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艺萌的博客  
凌波仙子的艺术花园  
网络日志正文
魂兮归来 逃港罹難知青紀念碑揭幕 2022-06-17 07:06:25

魂兮归来  逃港罹難知青紀念碑揭幕



美东“逃港罹难知青纪念碑”,今天(15日)在新泽西恆福陵园(Cemetery in Lafayette, New Jersey)举行揭幕仪式,吸引数十名来自美加各地的倖存者及来宾出席。

IMG_1538.JPG

 

IMG_1539.JPG


IMG_1545.JPG


IMG_1540.JPG

美东「逃港罹難知青紀念碑」15日在新澤西恆福陵园舉行揭幕儀式。


该纪念碑是为了纪念1960至1970年代末,以下乡知青为主体的广东逃港者,在偷渡港澳过程中献出生命的同代人。他们中的一群倖存者,为了纪念为争取自由而献出生命的同代人,将碑石矗立在新泽西恆福陵园。

 

筹备组骨干成员指出,“我们为这些罹难者立碑,就是希望这些屈死的冤魂在自由世界能有个永久的安身之所,同时也让人们永远记住这段历史,警醒后世,让同样的悲剧不再重演!”

 

“逃港罹难知青纪念碑筹备小组”于去年(2021)7月在美国成立,随即紧锣密鼓蒐集大逃港罹难者名单,时隔近一年,刻有死难者姓名的“逃港罹难知青纪念碑”终于落成,死难者的故事和遭遇,将流传后世,希望当权者以史为镜。

 

IMG_1532.JPG

与会者向亡灵鞠躬默哀。

当年逃港者以广东地区下乡知青为主体,当时广州知青流行一首歌:翘脚(意谓偷渡)求前程,做知青要努力,学游泳。

 

于是,他们在月黑风高的夜晚,把生命交给大海和不可知的未来,他们在奔赴香港过程中历尽艰难险阻,有些人饿死在长途跋渉的路上,或失足摔死于悬崖峭壁下,或葬身汪洋大海及鲨鱼腹中,有的甚至惨死在枪口下。

 

IMG_1548.jpg

文G期间,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地富反坏右接受批斗。


究竟当年有多少人死在逃港路上?他们是谁?迄今死难者人数仍难以统计。

 

我一位儿时好友,他在广州的哥哥1968初中毕业,下乡到博罗县。大约1971年失踪,但至今不肯定是否与偷渡香港有关?

 

朋友说,一般偷渡者都有器材准备和体能训练,夏天去游泳,长途走路训练等。偷渡者一般成群结队出发,以便路上互相照应。很少单枪匹马,其兄失踪当年,正在“清理阶级队伍”,家人自顾不暇,失踪后无人追查原因,迄今半世纪生死成谜。

 

IMG_1534.JPG

图為2019年在香港的祭祀儀式,以「布碑」在香港離島上拜祭。其纪念碑对联引人注目:“越山越水越界 越海英魂永存”!

当年广东人暗地里称偷渡香港为“督卒”,把逃港者比喻成中国象棋的“卒”。中国象棋里的“卒”是最小的棋子,身份卑微,未过河前(楚河·汉界)受到严格限制,只能前走,左、右、后退都不行;但一旦过了河,就威风大振,横冲直撞,且勇往直前,绝不后退。由此可见,偷渡者只能一往无前,万难不屈,绝对不能走回头路。

 

Image

圖為2018年香港紀念逃港死難者活動現場,盛况空前!

我在文G期间走投无路时,也有人鼓励我“督卒”,但我不敢。一来我是旱鸭子,由于我的一个叔叔在1950年代初镇压反革命运动中冤枉送命,阿奶(继祖母)为了延续亡叔的香火,以自己名义收养了一个小孩(阿奶没有生育),没想到十岁时在河中游泳溺毙。由此阿奶绝对禁止我学游泳,甚至闻水色变;再者,即使我会游泳,也不会将自己的幸福建筑在连累亲人的头上。

 

我所在的小城,当时有一个“地主婆”的子女,双双偷渡成功抵港,没想到连累其母亲挨批斗,说她教唆子女“叛国投敌”,迫她劝说子女回来,其母不堪折磨而自杀身亡。

 

IMG_1535.JPG

逃港倖存者登上小艇,旧地重游,回憶当年逃港時驚險一幕幕,風高浪急,危机四伏!

前车可鉴!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我会一辈子活在痛苦悔恨中。

 

据了解,第一座“逃港罹难知青纪念碑”设于2014年,首先由香港一批逃港成功的知青排除重重困难,在香港离岛建立,每年5月1日都有大批倖存者前往悼念拜祭。

 

但自2020年以来,纪念碑在香港继续保存以及拜祭几乎已不可能,故此,他们与现在美国落地生根的逃港倖存者商量,决定把纪念碑建在美国,让这些屈死的亡灵有个永久的安身之所。

 

“逃港罹难知青纪念碑筹备小组”于去年7月应运而生,遂着手在美国陵园建立纪念碑。根据美国法律,只要购入墓地,树起墓碑,陵园即负有永久管理责任,纪念碑的永续性得以维持。

 

IMG_1536.JPG

当年不少逃港者從深圳大鵬灣出發,歷經艱辛到達香港的離島,如今重遊故地,百感交集。(受訪者提供)

 

筹备小组表示,“我们作为逃港倖存者,为了纪念这一个个同年代年轻鲜活的生命,在我们的余生,为逃港死难者立碑,就是用行动来记住这段历史,警醒后世。”

 

 

目前第一碑已峻工,正面刻有《魂兮归来》碑文,反面镌刻了176名经过确认的罹难者姓名。第二碑罹难者名单仍在收集中。

 

一位积极参与其事的倖存者表示,建碑最艰巨的工作,是收集逃港罹难者名单。毕竟事隔半世纪,岁月流逝,记忆淡忘,同年代人分居世界各地,需靠大家共同努力,更要多方求证,所需资料包括:死难者姓名、就读学校或居住街道,最好还有遇难大概时间地点。

 

逃港罹难知青究竟有多少人?不少长期研究此一课题人士,以及亲历逃港者,都认为极难确定。据不完全统计,罹难知青接近一万人。

 

1960年代后期,很多知识青年对前途感到迷茫和绝望,许多名人以及二代们纷纷踏上逃亡道路。如音乐家马思聪、中共创始人陈独秀之女陈子美等,均是在这时逃港。

 

曾有人统计过,上世纪末香港排名前100位富豪榜,有40多人是1970年代逃港者,其中包括金利来集团董事局主席曾宪梓、“期货教父”刘梦熊等人。

 

按照逃港生还者描述,当时逃港路线主要有东线、中线、西线三条。深圳以西逃港者,往往会选择西线,即从蛇口、红树林一带游过深圳湾,顺利的话,一个多小时就能游到香港新界西北部的元朗。中线的逃港者大多持有县级证明(包括假证明),乘坐火车、汽车进入深圳,夜间伺机在罗湖一带跨越深圳河,翻过铁丝网进入香港。东线多为深圳以北及以东县市,即惠阳地区、梅县地区及汕头地区来的逃港者,从惠州出发,徒步穿过惠东、宝安,攀越梧桐山进入香港。另外,还有一条二次偷渡路线,即先偷渡到澳门,再转往香港。

 

今天天公作美,蓝天白云,“逃港罹难知青纪念碑”为同一地基的双碑,採越战纪念牆形式,以镌名纪念为主;工程则借鑑纽约中华公所为老侨立碑的经验。

 

纪念碑对联引人注目:“越山越水越界 越海英魂永存”!纪念碑上书:“在无依之地上空飘荡的孤魂,归来兮,天涯何处无芳草?愿你们从此在这片自由的土地上安息。美加广东同学 敬立”。

 

筹备组指出,由于组建“逃港知青纪念碑”,是我们这一代人谱写自己的历史,应该让更多同辈人和有心人有参与感。

 

筹备组将继续搜集罹难者名单,知情者提供名单可email 至guangdongnyc@gmail.com。

 

今天,“大逃港”虽然已经成为一个历史名词,但那种惨烈的场景长存在当事人记忆中,他们不会被遗忘!


附:「逃港罹難知青紀念碑」地點:新澤西恆福墓陵園Cemetery in Lafayette, New Jersey;11 Sunset Inn Rd, Lafayette, NJ 07848(距紐約市60分鐘車程)


转自

【慧眼看世界】作者/ 曾慧燕


曾慧燕:资深媒体人,香港作家协会首任理事,纽约华文作家协会资深会员、北美华文作家协会会员、海外华文女作家协会创会会员。自1980年起至2017年底,先后任职港台和北美七家大报共38年,发表二千多万字报导,为海峡两岸三地採访过最多名流政要的华人记者。其文章为海内外各大报刊广泛转载,并收録在《中国当代新闻文学选》等数十本出版书籍,其事迹为海内外一百多家媒体报导,并入选《香港沧桑──纪念香港回归10周年—香港著名女记者曾慧燕》(中国社会科学院编辑)等。




浏览(1133) (30) 评论(9)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艺萌 留言时间:2022-06-18 03:49:01

曾慧燕就《魂兮归来 逃港罹難知青紀念碑揭幕》答客问

谢谢“百万名博主”艺萌在萬維博客转发拙文;谢谢一冰读者关注的两个问题,就我所知回答如下:

一、为什么只纪念逃港知青?因為這是以當年逃港知青現在散居美加各地的知青倖存者發起並集資的活動。

根據記載,以深圳为例,在公开文件里,“深圳历史上共出现四次大规模偷渡”,分别为1957年、1962年、1972年和1979年。据广东省委边防口岸领导小组办公室统计,1954年到1980年,官方明文记载的“逃港”事件就有56万5000多人次。

顺便一提,我在一篇回憶先父的文章中提到,1962年那次「大逃港」,先父也差點成功了,但陰差陽錯被我的生母從香港回來「要人」—意欲趁机將我接到香港生活。但自我出生一个多月就將我养大成人的祖父母不舍,將我偷藏起来。生母追到县城长途汽车站,將本已坐上汽车的父亲揪了回来。未料此一节外生枝,导致父亲迟了一天(5月22日)才抵广州,当天赴港之路即被切断,他的生死至交陈海洲世伯苦候他不至,在最后关鍵时刻及时过关。自此两人天各一方,际遇天渊之别。此是后话,暂且不表。

1967年1月,著名音乐家、中央音乐学院院长马思聪因饱受凌辱,铤而走险,在一个月黑风高之夜,携家带口,冒死乘坐一艘布满标语和口号的小艇偷渡到香港,然后秘密转赴美国。1月19日全港报纸头版报道此消息,從而掀起一场以广州知青为主体、长达10年的逃港浪潮。但谁也无法统计,有多少人因投奔怒海付出生命代價,那段時間,經常傳出偷渡者葬身鯊魚腹中或被咬斷手腳的消息。

至今,广州许多长者依然记得,当年珠江作为大泳场的盛况:成百上千市民在江水中强身健体,其背后的真正意图也是公开的秘密,大家都心照不宣:这是为了随时偷渡边防线,逃亡到香港。

广州人把从水路偷渡逃港称作“督卒”,借用下象棋术语,取其“有去无回”之义,實在非常貼切。

我曾陪同中共党史专家司马璐、政论家凌锋等,在陈独秀之女陈子美居住的老人公寓进行长时间访谈。

陈子美回忆了当年偷渡香港惊心动魄的经历。

那是1970年9月,“蓄谋已久”、58岁的陈子美,将五个装食油的空铁皮桶,用布袋绑在身上,带着两个儿子在朋友帮助下,从广州珠江口下水,跳进波涛汹涌的大鹏湾。经过六个多小时游泳,一家三口有惊无险踏上香港土地。香港警察從未見過年近花甲的妇人成功游抵彼岸,动了恻隐之心,故意放了她一马。

二、这种纪念碑为何又建在美国,地点或中国或香港都更贴切。

其实,早在2014年5月1日,幾位当年的知青偷渡者,就在深圳大鵬灣附近的離島立起首座「逃港罹難知青紀念碑」,石碑上刻着「越山越水越界越海英魂永垂」,立碑者署名「眾越港者立」。首次為偷渡罹難者舉行的拜祭儀式,共有59人參加,並約定以後每年5月1日,都在此相聚共祭亡魂。

可是,由于第三年,當地村民受到壓力,不再允许举行大規模祭拜儀式,甚至要求搬走石碑。為了延續纪念拜祭儀式,逃港只好拍下石碑照片做成「布碑」,自制輓聯,每年到新界不同離島舉行拜祭儀式。

近年来香港政治形勢每況愈下,拜祭活動轉為低調進行,不對外公開拜祭地點和具體日期,希望確保紀念活動能夠继续進行。但随着当局禁止港人纪念六四事件,紀念逃港死難者的活動也阻礙重重,身在美國自由社會的逃港倖存者,包括粤港美加各地知青共同商議,去年7月成立「逃港罹難知青紀念碑籌備小組」,立即着手徵集逃港遇難者名單,在美东新澤西恆福陵園(Cemetery in Lafayette)建立紀念碑,希望取代香港,讓這些屈死冤魂有個永久的栖身之地。据闻美西地区的逃港知青也有意仿效。

回复 | 1
作者:体育老师 留言时间:2022-06-17 14:14:50

谢分享!

HK民众自发援助成功逃港者也可歌可泣!

难以想象,弹丸之地,"唯利是图" 的港人,救助了多少成功逃亡者啊!还专设绿色通道救助民运人士。。。。

回复 | 2
作者:云乡客 留言时间:2022-06-17 14:12:00

文中关于知青的三条逃港路线描述的很准确。不过除此以外,在珠江三角洲濒海地区落户的知青还有一条比较艰难的路线。他们首先要在斗门白蕉附近村镇侦察好下水的地点,头天晚上趁着海水退潮顺流游泳到中途的大、小横琴岛找地方躲起来;第二天涨潮的时候再朝澳门方向游过去。藏匿在岛上的期间,要冒被巡逻的民兵发现的风险,在水中偶尔也会遇到巡逻艇被抓回去。平沙国营农场和红旗农场的逃港知青不少采用这条路线。

早期逃港成功的知青中,有人抵港后把前往海边沿途村庄的地势、小路和民兵哨站一一标示,寄回国内给想要逃港的朋友参考。我亲眼见过这样的地图,也为我队的知青复制过那样的地图。


回复 | 2
作者:Siubuding 回复 奥维尔 留言时间:2022-06-17 13:32:30

同龄人背景相似群体埋堆悼念很正常。能够游水的,多是身强力壮的青年人且少家室牵挂,而那时的青年人,多数被伟大领袖毛主席发配乡下,所以多是知青。像前中共总书记陈独秀先生的女儿老年抱着油桶游水偷渡成功,是个别的。

我的舅舅游水偷渡,不是知青,因为他是农村的地主的儿子。而此地主,不过是当年因为作为一个贫下中农的儿子到广州读书,媾到一位西关小姐为妻,在广州工作后一段时间后,回农村买地耕田,因有文化科学种田,变得在穷山村中比较富裕。解放后,根据毛主席分配的名额,被评为地主被我党发动群众批斗而气死。我妈从高中退学,与弟弟妹妹打散工担石灰帮补家计。而我一个舅舅,因为继续被生产队干部迫害,大了一身,逃到广州投靠我家一段时间后游水到港。


小学的时候,就听同学说过,他的舅舅与一大群知青逃港。在山上,被人民解放军追捕,用冲锋枪扫射。大部份被打死,同学的舅舅躲在一个坑里逃过一劫。当年我爱党爱毛主席尊崇解放军,此事反差甚大,令我印象深刻。

回复 | 1
作者:奥维尔 回复 一冰 留言时间:2022-06-17 11:24:54

第一座“逃港罹难知青纪念碑”设于2014年,首先由香港一批逃港成功的知青排除重重困难,在香港离岛建立,每年5月1日都有大批倖存者前往悼念拜祭。


但自2020年以来,纪念碑在香港继续保存以及拜祭几乎已不可能,故此,他们与现在美国落地生根的逃港倖存者商量,决定把纪念碑建在美国,让这些屈死的亡灵有个永久的安身之所。


回复 | 3
作者:西石槽7号 留言时间:2022-06-17 10:31:08

我的表弟(母亲姐姐的孩子)就是下乡后失踪了,不知道是不是偷渡而亡。他弟弟,我的另一个表弟,在乡下待到招工回广州侍奉父母,住在荔湾区宝华路165号,自家的一栋四层小楼,后来修地铁拆了。在天河区给了两套三居室。

当年全国有一千七百万知青下乡,广州全市也未必有一百万下乡知青。万维就有那么几个造谣生事之徒,唯恐天下不乱,狗屁不懂,还要哗众取宠,多次造谣被打脸而屡教不改。

回复 | 0
作者:艺萌 回复 一冰 留言时间:2022-06-17 10:14:09

“为什么只纪念逃港知青?当年逃港淹死或被射杀的有百万之众吧?”一冰,你的想法很好,虽然作者不是我,我也不是知青也非发起人,但我试着回答一下:不光所有逃港遇难者要纪念,49年以后死于红祸的不计其数,将来都要立碑。这个知青逃港遇难者碑是逃港知青幸存者所做,一个很好的开始,一个一个来吧,毕竟一个非正常国家要统计非正常死亡者一定非常困难。我知道有人也在收集右派名单,一定也有人在收集各种运动中遭受迫害致死的人员名单。

回复 | 5
作者:艺萌 回复 一冰 留言时间:2022-06-17 09:58:29

回复 | 3
作者:一冰 留言时间:2022-06-17 08:58:52

两个问题:

一,为什么只纪念逃港知青?当年逃港淹死或被射杀的有百万之众吧?

二,这种纪念碑为何又建在美国,地点或中国或香港都更贴切。

回复 | 1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