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艺萌的博客  
凌波仙子的艺术花园  
网络日志正文
为什么美国失去了新闻自由?惊世丑闻是谁一手遮天? 2020-10-25 12:33:04


为什么美国失去了新闻自由?惊世丑闻是谁一手遮天?——拜登电脑门给全世界的警示

沈群 Steven                                                                                       

序 言

美国总统大选由于都是在十一月初集中投票并且最终确定花落谁家,所以大选年的十月总会爆出让人意想不到的新闻从而左右民众的选票。这些被爆出的事件被人们称为“十月惊奇”。

 

今年的大选被史学家认为是美国160年来最激烈也是最关键的一次。因而“十月惊奇”也就更层出不穷,而且一个比一个惊悚,一个比一个奇皅。真是没有最惊只有更惊。而拜登电脑门及“门”外的后发事件可谓是“惊”峰之极。

 

此事涉及到的绝不仅仅是拜登退选还是败选的问题,而是一个超过半数美国选民支持的总统竞选人(多次民调得出的结论)是否已犯下叛国罪的问题。这不仅美国史上未有,而且也是旷世奇闻。

 

本文并不想去探讨电脑门的真伪,那是美国FBI要做、必做也一定能做出的结论。本文要分析的是在电脑门背后一个更深层的社会问题——为什么美国在对如此关乎国家利益的事件报道上失去了新闻自由?美国新闻界现在怎么变成了这样?是谁改变了美国?

 

01

事件回放


去年4月,一个笔记本电脑被送到美国特拉华州(总统竞选人拜登的居住州)的一家叫The Mac Shop电脑维修店。

 

电脑修好后很长时间仍然没有人来取。根据相关法规90天内无人认领后店主有权处理此电脑的归属。

 

电脑店主John MacIsaac随后发现了惊天秘密——电脑中储存着儿童色情照片和上万个邮件及手机短信内容。由于他深知此事重大,所以于去年12月将此电脑交给了美国FBI。为防万一,他在交出电脑前自己留了下了内容的备份(好一个有心人)。

 

在“特朗普通俄门”的听证会上,店主并没有发现任何人出示他给的电脑中的内容。他觉得不对劲了,因为电脑内容有拜登家族和乌克兰的秘密,只要出示这个证据就能为特朗普洗刷被弹劾的冤情。但FBI什么也没做。

 

店主害怕了,觉得自己小命危机。就用原来的留底,又做了4个备份,分别给了自己相信的朋友。而其中一人就联系上了特朗普的私人律师,前纽约市长朱利安尼(就是那个大名鼎鼎扫清纽约黑手党的人物)。并把一个电脑内容备份交给了这个律师。

 

朱利安尼看过邮件后被内容惊呆,他又找到纽约的百年老报《纽约邮报》,他判断由于该报不是左派媒体,才有可能不加编辑地将内容爆料出来。果不其然,该报从10月14日以来接连刊发独家重磅报道将邮件内容分批披露于世,同时朱利安尼也在电视媒体上接受采访对邮件进行系列解读。(真堪比美国系列大片!),此剧至今还在一集集播出。


 

邮件内容不仅包含了拜登儿子(Hunter Biden)吸毒,对外国幼女的色情照片,还揭示了拜登父子在与俄罗斯、乌克兰等国的政治及商业往来中存在钱权交易的行为。

在美国总统大选投票已经开始,并将于两个多星期即将结束的时候,这个内容无疑是一个核爆炸。如果内容属实,这不仅会一剑封喉使拜登的总统之路立刻终结,而且将使一系列涉及其中的人(包括俄罗斯、乌克兰等一系列行贿者)判刑入狱。如果再加上美国一批高官的包疪和刻意不作为(如FBI拿到电脑以后十个月没有任何动作,是否有意保护总统竞选人),足够让华盛顿因此批罪犯而专建一个监狱。

 

那么这些内容是真的吗?还是像民主党的一个议员所说,这是一个由俄罗斯情报机构精心设计的一个影响美国大选的阴谋?

 

直到写此文的今天,《纽约邮报》的系列报道还在不断推出(上万个邮件确实是海量无法一下全刊出),而朱利安尼的解读也在一集集进行。我相信FBI会给出一个最终的结论,但我在此可以给出一系列相关事实让各位吃瓜群众自己先行判断——

 

1. 那个笔记本电脑在送店维修时留下了一个拜登儿子(Hunter Biden)签字的收据。


2. 电脑上有波‧拜登基金会(Beau Biden Foundation)贴纸。波‧拜登是拜登的已故长子;

3. 事发后媒体曾就此事求证拜登和他儿子Hunter,但两人均未从正面直接否认此事;

4. 事发后拜登的律师曾去那家电脑维修店索要那台电脑;而且是用邮件向店主索要。(这不是纯属递刀子行为?起码难以否认这电脑的归属吧?)

5. 乌克兰相关高官发表电视讲话确认其中涉乌克兰邮件属实;

6. FBI和司法部人士在接受福克斯电视台的采访中表明,那个电脑与俄罗斯干涉美国大选无关。

 

就在全美人民都在惊诧中热议此事时,由《纽约邮报》独家做出的这系列报道被美国两家最大的社交媒体——推特(Twitter)和脸书(Facebook)禁止分享了!也就是说相关新闻被和谐了。网民发现无法转发有关此事件的内容。

 

你可以想象吗?在一个被公认为最具新闻自由的国家新闻被封锁了!

 

本文要分析的就是这背后的缘由。

 

02

无法无天,天怒人怨


不管那电脑是真是假,邮件是真是假,这个新闻封锁的事实却千真万确。当人们发现有关这事件的信息在网上发不出去时,全都惊呆了——这还是美国吗?

 

人们进而发现,推特拒绝解封《纽约邮报》账户,同时推特向《福克斯商业》证实,《纽邮》已被告知解锁账号的“必要条件”——那就是删除对拜登的不利报道。

 

——一石激起千层浪,10月17日,抗议者在旧金山举行一场促进言论自由、谴责科技巨头审查的集会。他们在旧金山的联合国广场( United Nations Plaza)举行集会,然后将抗议活动进行到几条街区以外的推特公司总部。

 

据福克斯新闻报导,这次集会活动是由保守派团体“拯救美国团队”组织的,专门抗议推特审查言论自由。

 

但集结的人员还没出发,一批反抗议者就与抗议者就发生了暴力冲突。视频显示,反抗议者对抗议活动的组织人菲利普·安德森(Philip Anderson)拳打脚踢,并打掉了他的一颗牙齿。


 

安德森在遭到对方向他丢东西袭击时说:“这就是失去言论自由的后果。这就是在美国发生的事情,这就是我们的国家正在变成的样子。”

 

安德森说这就是他投票支持川普总统的原因。并说:“我爱美国,我爱这个国家,我爱自由言论。”

 

参议院司法委员会资深参议员科宁(John Cornyn)在接受美国电视节目采访时称,显然美国的社交媒体现在不再是中立地提供一个信息分享的平台,“他们绝对带有特定政治观点”,“我们将弄清楚这件事的真相,因为我们不能让这些本质上是公共论坛的平台,特别是在大选前,进行政治言论审查。”

 

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已于10月20日对推特首席执行官多西(Jack Dorsey)和脸书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正式发出传票,要求他们出席目前定于10月23日的听证会。

 

推特、脸书的做法也令国会共和党议员震怒。联邦参议员霍利(Josh Hawley)致函联邦选举委员会,要求调查脸书和推特为拜登竞选而协调出的干预行为是否违反了竞选资金或其它选举法。霍利还说:“这是科技巨头在全国范围内,实时地控制新闻和言论自由,一切都是企图要控制选举。”

 

此事越闹越大,现已成为全美人民关注的焦点。昨天有记者采访特朗普问:“你为什么说拜登是罪犯?”

 

特朗普毫不客气地回答:“他就是罪犯!你看那个笔记本电脑的内容就知道。他早就是罪犯!你们不报道这个事你们也是罪犯!”

 

03

主流媒体不等于正确媒体


令人不能容忍的是,拜登电脑门爆发后,连当事人拜登父子都不敢否认,但美国的主流媒体却视而不见,不去报道。民主党议员保持着集体失声,推特、脸书大肆屏蔽。到是有位著名技术普及工作者,急着跳出来辟谣,说拜登硬盘案是假的,这谁能相信?

 

可以说,拜登电脑门是识别美国媒体可信度的标志性事件。

 


美国主流媒体当时对捕风捉影的“特朗普通俄门”大肆报道,但对证据可靠的拜登案集体沉默。这充分证明了这些所谓的主流媒体早就沦为民主党的宣传工具,他们的报道也正如特朗普所说的那样,是假新闻(Fake News)。

 

人多并不代表正确,主流媒体绝不等于正确媒体。其实媒体本不应存在左媒和右媒之区别,只有职业可信度的差异。但这已经不是美国今天的现实。

 

特朗普的巨大负面形象不正是美国主流媒体长年累月宣传抹黑的结果?

 

纽约邮报、白宫发言人和国会共和党团队的信息都能被封锁,这暴露出来美国现在民主党左派的势力有多强大。

 

经过此事,美国网民已开始对推特和脸书另眼看待了。但媒体党派化是个无比危险的信号。根据一项研究统计,这两大社交媒体平台从今年五月至今,“政审”了川普65次,而对拜登则是零次。推特、脸书搞的政审采取双重标准,只对有利于共和党的内容政审,而利于民主党的就不政审。这些平台等于明显表态他们自己是民主党的党媒,完全失去了公正、客观的立场。

 

美国人民对这种行为的震惊是超越党派立场的。因为明理人都懂得不能以为此事不关自己——今天他们可以政审你的政敌,明天当然也可以政审你。

 

这次因为转发《纽约邮报》的新闻,好几个时政大V的推特都被删除,他们只能重新开始注册。普通用户账号被波及的就更多。原来这种我们熟悉的事情不是只在专制国家才发生。如《纽约邮报》的推特账号被封6天时还没有被解封。

 

说到底,美国现在已没有新闻自由,有的只是新闻大战。但这场大战基本上是所有媒体与特朗普总统的大战。特朗普一直以来几乎是以他的一己之力在战斗。

 

所以刚刚创办了自己的自媒体《战争空间》(War Room)的前白宫首席战略师及资深顾问班农在面对面采访了爆料此事的朱利安尼后说:“我们要做的是要么把推特和脸书关掉,要么把他们的领导人送进监狱。”

 

10月16日,共和党全国委员会(RNC)已经向美国联邦选举委员会(FEC)提交投诉,指控推特屏蔽《纽约邮报》有关拜登父子海外交易的爆料。

 

RNC声称,推特从事美国史上“最厚颜无耻、史无前例的媒体打压行为,它这样做的目的很明显,就是为了支持拜登竞选”。推特“采取了前所未有的行动,压制这些文章在其平台上分享”。

 

RNC要求FEC“立即调查”,并“给予法律允许的最高处罚”。

 

04

谁是那个遮天的黑手


 究竟是谁如此胆大妄为,挑战美国的新闻自由?挑战美国的宪法?拨云见日,我们看到的是这番景象——

 

脸书的高管目前阻止了亨特和乔·拜登在乌克兰腐败活动的所有负面证据的人,和当时协调拜登家庭收益与乌克兰之间的腐败活动的是同一个人。

 

——这是真正令人瞠目结舌的。人们似乎都不敢相信这是事实。这个叫Anna Makanju的人是负责脸书“平台上的选举诚信”的行政主管。而她在这个职位之前的工作是什么?她是前美国副总统乔·拜登的欧洲和欧亚地区特别政策顾问!

 

转过来我们再看推特。RNC说,推特首席执行官杰克·多西(Jack Dorsey)和其他高管“都是民主党和其他左翼事业”的捐赠者,公司政治捐款总额的98.7%都捐给了民主党人。

 

RNC在投诉中说,推特是“一个党派行为者,由偏袒民主党的人运营”,它正利用“公司资源为乔·拜登的竞选活动提供积极支持,这违反了联邦法律”。

 

投诉书还指出,推特的公共政策总监最近离开了公司,加入了拜登的过渡团队,而民主党副总统候选人、参议员贺锦丽的前新闻官现在在推特担任高级通讯经理。

 

参议院上周五也给FBI发函要求在22日前给出解释为什么如此重大事情没有进行调查和汇报。

 

另外,网络媒体还爆料了一张图片,上有90个主流媒体记者的名字和头像,指明这些人都是有据可查地拿了希拉里的钱来抹黑特朗普的。

 

我们从小就被教育媒体是党的喉舌,这回在美国也见到了真章。这世界好奇皅!

 

05

失去新闻监督,美国国将不国


早在1828年,当汤姆斯·马考雷(Thomas Babington Macaulay )撰写国会众议院文件就指出新闻媒体是美国三权分立后的第四权(the fourth estate)。

 

有了新闻媒体的监督,政府政党的独裁和腐败的行为才能有所畏惧,也才能在不法行为一旦发生就会被发现并受到相应的制裁。

 

怕就怕媒体失声,新闻没有了自由。特别是那些平民百姓可以自由发声的平台被一家独大地掌控。但不幸的是推特和脸书正是这样的媒体平台。这种控制就会出现党性大于美国利益、派性大于言论自由的事情。这是对美国宪法和立国之本的根本挑战。任何权利如不被关在笼子中就会膨胀,就会危及人性,就会产生社会悲剧。在这一方面没有国界和制度上的差异。

 

任由这帮人践踏新闻自由,人民就会失思考,美国就会失去方向,美国就会国将不国。

 

我们期待着23日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对推特首席执行官多西(Jack Dorsey)和脸书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听证会的举行。


 

我们期待着对每一个失去公正立场的媒体平台的领导人的听证会。看着这些寡头怎样面对联邦民选代表的质询。

 

我们期待着对每一个胆敢践踏新闻自由的恶棍绳之于法。

 


结 语


这就是为什么2020这场大选至关重要。因为从新闻被封锁这事来看特朗普所说的绝不是危言耸听——我们现在已站在美国文明的十字路口。

 

难怪人们都说这场大选是能不能保住美国的时刻,是1860年以来最重要的大选。(那次大选决定美国是一个国家还是分成两个国家,导致最终全美内战并总计死亡了70余万人)。

 

第一个人类建立在理念上的国家——美利坚合众国是不是能够在这场历史性的较量中确保她的立国之本?

 

美国之所以成为美国可以有很多界定的标准。但有一个标准足可以推翻所有标准——如果没有了新闻自由,那就一定不再是美国。


---------------------------------------------------------------------------




浏览(1788) (81) 评论(5)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天雅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0-10-26 17:14:27
Takes one to know one!
回复 | 0
作者:白草 留言时间:2020-10-26 16:17:00

美国媒体与中国媒体的区别,用美国的标准衡量,是官办和民办的区别。可是用资本为标准衡量,都是有钱人的传声筒。美国唯一发出新闻的斯诺登逃亡在俄国,维基解密的创始人不在美国也照样被捕。美国从来就没有新闻自由,只是程度上的轻微差别而已。

回复 | 0
作者:Siubuding 回复 gmuoruo 留言时间:2020-10-25 13:31:38

前真诚左派如George Owell对共产极权的认识总是深刻的。


回复 | 8
作者:gmuoruo 留言时间:2020-10-25 12:49:23

George Owell 的 1984,从来没有说只会发生在共产极权下。

现在再看,他真是人类的第一大先知!


回复 | 11
作者:liucarl 留言时间:2020-10-25 12:45:31

回复 | 12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