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求真知的博客  
求真知其也可能乎?知不可而勉为其难。  
        http://blog.creaders.net/u/5661/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转贴:一个在大洋路尽头独自打拼的上海女人 2019-08-19 13:06:49

一个在大洋路尽头独自打拼的上海女人

From:                                                       CC私人旅行笔记                                                                                    2017-04-28                


大洋路,就象海陆交汇处激荡的一首命运交响曲。


它从Geelong(吉隆)至Warrnambool(瓦南布尔),全长300多公里,被评为世上最美海岸公路之一。尤其是“十二门徒”石林,更是这首交响曲的华彩段。只是,西太平洋的狂风巨浪日日冲撞,石林日渐崩塌,据说只剩下八座。



石头哪里是海浪的对手?


记得那天清晨,从墨尔本出发,一路自驾11小时才走完全程,在凄风苦雨中抵达瓦南布尔,已是漆黑一片。


我是在booking上预订的motel,就在小城公路边,根据GPS的指引很快找到。停好车,便去reception。未及摁铃,门就开了,一位身穿绿色卫衣、约莫四十几岁的女子开门迎了出来,眼睛里闪着火一般的光,一口瓜辣松脆的上海闲话如急风骤雨般倾泻而来——“侬是上海人对伐?我从预订单上看到侬留额是上海地址,想侬会勿会是上海人,侬是上海人伐?!”


“是额!是额!”他国遇乡音,还主动开门迎客,这种情形,是我在国外旅行住酒店时从未碰到过的。看来伊是性急朋友。趁她为我办理入住手续,我好奇地问:“侬了勒格搭,是打工还是自家做老板啊?”


“小本生意,自家经营。”随即又补了句:“我一介头打理!”


顿时被惊到!“要是侬讲搭倷先生一道做,已经勿容易了,更何况你一介头,一额女人家!太勿容易了!前台、后台就侬一额人?”


“是额。董事长、总经理、会计、出纳、服务员……整个酒店夯白朗当侪是我一介头。”


我接住她的话:“侬还兼工程部、保安部、客房部、公关外联部……幸亏侬没餐饮部,否则要象鸟一样忙勒飞来飞去,两只脚旗起来!”


话引出话,话激发话。双方都觉得棋逢对手。


“飞来飞去也忙勿过来,我迭只鸟暂时还飞不出瓦南布尔这只笼子!格搭没几个华人,更没一额上海人,没人好讲闲话,白人的道又轧勿进,伊拉心里厢也看勿起华人。我是多少欢喜讲闲话额人!了勒格搭快要活活闷煞特了!”


“到国外开motel,侬本事大额,成功人士呀!”


“撒成功人士,忙得来象赤佬,又赚勿到钞票,穷得来象瘪三。我今早微信还跟屋里厢人讲,有额辰光觉着老崩溃额,要去心理辅导了。”


我目瞪口呆,不知如何接话。


“先去看房间吧,有两间房随便侬挑。”


紧邻的两间客房,布局、设施一模一样,其实没啥好选的,但这是她的一番善意,便说:“就8号房好了,上海人侪欢喜8,大家一起发。”


“好额,一起发。侬定额是triple room,格么就用queen size的床,另一张小床不用伐?我好省眼人工费。”


“可以可以。”如此客气,如何拒绝?!


她指引了停车位,说着“有啥事体尽管寻我噢”,便离开了。粗粗打量,这是一家拥有十只车位(门口的公路边还可停车)、二十几间客房的小型汽车旅馆。今天停了五、六辆车,说明生意并勿好。 


偏僻的小城,潮湿的夜晚,熟悉的乡音,如此情境下的偶遇和对话,让我进了房间后依然心绪难平,感动于她超乎寻常的热情,诧异于她一见如故的倾诉。



游客玩大洋路,大多走到“伦敦断桥”就折回坎贝尔港过夜,或干脆回墨尔本。伦敦断桥原来叫伦敦桥,二十八年前被太平洋的巨浪摧毁,两个桥孔现在只剩下一个,孤悬于海浪中。当时有一对恋人在桥的尽头谈情说爱,幸好没掉进海里,最后是直升飞机救出他们。


刚才只顾聊天,回房后才发现忘了问wifi密码,便去摁她的门铃。


她再次把我迎进门,说:“我晓得侬要来问额,wifi密码就在电视节目单上头。”接着,她介绍了明天可去看的几个景点,“瓦南布尔的海滩勿要太漂亮哦,勿输拨大洋路额!”


“好额,一定去。不过,老实讲要勿是格次走大洋路,还真勿晓得瓦南布尔格额地方。侬哪能会来此地额啦?有朋友介绍来额?”


“没额。五年前,为了伲子出国留学拿身份,我搭老公一道来墨尔本,象倷一样,借了部车子沿大洋路一路开过来,边白相边寻投资移民的项目。墨尔本象迭能一样的旅馆当初单买管理权就要80万澳元,太巨来,格搭只要40万,就买下来了。”


“格么倷老公呢?”


“伊了勒国内,管只小公司,每两三个月飞过来一趟,迭额周末就要来了,我讲侬就象来探监。”


“伊为啥不过来帮侬一道做呢?”


“格种妖匿角落的地方,做motel根本勿赚钞票,要靠伊国内赚了钞票拿过来用。即使下趟卖特旅馆管理权,也顶多45万,侬想5年过去就多5万,不是亏的嘛。”


“小人呢?勿好意思,我象查户口一样,侬勿会认为我八卦伐?”


“勿会,说明侬关心我,才会格能样子来问我呀!小人在瓦南布尔读了4年书,今年17岁了,因成绩优秀被老师推荐去黄金海岸私立精英学校读高中,打算高中毕业后报考美国的大学。阿拉爷娘在爱米德照顾伊。”


原来motel的一切,几乎全靠她一个人在打理。“我只请了一个小时工做清洁,前台是根本请勿起,要200澳元一天。神经高度紧张,时时刻刻紧绷着,夜以继日,日长世久,已经有眼神经衰弱,有时夜里根本睏勿着觉。”


伊额闲话如滔滔不绝的黄浦江水。


“伲子成绩报告单上每门功课勿是excellent就是very good,格是我最大的安慰!澳洲小人读书根本读勿过中国人。伊马上18岁可以申请公民身份了,等伊身份搞定,我就拿格爿店卖特,到黄金海岸去,那里机会多,做得出生意,中国人投资老多额,王健林了勒爱米德造了摩天大楼、六星级的度假村,里厢还有casino。明年还要举办英联邦运动会,会得老闹猛额。我现在就是熬日脚,等5年移民监坐满了,卖脱旅馆管理权,去黄金海岸跟儿子、爷娘蹲勒一道,再重起炉灶。我一介头,做生活是勿怕额,怕额是孤单啊!勿瞒侬讲,我今朝早朗厢还哭过,到现在眼泡皮还肿了还。身上还发牛皮癣,老早从来没发过,侪是因为压力大呀!侬勿晓得老外老坏额!我一介头值班额辰光,最吓吃饱老酒额外国瘪三来寻事体。”说着,拉开领子给我看她颈肩处的红印子。


“勿要急,侬马上就要苦出头了!”我劝慰道。


接着,伊问我几岁。女人之间的对话,一旦到了问年龄、拉开领子看皮肉的阶段,说明谈话气氛已相当热络。


“侬要是讲比我大3岁,我还气得过,侬竟然比我大7岁,看上去比我还后生!我显得嘎老。侪是开旅馆压力太大,还有屋里厢额事体烦得来要死!”


“侬真勿容易。”我不好意思多问她的家事,便讲了一句过门话。没想到,这句话竟象一点火星把老房子点燃。伊开始讲另外一则故事——


“事体是格能额。前两年,老公过四十岁生日,我打电话过去祝贺,没想到电话里叽叽喳喳侪是女人额声音,我问是撒人?伊讲是单位同事和客户。我是性急额人,马上要求微信视频,只看到花枝招展,KTV包房里四、五个女人为伊过生日。”


“从此以后,我就象私家侦探,根据截图,一额一额开始了解迭眼女人额情况,发现有额叫‘水边的阿狄丽娜’额女人,三十岁刚出头,跟伊互动最多,两人还约到酒店开房间谈业务......我想请教侬,格只女人额网名是撒意思?”


“请教谈勿上。格是理查德·克莱德曼额一首钢琴曲,讲额是一则希腊神话故事,一额塞浦路斯额国王爱上了美丽少女的雕塑,雕塑因爱而复活,从此两介头过上幸福额日脚。”我简单作答。


“我晓得了。老公有澳洲身份又是小老板,老吃香额,多少女人想扑上去,就好象国王。现在小姑娘为撒侪欢喜大叔?格只十三点、勿要面孔的小三,自认为是神话故事里额美丽少女。伊拉了勒上海过好日脚,我却了勒澳洲乡下头过苦日脚。有额辰光我会问自家:上海生活过了蛮好,为撒一定要出国吃苦?落到今朝额尴尬地步。我已经是老菜皮,老公勿大想要了,拿我当只高尔夫球,一杆打到土澳乡下头勿管了。”


“勿可能额。上海男人有可能红杏出墙,但屋里还是要额,伲子总归要额。”我劝道。


“我也是格能想额,格是我最后额救命稻草。吵翻特有卵用,正好合伊心想。旅馆还亏了还,伲子还了勒读书,我还没拿到身份。现在我只好装憨,摒牢!先‘绑架’伲子,伲子是老公格只风筝额线,让伊每月乖乖交出‘赎金’。熬到身份出来,再拿伊‘骗’到澳洲,好好教收伊骨头。


要是老公不来澳洲呢?这句话我不敢问。我顺势调侃她:“侬有想法有手段,我为侬点赞。电视剧宫廷戏大概看了勿少?”


伊勉强笑了下,笑容如薄糖水一般的夕阳。“微信上头额情感公号看了勿少,侪是小青年写拨白领看额,总归讲女人要自立。如果自立勿起来哪能办?我格种四十几岁还要出国移民额案例没答案。只好一介头瞎想,希望寻到答案。”


“侬想了老有道理额。马伊琍勿是讲,恋爱虽易,婚姻不易,且行且珍惜。”我深表同情。


“出国,外表看上去光鲜,实际朗苦闷寂寞得要命。‘外国好山好水好寂寞,中国好脏好乱好快活’,确实有眼。


“现在有网络有微信,还寂寞撒?”


“微信只能解解厌气,解勿了寂寞。朋友聊天又勿会一直聊。侬发只微信,人家顶多点个赞,连评论也勿肯多讲几句,大家每天看嘎许多微信,就象皇帝批阅奏章,点赞就是画圈。出国额人,苦以讲人人侪有没办法讲额隐情,家家有本难念额经,但只报喜勿报忧。迭额周末,老公就要来了,我要打扮得比‘水边的阿狄丽娜’漂亮,讲闲话要嗲声嗲气。演戏撒人勿会啦!”说得有点悲壮,好象要上刑场。


我不知如何宽慰她,素昧平生,她能推心置腹地讲述自己的故事,也是善缘何况在异国他乡,“老乡遇老乡,两眼泪汪汪”的桥段不是常有,尤其是上海人。


聊了一会,与她作别,她主动过来拥抱,我的内心泛起一阵感动,互相道了晚安。


回房后,仍沉浸在她的故事里。墙上贴着告示,署名Jeff和Jenni,想来是她老公和她的英文名字。


第二天早上退房,去还房门钥匙。伊眼圈有些红。


“倷要白相勒开开心心,一路顺顺利利。开车一定要小心,车速勿要超过限速的百分之七,比方讲,限速一百码,侬勿好超过一百零七码,否则被电子警察拍到,罚款200澳元。我已吃了2张罚单。心痛啊!”


“好额!谢谢!阿拉住勒老满意额。祝侬多赚点钞票,等拿到身份,尽快搭倷伲子、老公、爷娘蹲勒一道。”


“我老眼痒倷额!倷现在过额日脚,就是我想过的理想日脚。再会!”


再次拥抱,互道珍重,江湖路遥,就此别过。

车子已开出老远,从后视镜中看到,她还在向我们招手,只是身影越来越小,最后模糊在土澳小城瓦南布尔的街景中。


浏览(346) (5) 评论(2)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求真知 回复 体育老师 留言时间:2019-08-21 09:27:33

欢迎体育老师博光临。

回复 | 0
作者:体育老师 留言时间:2019-08-21 05:34:50
不容易啊!且行且珍惜!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