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艺萌的博客  
凌波仙子的艺术花园  
网络日志正文
为什么孙维被直指为凶手? 2015-12-13 06:08:46
关于朱令事件的几点说明

瓶中喵(微信号:pzmiao)昨天因为林森浩之死,跟大家提起了朱令投毒案,年轻人大概对这个案件没有印象,这也难怪。所以有人留言,让我继续推送这件事的一些细节。当然,也有一些留言很奇特。比如说,「朱那么多同学,无一人为她说话,是为什么呢?可怜人必有可恨处!」所谓的可怜人必有可恨处是最典型的墙国人逻辑之一。墙国人永远以最大的恶意揣人。直接就把可怜和可恨划等号了。这是不懂思辨和批判性思维为何物的墙国人的一大毛病。只有等到不幸降临到自己身上时,他们才知道自己多愚不可及。更何况朱令中毒后,那么多人帮她,全部都被忽略了,只为了得出朱令可恨的结论。居然有如此混账。也有装外宾的问,「投毒时你看见了?法院没判你怎么能确定?」呵呵,玄武门之变肯定是假的,因为你无法穿越回唐朝,当然也就看不到了。至于法院没判,我如何确定?且不说我从来没有说我确定,自己树个靶子打,很有意思吗?更何况,在九十年代的中国,各方面的制度建设很不完善,在家里有大人物的情况下,此案有没有人做手脚,谁又敢保证呢?这些留言,让我作呕。今天,再编发一篇。由朱令同学贝志城所写,为拯救朱令,他们发起了国际求助。傻×就不要再留言了。朱令案的唯一嫌犯,叫孙维。再说一次,我不知道这件事是不是她做的,我只知道,人在做,天在看,作恶者,终有报应。对了,提醒一下,目前,孙维已改名孙释颜。

文(贝志城-朱令同学)


我是贝志城,朱令的初中高中同学。朱令大学同学们口中的“谣言”制造者。1995年4月,朱令二次中毒,4月8日我和5名中学同学一起去医院看望她,我们每次一个进入ICU,那个我们熟悉的美丽、活泼、多才多艺的朱令,头发全秃,全身插满管子躺在那里,昏迷不醒。我现在还记得自己当时的感觉,双腿发软,想跑又跑不动。一个男同学说,我们一定要救朱令。那时我刚刚接触互联网,就和朱令的父母说了,要通过互联网求助,确定朱令的病因。朱令的父母对互联网一无所知,并没有表示出很大的兴趣。


1995年4月10日我们开始通过互联网求助,就此我开始卷入此事。


我第一次在网上明确表示怀疑孙维是2002年,在这之前我甚至没有在网上谈论过,因为这是一个非常不愉快地回忆。不知道朱令和孙维的大学同学们说我每隔两三年就散布“谣言”有何根据。


怀疑孙维并不是我的臆断,1995年之前,我根本不知道孙维是谁。朱令铊中毒距现在已经11年了,警方透露给朱令家属的唯一嫌疑人,就是孙维。并不是我以及朱令家属怀疑孙维,警方才开始调查孙维,而是警方长时间地调查孙维,我们才知道了孙维是这个案件的嫌疑人。


朱令的大学同学们,都表达了自己的美好祝愿,愿朱令活下去,健康起来。但你们可能忽略了,朱令和其亲属还有另一个愿望,那就是要知道到底谁是真凶。


2005年的时候,朱令的妈妈还去市公安局信访,市局口头答复,此案上级早有批示,不可能再查了。


对于这个11年未破的案件,孙维是唯一的也是最后的线索了。


所以负责任的做法是说出自己知道的真相,哪怕是点点滴滴。你可以不怀疑孙维,但你用什么担保就不是孙维。我坚持自己的怀疑,从警方和清华透漏的点滴信息没法不让我坚持这个怀疑。


我曾经试图和朱令的大学同学联系,希望尽量接近真相,找到真凶,也不希望冤枉好人,得到的答复大多是不知情、不爱讲。现在我被群起攻之指责为“谣言”制造者,那么如果果真是谣言,你们的沉默和冷淡是不是也是这“谣言”产生的一个因素呢?


下面我就我所掌握的事实做以下说明,鉴于国内的现实和对知情人的保护,请恕我不能如“团支书”所要求的那样给出消息所闻的明确出处,但不代表这仅仅是道听途说。




1,孙维如何被怀疑?


调查之初,没有人怀疑孙维,朱令的同班同学都没有怀疑孙维。而是班上另两个女同学,跟朱令有矛盾,甚至在朱令重病时都坚决不去看望。包括朱令的男友当时怀疑的也是别人。


警方把孙维列为嫌疑人,是因为清华大学出具的材料:孙维是唯一接触铊的学生。民乐队,她是朱令的替补。


这并非是我造的谣言,这个孙维应该很清楚,被警方问讯时,应该已被告知。


2, 朱令的杯子在床下孙维的箱子中翻出


这个事实我第一次得知是1998年,朱令的母亲亲口所说。


消息来源是市公安局的一位离休干部。为朱家世交。太阳正暖只能证明派出所取走宿舍内属于朱令的东西,并不能证明警方没有搜查过孙维的物品。


3 朱令父亲走私铊传言


中国的重重社会关系,直面很困难的,我站出来了也就准备付出代价。警方调查之初,我的一位关系很好的大学同学,女友在清华且和朱令班上一些女生关系不错。说清华传言朱令中毒是因为他爸爸走私铊,不小心沾染的。当时,我想这个谣言如此恶毒,实在不像是无聊的人可以编出来的,告知警方调查出谣言的来源有助于此案的侦查。好友因此差点和我决裂,我被讯问时警方态度很友好,他的女友被询问警方的态度就完全不一样了。我对同学很抱歉,但是这件事还是要做。同时,我补充一点,谣言的来源最后查到了,确定为孙维所为。


4 翻译事件


救助过程中,我们专门编写了一个软件分析写邮件人的严肃度(包括是否医生、他判断是那种病、回信频率),在怀疑铊中毒之后,也用关键字搜索分类,把不同的诊断方案、治疗办法分出来,最后治疗方案也是这样。所以,当我们需要朱令同学帮助翻译时,我亲历的情形上个以前帖子已有详细描述,朱令同学的表现令人心寒。第二次我的同学吴向军和她们的团委书记应该说得很清楚,第一协和不接受材料,第二翻译的结果必须我们拿回来处理和甄别后才能有用。但是我们几次催要都得不到任何翻译的结果,现在这位团委书记解释说是直接交给协和了,我相信他?不管是因为他是党员习惯循规蹈矩还是清华北大的俞亮情节,显然他把这些摆在了他的同学安危之前。


5 朱令的班集体


朱令的班集体,恕我直言,给我的感觉,很奇怪。无论是在翻译事件的所作所为,还是后面我贴出的朱令的同学给我的邮件。在我看来,都是一个重视集体荣誉超过一切甚至同学的生命的班集体。现在这么多自称是她同学的人跑上来起劲,第一我希望你们用真名发言,无论是你们想洗清孙维的怀疑还是希望找出真凶,真名发言都是效果最好的。第二,希望你们跳着脚证明孙维人品的时候,能够把这十年来你们没做的工作补做一下,清华到底对铊盐的管理是怎么样的,同学中谁能够接触。请不要在11年之后,告诉我,朱令是自己不小心误服的,其实那个真凶是不存在的。


6 关于孙维被清华扣发毕业证及不出具出国证明


孙维自己的帖子已经证明我所言非虚,孙维的同学的帖子也证实了她已出国多年。


7 孙维的爷爷有没有干涉此事


95年下半年,警方已告知朱令父母在调查孙维。孙维声称警方97年前都没问讯过她,并以她爷爷1995年12月已经去世,证明没有涉及此事。此事的正确时间线索是,95年下半年,警方已明确锁定孙维,当时的最高国家领导人不是邓,中国人都知道,在中国最高领导人是总书记。


8 我为什么坚持怀疑孙维


我接受警方问询仅一次。我没有向朱令家人提供过任何潜在怀疑人的信息,朱令家人对孙维的怀疑来自警方。我和朱令的父母通过不同渠道看到了一些证据,我怀疑孙维就是凶手,但不是100%确定。很多人希望在这里提供证据,我说了一些可以说得,但是第一中国的政治和现实不允许我提供更多的,第二很多证据我相信嫌疑人本身也不知道;我在这里提供了只会让可能的凶手掌握更多的资料,更好的逃避法律的制裁。


我的消息来源主要来自警方、校方提供给警方的证词,以及朱令的父母、或者是刚才那位我的同学的女友,我没有理由怀疑他们造谣。如果没有人能够提供确凿证明说明清华作了伪证,我不会收回这个怀疑。更何况一些信息是从两个不同渠道得到了证实。孙维的同学有的写的言之凿凿,以前说根本不了解情况的不也是你们吗?有的证明比较可笑,例如,太阳正暖同学愤怒的证明水杯事件是子虚乌有的,其实你能说的只是,这件事我不知道。警方调查的结果不可能透露给你,警方搜查的时候也不可能让你在边上看着。包括还有一些自称同学的人居然提出来让我登出警方案卷这样天方夜谭的要求,我很不理解你们这么做的原因。我希望你们提出证据的时候,不是用一堆马甲互相证明,为什么能证明,拿出证据来。你们身在国外,不存在面临的政治压力等等。无论为了孙维还是朱令都希望你们用真名站出来说清楚。


9 清华的责任


协和治疗过程中,极度抗拒外面的协助,记得我把整理好怀疑铊中毒的资料交给他们,在医院走廊等了一上午,所有医生都拒绝接。事后他们解释误诊的主要原因是由于清华,说清华矢口否认朱令可能接触到重金属盐。另外由于是两次中毒高峰,当时想不到投毒的可能,没人会想到重金属中毒的症状是这样。警方调查,又是清华指证只有孙维因为参加一个项目可能接触到铊,如果孙维说不只他一个人能接触铊是真的,那我认为此事无论朱令的中毒和迟迟找不到凶手都是清华责任最大。




10 网上洗不白孙维


我不认为是我一直在造谣言,孙维彻底洗清自己的嫌疑也不应该是在网上。


如果朱令事件还能有个水落石出之日,我希望孙维勇敢地向校方和警方讨还自己的清白。


孙维的同学们,最应该做的,也不应该是和网友对掐,而是应该尽可能地回忆一下当年的真实情况。到底谁能接触到铊、谁有可能下毒、铊盐的致死量差不多一克下去要什么条件。或者能够让舆论客观的调查此事,形成压力,让警方重新调查此案,让清华在压力之下将真实的情况还原。


朱令被投毒,总得有个投毒者吧,不要告诉我是上帝。

----------------------------------------------------

央视官方微博发布清华铊中毒女生朱令高中译作《大麦歌》,歌词"大麦俯身偃

­,海滨有低地,巨风动地来,放歌殊未已; 大麦俯身偃,既偃且复起,颠仆不能折,昂扬伤痛里; 我生也柔弱,日夜逝如此,直把千古愁,化作临风曲。"朱令在汇文中学上高中­翻译的《大麦歌》 比郭沫若翻译得还要雅致、工整,如诗经般优美、简洁。 才知道中国为何没有乔布斯,这种天才,还没出道,就给人毒死了。
朱令,北京人,1992年考入清华大学。朱令事件是指朱令在校期间离奇出现铊中毒的症­状,导致身体健康遭到极大的伤害,最后得助于互联网才受到确诊和救治的事件,这是中国­首次利用互联网进行国际远程医疗的尝试。由于朱令没有铊的接触史,警方认定为是投毒事­件,但此案经过调查之后,几度沉浮,凶手至今仍逍遥法外,尚无明确结果。且由于警方对­事件处理过程中的一些异常行为,让朱令案成为公众事件,从而衍生出对于作案嫌疑人家庭­背景的各种猜测。2013年4月16日,随着复旦投毒案的告落,关于彻查朱令案的呼声­亦再度涌现,昔日作案嫌疑人孙维遭到社会舆论的广泛争议。

<img _url="

浏览(8838) (11) 评论(72)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南大街哦哦 留言时间:2015-12-16 22:17:58
华山:另外你从来不会在国内任何场合抖出你“蛾子”的马甲

+++++++++++++++++++++++++

华跛士:网络本是个虚拟世界,不是查户口的地方,不是查档案的地方,懂吗?你会在万维上说你华山本人的真实情况吗?又有多少人会在任何场合抖出自己的马甲?所有虚拟是可以的,当然虚拟不等于虚伪。俺在这里和你的辩论俺家里人是知道的,像你这样用“华山”的网名经常在万维挨骂就不知道你家里人知道否?另外,俺在网上举的一些事例,基本都是发生在俺的同事、邻居、同学、朋友、亲戚当中,为了当事人的隐私,俺为什么要不分场合的抖出自己的网名呢?

生活中的俺被了解的人说成:透明人,叫做坏事都不会的人。
回复 | 0
作者:南大街哦哦 留言时间:2015-12-16 20:34:05
华山:你不是跟着起哄要把孙维定成罪犯吗?你认得朱令还是孙维?
++++++++++++++++++++++++++++++
华跛士:这案子俺可能还有一点点印象,俺不想炒作这案子。俺的目的就是和你较劲,让大家知道你是一小丑。


华山:怀揣着中国护照,一进中国就装孙子良民,表明有别于他人
+++++++++++++++++++++++++++++++
华跛士:俺在国内的网上就是这个观点,当然被封过网名。俺在单位的局域网也是这个观点,被管理员警告过,被车间领导敲打过,最严重的是被单位的厅级领导调查过,幸好当时俺的一个协作者的一个亲戚也是一厅级干部,所以没有被...反正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了。


华山:把你办成个案,那是太抬举你了。
++++++++++++++++++++++++++
华跛士:俺可是“携带几十万外逃的中国公民,”,为什么不办俺?还有没有法啊?


华山:薄熙来案,.....但在今天,仍然属于个案,不过是...打击不同派别的一次政治斗争,
+++++++++++++++++++++++
如果连薄熙来这样万人皆知的案子都能办成个案,那中国还有什么案子不能办成个案呢?


华山:最后,还是惊讶你这个“他干五”敬业精神,
+++++++++++++++++++++++++
华跛士你已经N次说俺是“他干五”了,俺也解释了N次,这样吧谁说错了谁就全家天天吃猪屎!
回复 | 0
作者:华山 留言时间:2015-12-16 17:21:43
---如果你丫硬是要把俺认为是罪犯,请问你丫的证据呢?法律依据呢?你丫是想把俺办成个案呢?还是法治不健全呢?

妖蛾子,问你呢?你不是跟着起哄要把孙维定成罪犯吗?你认得朱令还是孙维?把你办成个案,那是太抬举你了。怀揣着中国护照,一进中国就装孙子良民,表明有别于他人,出国多年仍有一颗红亮的心。那再贪多少,当局舍得会抓你吗。另外你从来不会在国内任何场合抖出你“蛾子”的马甲,把在万维上的这些反华言辞顶在脑门上去发动群众抗争。这不仅是你,万维上那些右派大佬们的策略。越是表面上像与中国政府有血海深仇的,越是与中共当局勾勾搭搭,无利不起早,不是经商,就是等招安,当然更不必说你这样保着国籍的,还有念头在体制内混个一官半职。

朱令案当然是个案,否则也无法解释今天复旦林森浩的判决。哪怕是你爷爷薄熙来案,如果发生在文革,那是黑暗与全社会受难。但在今天,仍然属于个案,不过是习近平打击不同派别的一次政治斗争,是历史的瞬间倒退,但在中国改革开放,迅猛发展的今天,这种小动作阻碍不了中国的前进步伐。因为习根本没有毛的声望与能力,动摇不了改革开放的根基。不管多少海外民运法轮鼓噪呐喊,现在反腐已是强弩之末。一旦此种所谓的反腐进行不下去,那么王歧山的政治生命就结束,而习近平的也常不了。

与朱令的冷盘不同,薄案一直都有新的发展。从法国所谓豪宅被拍卖,到满检长上吊,到徐明之死,一直暗流涌动,人民在睁大眼睛看着,中国广大的干部在注视着。人们正从中学到了什么,人们也有理由希望看到陷害者的下场。

一个重要的分界线是:咱们对中国始终保持乐观的态度,由衷地为中国人民总体进步与富裕高兴,相信咱们的民族和人民,相信改革开放给中国人民带来的好运将会持续。不管谁将来执政,中国将是一个自信的民族主义政府,在世界舞台上与各族平等屹立。而你们,用一种失败者的眼光,怀着仇视,忌恨的心理对待中国的发展。由于历史不会按照你们的邪路去走,所以你们就把所有的愤懑转嫁到自己的祖先和同胞身上,从而根本失去自我,没有任何希望与前途。记住:中国是中国人民的,不是反华小丑们的。

最后,还是惊讶你这个“他干五”敬业精神,经常能在半夜与凌晨值班发帖的热情。不过还望多自重,否则人玩完了,那精心呵护的护照还有什么用处?
回复 | 0
作者:南大街哦哦 留言时间:2015-12-16 09:30:18
华跛士:你丫咋那么狂妄呢?你丫在朱令案强调的是个案,既然你丫说到了个案。那咱就想请教你说说你薄熙来爷爷在重庆打黑滥用酷刑是个案还是法治不健全的问题?还有你薄熙来爷爷被判了,你很为你丫的薄熙来爷爷鸣不平,咱也想请教你丫,你丫薄熙来的案子是个案还是法治不健全的问题?俺请教你丫的问题你丫是真不懂?还是你丫又装糊涂?俺还不谦虚嘛?

这些年俺从中国进进出出好多次,既然你都认为俺是外逃、嫌疑大?中国的有关部门怎么从不找俺的麻烦?请问你丫俺这是个案还是法治不健全?

华跛士如果你丫硬是要把俺认为是罪犯,请问你丫的证据呢?法律依据呢?你丫是想把俺办成个案呢?还是法治不健全呢?
回复 | 0
作者:溪谷闲人 留言时间:2015-12-16 08:19:11
华自干六,自己干自己,干晕了吧?说话驴唇不对马嘴,狗戴嚼子胡勒。
回复 | 0
作者:华山 留言时间:2015-12-16 04:31:41
妖蛾子,你咋这么谦虚呢?作者与咱华山都是朱令案的嫌疑,你这中国携带几十万外逃的中国公民,嫌疑不更大?不过,咱已经说了,中国的“爷爷”们,想抓也只会抓你这样的中国籍的罪犯,绝不会轻易去动哪怕是孙维那样的外籍人士。

---铊这种重金属万分罕见,仅据此,破案应该易如反掌。

闲货,美国铊受害者已经表明自己中毒原因,但“易如反掌”的结果是自己命丧黄泉,比朱令还不如,死了都胡涂。不过咱还是欣赏你回那位海天的话:

---质疑司法的公正?这正是中宣部需要的。

对错不问,这句话本身挺精彩,映证了中国一句老话:愚者千愚,必有一得。
回复 | 0
作者:溪谷闲人 留言时间:2015-12-15 20:30:49
华自干六,我什么时候说过“铊中毒容易诊断”了?你怎么就会胡说八道涅?
原文说得很清楚,是被害者的朋友等,通过当时还不是很成熟的网络,像世界球员,才得到美国热心人的帮助……一步步诊断出“铊中毒”,而此时,清华狗屁大学的保卫科早已将犯罪现场破坏殆尽。
你连原文都不看,满嘴喷粪,自干六干得这么愚蠢、白痴,在国内肯定也是个下流货色。
回复 | 0
作者:南大街哦哦 留言时间:2015-12-15 19:58:56
作者:华山 留言时间:2015-12-15 17:42:28
妖蛾子,中国的公检法的权力范围就是整治你这样的中国“刁民”,不管是你薄熙来祖爷爷,还是你习近平祖爷爷,想治你就像是捏死个蛾子,这个咱相信。

+++++++++++++++++++++++++++++++++++++++
华跛士:俺连犯罪嫌疑人都够不上,你丫就说你爷爷可以“想治你就像是捏死个蛾子”,请问你丫这是个案,还是依法捏死人?
回复 | 0
作者:南大街哦哦 留言时间:2015-12-15 19:45:01
作者:华山 留言时间:2015-12-15 17:42:28
妖蛾子,中国的公检法的权力范围就是整治你这样的中国“刁民”,
++++++++++++++++++++++++++++++


那你华山的薄熙来爷爷是刁民了?
回复 | 0
作者:华山 留言时间:2015-12-15 17:42:28
妖蛾子,中国的公检法的权力范围就是整治你这样的中国“刁民”,不管是你薄熙来祖爷爷,还是你习近平祖爷爷,想治你就像是捏死个蛾子,这个咱相信。脚踏两只船的人,没有这样的准备,不想付出些代价,那中国的便宜不给你们这些两面人赚足了?

回闲货,任何“自干”的,都比那些讨狗食的“他干”强。因为人家自食其力,讲的是自己想讲的话。你这样“他干”的,去领救济款,乞讨救济粮的时候,必须看施舍者脸色行事,“嗟来之食”,不是白给的,吃下去不摇尾巴是不行的,否则狗粮难以为继。

闲货到哪儿帮闲,就给哪儿“增色”不少。尔曾大言不惭地讲:铊中毒是很容易被诊断的,你可知就在新州,纽约的近邻,就有位铊中毒的病患,亲口告诉医生可能是铊中毒,结果被医生斥责为“妄想症”,延误两星期诊断出来,隔天就一命呜呼,连朱令的预后都不如。这是在美国发生的事,闲货你就骂黑吧。

至于那位汉卿女士,倒是忠厚,点出了炒作朱令的本质,不过是借助朱令大棒来为己所用去打人。这样的人一不会关心朱令身体状况,二不会为之捐款,三不会去抓孙维。日头上马照跑,舞照跳,逮这朱令这样的免费的工具,不用白不用,当然多年结果证明:用了也白用。
回复 | 0
作者:南大街哦哦 留言时间:2015-12-15 10:08:02
难道华山想说的薄熙来案只是个个案,而不是法律制度上有什么问题?
回复 | 0
作者:南大街哦哦 留言时间:2015-12-15 09:18:40
华山的小伎俩骗骗傻瓜还勉强。

中国的司法体系虽然有公检法,可是在公检法的后面还有一个专管的头。这就是为什么华山的爷爷们薄熙来、王立军们敢于滥用酷刑了。
回复 | 0
作者:3play 留言时间:2015-12-15 09:09:23
很直接的一个刑事案变成了政治案,简直就是中国版的”谁杀了JFK“,不过这阴谋论的粉丝们就只有一根筋,直指背后的黑手-孙维的爷爷,一百多岁连GCD都不是的什么政协副主席。他们根本也不管什么正义伸张,他们一口咬定孙爷爷买通了江总书记,再买通了公安局,再买通了氰化大学,再买通了办案的所有警员,这些办案人员竟然二十多年来都没有人泄露这奇案黑幕,你说这些屁民们郁不郁闷吗?
回复 | 0
作者:溪谷闲人 留言时间:2015-12-15 08:19:07
华山属于自干六,这孙子自己承认的。在国内属于“烧香找不着庙门、抱佛脚找不着脚丫子”的贱货。
那位热泉,不过是啄木鸟抖落花屁股的家伙。瞎扯什么“侦探”,白痴。
回复 | 0
作者:汉卿 留言时间:2015-12-15 06:50:20
看评论后真得是为华山可惜。任何人去同情、凶,甚至把怀疑对象“做掉”都可以,就是不能拿朱案去麻烦或者反中共。华山从来不晕,知道自己的任务 -- 维稳。他如果还在中国,100%肯定,坐一个不小的官位,享福。来美国,真是错呀!
回复 | 0
作者:华山 留言时间:2015-12-15 04:26:13
谢谢作者。如果就事论事,没有人不同情朱令。贝勒爷初始的举动也可圈可点。但后来他越俎代庖,硬要充当网络法官,给一位自己也不能确认的女孩定罪,那么就与当初人道主义援手的情怀南辕北辙。说的好听点的是红二代的骄狂,说得不好听的是有意搅浑水,以掩护真凶。

事情已过去了二十年,最新材料都已经是两三年前的旧闻,就是朱令的律师也觉得无利可图,那么现在一再重复地重炒此案,只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是想弄点别的东东而已。

现如今复旦的林森浩已被处决。那么按作者对中国社会现实与投毒的深刻理解与剖析,是应该就林一事大颂特颂当今的清明圣世。一朱一黄,算是两案相抵。请回归到案件本身,怎么坚守都不为过,但不要想得过多。

至于某网友愤怒:又有方是民什么事?那不如去问作者又有她什么事。话说回来,这此争论与作者本人也没太大的关联。文字都是ZT,原创都放在跟贴里了。如果万维不予置顶,或者也让人ZT一下那篇“贝志诚为什么撒谎”,事情本来很和谐。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5-12-15 04:08:08
艺萌说的好,只要杀害朱令的元凶逍遥法外、我们就会一直关注下去。

朱令的正义就是每一个中国人的正义。
回复 | 0
作者:艺萌 留言时间:2015-12-15 03:54:08
木桩 龙应台曾这样说,宇宙之内, 最公道的有三:一曰天,二曰地, 三曰良心,天地良心乃三位一体。即使是坏人也会有良心发现的时候,因为良心在任何时候都是中立的。谢谢你!
回复 | 0
作者:艺萌 留言时间:2015-12-15 03:42:10
华山 再次谢谢你的关注和意见。朱令案一日不破,我们就会一直关注下去。
回复 | 0
作者:木桩 留言时间:2015-12-14 20:33:01
顶艺萌的仗义执言。艺萌是有良心的艺术家,艺术家有了良心,艺术创作才能经得起时间的考验。向艺萌致敬!
回复 | 0
作者:华山 留言时间:2015-12-14 18:03:43
---我怀疑华山就是凶手,但不是100%确定。

博主大人,咱特欢迎您的这种怀疑。但到你凶他凶大家凶的时候,你就晕了,忘了你的主要任务。如果说朱令案二十年前是热炒,十年前是冷盘,现在已是残羹剩饭,还有人舍不得下席,那是有癖。据说朱的最新案情已发展到是室友集体作案,作者应与时俱进,把所有作案的姑娘们全都人肉搜索出来,也许她们都来美国,就住在离你不远的地方,逍遥法外。

朱案中的大部分故事都出自贝志诚贝勒爷之手,特别是它热炒孙维的家底,以此来证明判案的不公。但贝勒爷自身,那也不是浪得虚名。其爷爷是开国中将,外公是开国少将。贝母曾长期担任国家领导人的翻译(两任总理李鹏与朱融基)。如果是家庭背景起作用,你觉得孙家和贝家哪家势力更大呢?贝勒爷如此歇斯底里,肯定调用了所有家庭资源想去搞垮孙维,但没成功,说明当局多少还有点良心,没按“亲不亲,阶级分”的阶级斗争为纲去定性。

朱令案令许多人感叹:女人之间的仇恨是最毒的,本来这是加在孙维头上的,现在看来加在那些根本不知内情,只从小道上得些许佐料,就想置一女人于死地的甲亢型的女士们身上,倒也很贴切。

二十年过去了,朱令案想来追溯期已过。想出这口恶气的人们目前有两条路可走:第一当然是做掉中共,然后翻盘。这也是为什么要反复炒此冷饭,并且得到万维与部分人狂热吹捧的原因。但这很难。孙维已在海外,怎么引渡?况且如果做不掉中共,反而被中共做掉,那是赔本的买卖,这个右派们都懂。这么多年光说不做都已成了葵花宝典。

另一个就是直接做掉孙维,据说孙改性换名就隐藏在美国。作者似乎知其行踪。咱这儿就有几位太太们表现了超高的热情,钱看来不是问题,雇凶也不会是问题,重奖之下,必有勇夫。另外美国一向支持反共正义事业,杀了孙也会高抬贵手放行。那么希望作者的这系列的第三篇就别再ZT贝勒爷的英雄救美传奇,而是实打实地向那些满怀正义感的老爷太太们发动募捐,做掉凶手,一劳永逸地解除心头之恨。
回复 | 0
作者:艺萌 留言时间:2015-12-14 17:35:01
michelle2007,谢谢你的信息。如果真是像你说的,那太黑暗了。不过我还是相信媒体和网络和正义的力量,只要我们不放弃,终有云开日出的那一天。
回复 | 0
作者:michelle2007 留言时间:2015-12-14 17:24:55
楼主,你根本不了解中国。在中国,要捞人,关键是找到具体的办案人员才能做手脚,只找到分管领导是不顶用的。如果有确凿的证据,那要出天文数字才能买通办案人员。在这种情况下,再大的领导没有直接利害,是不会惹那一身骚的。以孙家的情况,根本不具备那个实力。
回复 | 0
作者:艺萌 留言时间:2015-12-14 15:52:37
海哲 网络定罪是不好。要避免网路定罪,首先要求国内的新闻的透明度和办案的可信度高。
回复 | 0
作者:艺萌 留言时间:2015-12-14 15:47:41
瓢虫美女,好久不见! 非常想念。 我知道你活跃在你的天地中, 能量无限。 希望能早日能看到你的作品问世。 我好高兴我们都喜欢探案的电影。我是超爱啊! 我今天才刚看了一部柯里斯蒂的电影。 《 Murder, She said》, 不光办案过程一贯的曲折奥妙,那种处处透露出的英国式幽默我也是欣赏不已。啊呀,我们以后找机会好好聊聊了。也祝你全家节日快乐, 你更是越来越漂亮!
回复 | 0
作者:艺萌 留言时间:2015-12-14 15:39:44
白龙马1 希望能像你说的那样有个比较圆满的结局。不知道这样冷血的凶手能否会良心发现。。。
回复 | 0
作者:海哲 留言时间:2015-12-14 15:35:13
网路定罪,可恶之极!
回复 | 0
作者:ladybug 留言时间:2015-12-14 15:28:06
艺萌, 特别欣赏你的真诚和勇敢精神! 朱令的案件我也是通过当年在万维看到的文章才知晓的。 平时我就对悬疑的故事有兴趣,跟你一样, 也很喜欢克里斯蒂的系列故事, 而我本人的创作也受到她的启示不少。虽然说,我们普通人没有受过判案的训练,从而无论你从那个角度来维护你的说词,其实都不为过 。 但我想也许我与你有些交集点。

1。首先thank you for sharing the articles. 贝志诚作为朱令父母最初的守护者,还是非常了不起的。他还提到另外的几个同学。本人由衷敬佩。

2。宽恕杀人犯是一个理想的境界,可惜这个世界越来越没有能力做到这一点。作为杀人者,最由衷的忏悔就是要用自己的身体去赎罪。以身作则,给后来的人一个警示和提醒。至于受害人家属是否会因此而感到宽慰这只是因人而异或是一个比较 narrowed氛围的事。

还有很多事想跟你探讨分享, 但苦于时间不多。总之, 一直喜欢你的文章和视觉。祝你和各位来访网友节日愉快!
回复 | 0
作者:白龙马1 留言时间:2015-12-14 14:32:10
朱令中铊毒案几乎已成为最著名的陈年旧案,凶手至今逍遥法外,朱令仍受荼毒之苦。我相信当年的投毒者这么多年虽然未受到法律的制裁,一定也饱受良心的谴责和舆论的折磨。我觉着投毒者最终投案自首,自我爆料的可能性很大,这样她或他的余生才能过得踏实,这个亿万国人所关注的“悬案”才能了解......
回复 | 0
作者:log_in 留言时间:2015-12-14 13:02:32
博主,你说:
log_in 你的观点我不敢苟同。Close的案子我们也不能忘记。我们的社会需要善良和正义之人来帮助监督这个政府。让坏人不能为所欲为。你说的最后面的情况也属于你的臆测。这个案子牵扯到办案的司法部门,司法部门就是政府部门,政治当然是绕不过去的。 我相信善良的人们,是热切希望找到真凶的。
-------------------------

没有人让你忘记这个案子,你善良正义要监督中国政府我鼓励和赞赏,你说司法部门就是政府部门我无意反驳,但把一件刑事案和政治搞到一起我只能呵呵了。我不能认同的是你好像有一种情绪,即政府在偏袒这个投毒罪犯。这是典型的臆想,因为没有任何证据支持。对于一个closed案子,要想重审,必须提供新的证据,这是最一般的法律常识。

到目前为止所有对孙维的指控和所谓“证据”,都是来源于贝志城的的“推理”,而网上也有很多你这样的热心善良正义人士,对贝的假设进行了逐条反驳。你要真关心这个案子,应该正反两面的意见都看看,消化消化,再动感情恨政府也不迟。比如这篇,你也可以读读:http://www.xys.org/xys/ebooks/others/science/dajia14/zhuling2.txt

不是说孙维一定不是罪犯,但凭贝氏那几条,你凭什么就定孙维的罪呢?难道把她抓进去上老虎凳,灌辣椒水么?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