年以前,人一词
已被坦克压瘪,至今不能站起
宫殿里回响着得意的笑声
高处端坐者,自以为
看清了如蚁众生。不过如此。
我知道发生在1630年的事:
菜市口被凌迟的罪犯
市人抢食其肉。太监奏报
深宫中皇帝也暧昧地笑了。
众生如蚁不过如此
市人,流寇,皇帝,景山上的树
都不知四年后帝国就覆灭。
我写完这些句子,
那个人死去了更多。
他还有三天,两天?
他纯洁如圣徒,
而杀圣者不祥。
他的死将如强烈白光
使整个时代失色。
但更可能,是释放出可怕信号
祸福无人能知。

—————  2017-7-7  —————


不是要走了怎么会放他出来?

江南樵夫

苍天欲悲忍无泪,

北旱南涝罚为谁?

望善随恶国俱罪,

去挽狂澜人未回。

----------------------

云淡了,风轻了
小暑轻轻推开梅雨
沿着湿润的江南
划过长江
把炎热蔓延华夏大地
行人微红的脸庞
额角渗出的汗水
预示着漫长酷暑的煎熬
华丽篇章总是优美
现实又将残酷严峻
回到生活中
将灵魂换回
用真实的生活写照
描述下酸甜苦辣
理想的蓝图只是幻境童话
心灵浇灌的文字传播
才能揭示当今的真实
更将驱恶扬善
给盛夏带来丝丝凉意

-------------------------

我没有敌人
---献给刘晓波
作者:Henry Song

你就要死了
当你喊出我没有敌人的时候
你已经超越了凡俗的仇恨
可你的宽容并不等于恶魔
不会将你当做敌人置于死地

我不想哭你
因为这个民族的历史
充斥了太多的悲剧英雄
泪水不能唤醒这个民族的良知
鲜血同样不能让这个民族觉醒
我不知该为你惋惜
为你的死感到深深的不值
还是该向你鞠躬
为你的赴死向你致敬

这是一个耳聋眼瞎的民族
没有良知没有人性
这是一个只配当奴才的民族
从来不知只有自己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
这是一个被上帝诅咒的民族
即便殖民三百年
是否又能真正脱胎换骨
是否就可以终于懂得
自由民主人权
懂得生命的珍贵
懂得人之所以为人的自尊

可我还是要哭你
因为我听到魔鬼的笑声
在你走向死亡的通道回荡
我看到无数冷漠的面孔
根本不肖看一眼你的背影
我哭你 因为你死的伟大
你将一切献给了这个民族
我哭你 因为你死得渺小
这个民族完全无视你付出的生命
我哭你 哭你牺牲的徒劳
你不过是累累坟墓中最新的一具尸骨
你的死亡只会让权贵们
讨厌你打扰了他们的莺歌燕舞
你的死亡只会当惯奴才的蚁民
嘲笑你没事找事死了活该继续苟且偷生

你就要死了
你到底是眷恋还是绝望
到底看到幻灭还是未来
你就要死了
你到底体会到苍凉还是释怀
到底感到庆幸还是悔恨
你就要死了
到底是死而无憾
还是死不瞑目
你就要死了
到底是慨然赴义
还是不甘苍生

去吧 也许这是最好的解脱
你可以没有敌人
但这个世界 其实永远就不缺
人性的敌人 你的敌人

2017年7月6日
于圣地亚哥



—————  2017-7-9  —————


痛而无痛

还是走了,
不走怎么办?
世界如此昏聩,
能在今晚绝不在明天。

今晚怎么样
未见星光灿烂。
明天呢,
莫非还是漫漫冬寒?

冬天可能太长吗,
怎么计算长短?
莫名的肝癌弥足珍贵,
世间万物谁没有极限?

接下来就真是太平吗,
太平尽失何处觅缘?
一切都是宿命的堪定,
还有一种未料的风波凸显。

谁人能摆脱时空的束缚,
永恒的形而上该如何发散?
肝癌毕竟是上三位的无奈,
历史的过客绝不是上善之选。

我坚拒空泛的悲情,
过往的节点不会仅只悲叹。
中国遭逢了末世的深痛,
我无言地面对痛而无痛的深憾!
2017年7月9日
侯建刚

—————  2017-7-12  —————




我该如何挽救
   作者:徐琳

该走的时候
你偏不走
硬要在这片土地上
栽种自由
纵然被以无端的罪名
打入牢囚
依然创造出
那一份不朽

不该走的时候
你却要走了
潜心培育的果实
就快要成熟
纵然你毅力超凡
终究熬不过百般躏蹂
你说你没有敌人
他们却不肯罢休

我该如何
把你挽救
我千里迢迢而来
却抓不住你的手
我该如何
把你挽救
用我的热血
还是震天的怒吼?

2017.7.11


一颗巨星即将陨落,
既然不让他的身躯出国,
那么就让这陨星追随他的躯体,
回到“热爱”他的祖国吧!
六十年的日日夜夜精炼出一颗六十公里直径巨星
以每小时六万公里的速度陨落,
去亲吻他热恋的祖国吧!


—————  2017-7-13  —————


【不朽】

文/孤舟

一个肉体在慢慢消瘦
已经撑不起一副骨架
你却依然杠着沉重的十字
痛苦地走向人类的博物馆

一个国家病了,人民病了
已经看不见一点点的人道
他们想悄悄把你做成不朽
那你就成全他们吧

一个名字在快速传播
已经穿过密封的铁幕,
主说,你依然没有敌人
哈利路亚,他会复活


--------------------------
独醉悼先生词:
悲情那堪,生离死别。
峰峦肃穆,江河呜咽。
七月流火,千山暮雪。
独陷魔窟,心骨如铁。
仰止英灵,光昭日月。
先生一去,神州永夜。
悲从衷来,不可断绝。
呜呼哀哉,再拜泣血!
                晚生独醉敬挽
                    2017.7.13




----------------------------------

别哭,
我最爱的人,
他走了,
带着微笑,
我没哭,
怕野兽嘲笑,
微笑是人类的语言,
流氓谁吃介一套,
空椅子宣读过审判稿,
刑台不会久等,
我们走着瞧。
广度
记于仁者离去夜

--------------------------------------------
[流泪][流泪]转发//////你可以不赞成他的观点,但应记住他的勇气,只有他不走,不拿别人当枪,让流血从自己开始,大写的人!当得起壮士称号。此刻电闪雷鸣,苍天为之一哭。我想起吴虹飞的词:当尸骸遍野/你向人世间低头/你从来不是国家的敌人/你只是一个囚徒/当年轻的灵魂在午夜游荡/当憔悴的妻子无法触摸你的身体/在这个冰冷的冰冷的冰冷的世上/你怎能逾越这死生的墙……

---------------------------------------------
哀悼晓波离去【他的对手不是德克勒克,所以他不是曼德拉,他比曼德拉更艰难[蜡烛];他的对手不是英殖政府,所以他不是甘地,他比甘地更不幸[蜡烛];他的对手甚至不是希特勒,所以他不是奥西茨基,他比奥西茨基更困苦[蜡烛];他被迫面对的,是世界上有史以来最无耻的犯罪集团,用令人作呕的下流,成就了他的伟大。】

------------------------------------------
LX和LXB


他们是天生的一对


一个高大威猛的汉子


一个羸弱纤细的女子


重重的高墙隔不断


自由相爱的灵魂 每时每刻


紧紧依偎


那个汉子也许


就要离她而去了


而她眼睛却比任何时候


更加果敢坚毅


那把空椅子仍然空着


可她和无数人


看到他端坐在哪里


眼里饱含深情和悲悯


因为他没有敌人


就算他真的离去


记住他的


绝不只是他的爱人


哪天他真的离去


每一颗泪光闪烁的星星


都是他温和的眼睛


而她会化作一棵树


树上有只瘦小的鸟儿


柔声倾诉


只有他听得懂的歌声


--------------------------------------------------------

北京师范大学校友的挽联:

学为人师,论美论德论自由,保持沉默几过客;
行为世范,获罪获奖获解脱,没有敌人一先生。

---------------------------------------------
晓波颂歌
一刘晓波,1955-2017
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曾写过“我没有敌人”一文,2017年7月13日仙逝

天行将破晓
地震泪人波
人逝自由颂
同吟无敌歌

---------------------------------------------
网友转发献给小波:

有的人活着
他已经死了;
有的人死了
他还活着。
有的人
骑在人民头上:“呵,我多伟大!”
有的人
俯下身子给人民当牛马。
有的人
把名字刻入石头,想“不朽”;
有的人
情愿作野草,等着地下的火烧。
有的人
他活着别人就不能活;
有的人
他活着为了多数人更好地活。
骑在人民头上的
人民把他摔垮;
给人民作牛马的
人民永远记住他!
把名字刻入石头的
名字比尸首烂得更早;
只要春风吹到的地方
到处是青青的野草。
他活着别人就不能活的人,
他的下场可以看到;
他活着为了多数人更好地活着的人,
群众把他抬举得很高,很高。

——1949年11月1日于北京。          
臧克家

--------------------------------------------------
我一同学在成都,说:那一刻,成都也是狂风大作,暴雨如注,原来是天在哭泣-
第一次在成都看到如此狂暴的雨
屋脊间,一次烈过一次
不断地猛刷
天地昏暗
雨如鼓点
顷刻之间
泪流成河[流泪]

-------------------------------------------------------
~慕容雪村 此國非先生之國也。生前乃有宵小謗之、醜類毀之、人面獸心者囚禁之、侮辱之、搒掠之,然先生之節不改,先生之志不移,非真英雄何以當此?
此國障壬畤病I磲崴煲娪H戚痛之,朋輩哭之,俯首低眉者緬懷之、效仿之、奮起之,則先生之事不朽,先生之名不墮,唯大丈夫方可如是!

-------------------------------------------------
今夜,魔都降冰雹

一个没有敌人的人死了
魔都的天空被雷电撕裂
漆黑的大地忍不住悲哀
千里万里之外
我倾听上帝的怒吼
——我必将流人血的血百倍追讨!

---------------------------------------------------
赤眉陈更:壮士之死                                                                                     
 
广阒无际的暗夜里
只有零星的抵抗
星星点灯
稀落落地散布四方
 
与浩渺无垠的天宇相比
敌抗的力量微弱得可以
戟戈撞击的声音偶尔泛起
蜉蝣落入水底
没有丝毫涟漪
 
大面积的黑暗笼罩天宇
深邃可怖
鬼首三两
杳无声息
赵高公公制造阴谋
胖墩墩的
傻荷荷地听
 
微弱的流星
划过天心
像清凄的泪痕消逝于
母亲深沉似海的永久的容忍
 
广阔的阒寂里蛙声一片
荒芜的莲蓬之下
愚昧唱歌;
尖凄的蚯蚓鸣叫回荡夜空
苦痛的自杀是愚昧的同盟
 
幽暗的塘边一道特写
老树的枯枝伸向天涯
黑暗深处抖擞无奈,
盲目的青蛾扑向幽溟
将幽幽的塘水误作光明
 
日出时妈妈们
看到漂浮水面的翼羽的裙子
捞起来,
是花蕾季节的瘀胀的女胴
 
这世界咋了?
无垠的寂寥充斥无垠的黑暗
零星的抵抗一次次堕入深渊
黎明之前,
再一次遭遇壮士之死,
这幽深的暗夜,
憋得发慌
泪珠放大透明的巨球
坚持运行
沉闷的期侍迎来太阳的大军!
 
2017/7/14
 

----------------------------------------------

你可以不赞成他的观点,但应记住他的勇气,只有他不走,不拿别人当枪,让流血从自己开始,大写的人!当得起壮士称号。此刻电闪雷鸣,苍天为之一哭。我想起吴虹飞的词:当尸骸遍野/你向人世间低头/你从来不是国家的敌人/你只是一个囚徒/当年轻的灵魂在午夜游荡/当憔悴的妻子无法触摸你的身体/在这个冰冷的冰冷的冰冷的世上/你怎能逾越这死生的墙……


-----------------------------------------------








---------------------------------------------------------------

中国鲁难:今晚,我不说话


今晚

我不说话

我的心冻结成冰

凝成六月的初夏


我带上黑纱

一道一道划破天幕的丝线

在淌血的臂膀上驻扎

今晚

我不说话


风干的记忆已经消散

枯萎的种子拒绝发芽

羸弱的孩子不再梦魇

愤懑的母亲重新倒下

今晚

我不说话


回家吧

深夜里踯躅前行的夜叉

黑暗中闪亮着无数只眼睛

送你在天亮之前

找到失散已久的妈妈

今晚

我不说话


心如铁石

不再挣扎

我的梦中再没有童话

我相信黄河倒流

碧水覆舟

六月的雪花


当希望堕落在枯井

我把羞耻

挂上了珠穆朗玛

没有希冀

没有明天

没有朝霞


今晚

我不说话


二0一七年那个悲伤的日子

-------------------------------------------------------------



浏览(1231) (25) 评论(8)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巴山人 留言时间:2017-07-14 10:51:59

谢谢博主对晓波的高度关注!你总是站在公平正义一边。

回复 | 0
作者:往日的麦田 回复 guitarmanzw 留言时间:2017-07-14 04:16:58

可悲的是,一个个体的不幸遭遇,就被这些所谓的世界媒体、被一群的你,翻炒成了刘先生也无法意料的历史

回复 | 1
作者:往日的麦田 回复 karkar 留言时间:2017-07-14 04:13:52

没你想的那么悲观。每一次落地母国,都有新的变化、新的喜悦

回复 | 1
作者:karkar 留言时间:2017-07-13 23:52:47

看着看着就泪眼模糊了

这个国家的大多数人都已经麻木了,我的侄女,26岁,居然问我这个人是谁啊

回复 | 0
作者:muyoupo 留言时间:2017-07-13 23:47:12

痛心,无语。

回复 | 0
作者:guitarmanzw 留言时间:2017-07-13 17:47:48

到了下午,在百度依然搜不到 刘晓波,逝世,刘晓波 癌症,找刘晓波只有谴责和挖苦刘晓波的文章。

回复 | 0
作者:guitarmanzw 留言时间:2017-07-13 17:17:19

今天一早从BBC听到这个悲伤的消息。

我在中国某论坛留下这段:

“今天早上起床,世界各大新闻媒体头条:文il 小 三皮 died!处处哀悼。 今天给美国老师讲讲几个拿 罗背儿 的中国人的故事, 让他理解下 freedom of speech ”

可怜中国人看不见这个名字。当然我也是到了美国才知道刘晓波和高行健的,有什么办法?!

回复 | 2
作者:幸福剧团 留言时间:2017-07-13 15:46:47

刘霞: 在死亡的恐惧中

我愚蠢的活着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